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剑道】臭味相投

一个莫名其妙,毫无逻辑,突发奇想的故事。
大纲文风
我不觉得这是be系列。

正文

很多大夫都说,叶铎这种人,治不好。
叶铎的病,既不是不治之症,也不是什么入骨之毒,用旁人的话来说,叶铎就是神经病,这辈子都无药可救的那种。
家人觉得他丧心病狂,便将他逐出了藏剑山庄,江湖人觉得他无药可救,便将他推入了恶人谷。恶人谷里什么样的人都有,疯子也有很多,但是“疯子们”总会自动将自己与叶铎划清界限,说他们和叶铎不是一类的“疯子”,因为他们不会杀自己的爱人,更不会一次又一次地杀死自己的爱人。叶铎也不爱和那些人一起打打杀杀,他虽身在恶人谷,但始终觉得自己不是个坏人。但是除了恶人谷,也无处可容他,这就是叶铎一直留在恶人谷的原因。
他杀了很多人,有男有女,都是无辜之人,无辜到只因为他们爱上了叶铎,只因为叶铎对爱情不可思议的理解。他不觉得长相厮守美,不觉白头到老美,只觉得心爱之人奄奄一息,垂垂将死的模样最好看。所以,他爱上很多人,又杀了很多人。
别人说他是疯子,说他脑子不正常,说他毫无人性,叶铎皆不以为意,他唯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说他冷血无情。
叶铎自诩是世上最多情的人,儿时死了条狗,他都要伤心几天几夜,心爱之人死后,他必要大哭一场,怎么能说他无情呢?
叶铎确实不是无情之人。甚至是个专情之人。他所爱过的,每一个都是真心实意,每一个他皆掏心以待,待人家将真心也交给了他,爱他爱的一塌糊涂之时,叶铎便一剑送入他们的胸膛,抱着他们渐凉的身体,陪伴他们,直到怀中人彻底咽气。
他会大哭一场,再背着对方,亲手将那些他爱过的,爱过他的人埋葬,再然后,一身血衣来到酒肆,消沉几日。接着又爱上一人,如此往复。
恶人谷小酒肆的老板娘早已习惯,每每看见叶铎金衣又染了红,双目沉沉如死寂,便知道,他又杀一个“心爱之人”。
老板娘也好奇过,既然每一回都伤心至此,为何不停下手?为何不好好善待心爱之人?
叶铎只会举酒摇摇头,口中呢喃,你们不懂,不懂……不论是什么人问他,叶铎皆以“不懂”相对,然而究竟不懂什么,谁也不清楚,叶铎也从来没有说过。
那么一切无法解释,无法理解之行为,都被归结为了“有病”二字。脑子有病呢,做出什么事情也都不奇怪了。
酒肆老板娘从没想到叶铎这种人也有被“治好”的一天。
从何而知呢,因为叶铎很久都不来酒肆了,而且最近一次来,竟然不是“报丧”。
叶铎告诉她,他又爱上了一个人,这次是一见钟情,这辈子也不会再爱上其他人了。
老板娘笑他,那可能你这辈子马上就要结束了。
叶铎也笑,突然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他们吗?
为什么?老板一面拨弄算盘,一面半抬起了眼。
因为……叶铎思索了片刻,才将一些他自己也不太明白的想法组织到一起。因为他们奄奄一息的模样让我很痛心。
老板娘心想,这是什么鬼理由?
叶铎又道,因为痛心,才能体会生时不能体会的爱,才能刻骨铭心……算了……我也说不清楚。
老板娘没再抬眼,叶铎矛盾的世界,她也不想了解太多。
叶铎低头笑了几声,很多时候,这位“杀人无情”的藏剑倒更像个十几岁的孩子。目的那样单纯,想法那样简单,又那样一意孤行。
老板娘摇摇头,疯子啊疯子,你终有一天要死在自己的手上。
叶铎道,那我希望这天早点来。

第二次看见叶铎,他竟少有的不是一个人。他同一个纯阳道士坐在了角落,要了一壶酒,两个杯。老板娘看到那道士的第一眼,也就明白了叶铎之前与他说的“此生再不会爱上别人”是什么意思。
虽是个活人,却也和死了别无二致。老板娘鲜有见过这样阴郁的道士。不管怎么说,她也是见过不少呆在恶人谷的纯阳道士的,但这群人多保留着修道者的一身正气,很难让人将他们与“恶人”联系在一起。可此人却不同,他面无丝毫情感,双目如一潭死水般沉寂 ,眼中似乎常蕴阴云,好像多看一眼别人都觉多余。他袍上有血,血色深浅不一,他肤色惨白,透着一股病态。只在老板娘递给他酒盏时,低低说了一句“多谢”,不想声音确实意外的温和好听。但除却这一句,其他时候还是像个将死之人一般,死气沉沉。
也难怪叶铎会喜欢这种人。不是刚好符合疯子那个奇怪得不能再奇怪的癖好么?
老板娘远远看着两人,就见大数时间都是叶铎在说些什么,偶尔道士点点头,或者回个“嗯”,“哦”……除外,再无交流。
也好,毕竟很多奄奄一息人也说不出太多的话来。

道士就是叫道士,叶铎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于是他有时候叫道士道长,有时候叫道士咩咩。尽管道士的气质和那些毛茸茸的动物完全不符。
他第一次见道士,是在昆仑的断崖下,道士似乎是从高处跌落,在崖底奄奄一息。叶铎将人带了回去,养伤调理,谁知道士醒来的第一句话竟不是道谢。
而是
为什么要救我?
那双眼中分明是绝望,是痛苦,是无法活下去的灰暗,叶铎一眼就爱上了这双眼。
他抱住道士,因为我喜欢上你了。
他感觉道士的身体一如既往的僵硬,他亲了道士,道士也没有反抗,或者更贴切些,道士对叶铎的吻并无反应。
就为这个吗?道士问。
不是。叶铎摇摇头,他说,我喜欢你身上这股不欲求生,又求死不得的味道。
道士闭上了眼。
怪人。他道。

后来他们竟真的在一起了很久。道士对一切都无所谓,叶铎向他示好,那便示好吧,叶铎喜欢他,那就喜欢吧。叶铎亲他抱他,那就由他去吧……叶铎脱他衣服,那就睡吧。
叶铎对他很好,掏心挖肺的好。叶铎告诉他很多以前的事情,关于他杀了很多人,爱上很多人的事情……他说他儿时养的一只小狗死了,大约是吃了什么东西,被毒死的,他抱在怀中看着那小狗死去,难过了许多天。
后来兄长又送了他一只小狗,他却忍不住,在一次玩耍中将那小狗掐死了。于是他又抱着小狗,伤心难过了许多天。
自那以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往后他几乎是养什么死什么,家里人不知道,那些小东西,其实都是被叶铎杀死的。
后来,他杀了人了,也自然没办法呆在藏剑山庄了。
道士问他,杀了谁?
叶铎答,杀了我挚爱的新娘。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杀我?道士问。
我不杀你。
就因为我看起来半死不活?
叶铎仔仔细细看着道士,答,也不全是。
你让我总是心很痛。叶铎抚摸道士的脸,我喜欢这种感觉。
疯子。道士说。

道士身上总有血迹。不知道是他受了伤,还是他杀了人。那些血迹隔三差五便冒出新鲜的,红殷殷染在道袍上,叠着那些陈旧的血迹,犹如渲染过许多次的水墨画。
开始叶铎不清楚那些血迹从何而来,直到他看到道士的身体,看到上头用剑划出的长长短短新新旧旧的伤痕的时候,才明白,道士一直在对自己做什么。
叶铎的抚摸那些伤痕,好似有一只手,穿透他的胸膛,握住了他的心,让他心痛欲窒息。
为什么要这样做?
道士的双眸仍如死水,毫无生气。他答,曾经为求一死,可总死不了。
那现在呢?叶铎问。
为感知自己还活着。道士答。
叶铎突然大笑不止,笑着笑着就大哭了起来,他疯疯癫癫问道士,为什么要寻死?
道士鲜见地一笑,说,你杀人无数,不也没有理由?问这个岂不好笑。
理由……叶铎还确实找不到什么理由。

叶铎终究没有杀道士,道士是自己走的。他本就是奄奄一息的模样,在旁人看来,什么时候会离开人世都不奇怪。

那是一个雨夜。
卧病多日的道士哪日忽然看起来很精神,他叫过叶铎,忽然和他谈起很多事。说起他在纯阳的事,说起自己从前不守规矩最常被罚,说起自己行走江湖的种种趣闻,说起他结识的江湖侠士……他说了很多,唯独没有说自己为何变成了这幅模样。
叶铎静静听着,胸口像是被撕扯开了一般疼。他杀了那么多的挚爱,没有一次会使他痛心如斯。道士说,我想出去走走。
他便背着道士漫无目的地走。
道士将头靠在他的肩上,呢喃道,叶铎,我忽然不想死了。
叶铎在倾盆大雨中停下脚步。
道士的声音越来越轻,他道,我就想和你多呆一会儿。
好啊。叶铎哽咽道,我陪你。
叶铎在雨中继续走,纸伞落在了地上,他干脆也不再去捡。他一路一言不发,他喉咙发紧,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
他找了处风景不错的断崖,那里有处山洞,洞外有垂藤有野花。叶铎攥着道士的手,安安静静坐了下来。
酒肆老板说的没错,叶铎终有一日要死在自己的手上。
于是,那柄他杀过无数人的轻剑,终于没入叶铎自己的胸膛——















评论(2)
热度(25)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