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策羊】[同门]怎么追道长!!急!!(十三)

这个有点猫病的故事写到这里终于要到尾声了hhhh期间由于作者开学太忙以及懒癌发作(主要)导致这篇四千多字的十三章拖了差不多两个月才写出来23333333333不过!!今日狗崽子终于告白成功了!

-----------------------正文------------------------------

十三

 

不知不觉就快过去了三年,楚衔枫是下定决心要重新追求慕辰雪了,可门派论事坛却再没热闹过。那块历经了风吹雨打的大木板上,又变成了八百年不动的“军规军纪”“驯马需注意事项”“关于马草与马儿的身心健康”“日常开会”等等等等。

也许是三年约定将至的缘故,楚衔枫最近有些浮躁。不知是太过兴奋,还是太过紧张。他静不下心,武学自然也难以精进,几日来反倒有退步之势。往常与秦屿切磋,楚衔枫还能与秦屿对上十多招,可最近,方交手几招,便败在秦屿手下了。

这日,不耐烦的狗崽子又输在了师父秦屿的手下。楚衔枫愤愤道了句“不打了”,随手将兵器超秦屿怀中一抛,扭头便往屋里走去。

秦屿看了眼楚衔枫,又默默转头瞧了瞧早在一旁喝茶的萧仲溪,二人相视,无奈一笑,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回到屋里,楚衔枫什么也没做,只是躺在床上,脑袋里乱糟糟一团,纵是他什么也不去想,也觉得心头有百十只蝇子在嗡嗡作鸣,只搅的他心烦意乱。楚衔枫将脑袋埋进被褥中,挺尸一般躺了许久,直到他有些喘不过气了,面色涨红了,这方折腾着坐起来,长长呼了口气。

“慕道长……”楚衔枫双手合十,神叨叨道:“我一定好好努力,你可别再拒绝我了——”

至夜,原已足够心烦意乱的狗崽子又受到了一大刺激,刺激的源头来自秦屿屋那张一晃就“咯吱咯吱”响的破桌子。

……

这日子没法过了。

楚衔枫草草穿了衣服,出了屋便闷头一阵走,他毫无目的地走着,准确说是“毫无目的”地在慕辰雪住处附近溜达着。两次经过了慕辰雪门外,踌躇了一番,又开始绕起了圈子。

然而几经兜转,楚衔枫终还是回到了慕辰雪的家门口,犹豫不决地站到了院外那扇木门前。

其实楚衔枫自白天就打算来一趟了,可不知怎么的,往常大大咧咧厚颜无耻的楚衔枫今天就显得特别鸡婆,特别怂。以至于他熬了一天,之后又受到“某些大人”的刺激后,终于忍不住跑了出来。

楚衔枫抬了抬手,还未敲下,五指又握成了个拳头……如此反复,楚衔枫婆婆妈妈纠结了许久,才终于下定了心,慢吞吞叩了几下门。

没有人回应。

楚衔枫犹豫着又轻叩了一声,过了片刻,仍旧无人响应。

慕辰雪他……是睡了吗?楚衔枫低下头,是再敲一声,还是回去呢?或者……就在这里等着?正当楚衔枫犹豫地举起手打算敲门之时,门的另一端,传来了轻微的声响。顿时,有些失落的楚衔枫立马抬起了头,愣怔怔地看向了那木门的缝隙。

门扉轻启,月光透过门缝,给楚衔枫原本不白的脸蛋上打上一层白霜。那为他开门的道人只着一身素衣,一手提着盏微弱如萤的灯笼,他瞧着楚衔枫,似是早已料到对方会来。

然而楚衔枫却是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来的。

他瞧着慕辰雪,敲他将道袍堪堪披在肩上,瞧他一头青丝也未如往常般束起,而是随意披散在肩头……楚衔枫傻愣了片刻,忙道:“道长,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慕辰雪莞尔:“是——不过,我恰好也没睡。”

“唔……这样……”楚衔枫挠挠头,却不知道继续说些什么。他总觉得,这样的画面自己已经历过了很多次,然而每每面对慕辰雪却依旧改不了这样的毛病。换平时,楚衔枫定会想办法找点话头,可如今他却只是垂下头,一言不发。

“怎……”慕辰雪还没说完下半句,便只觉身前那青年天策一把拥住了自己,将整个脑袋都埋在了他的肩头。慕辰雪愣了片刻,随后才反应过来,他轻轻拍了拍楚衔枫的后背,问道:“小北,怎么了?”

楚衔枫搂着慕辰雪的腰,将脑袋埋得愈发深。他静默了片刻,闷闷喊了句“道长”。而后又是一言不发。慕辰雪亦不语,只是垂下了眸,将手轻轻搭上了楚衔枫的背。

“道长……”楚衔枫稍稍抬起了头,在慕辰雪颈侧道。

 慕辰雪侧过脸,瞧着那个埋在自己肩头的,仿佛从未长大的青年……他心中其实已有几分明了……

“道长,我是不是真不识趣?”楚衔枫勉强一笑“我一厢情愿地定下什么鬼约定,还逼你等我三年,是不是很糟糕?”

闻言慕辰雪一怔,他下意识曲了曲手指,喃喃道:“你……为何这样想?”

“没有……”楚衔枫搂着慕辰雪不肯松手,他偷偷嗅了嗅慕辰雪衣上的味道,垂眸道:“我就是忽然觉得,自己很没用。”

慕辰雪笑道:“那你是打算放弃了?”

楚衔枫忽一激灵,忙道:“怎么可能!我只是……只是……”只是害怕好不容易等到了三年,你又一次拒绝我……

“楚衔枫。”

那是道人为数不多的唤他的名字。

楚衔枫松开慕辰雪,只瞧那道士正看着他,莞尔道:“敢和我打一架吗。”

“打……打架?”楚衔枫脑内第一时间浮现出他和慕辰雪两人赤手空拳扭打在地上的场景……

道人依旧是笑,他道:“你我比试一场,若是我赢,你今夜便乖乖回去,好好习武,莫成日胡思乱想。”

……

“呃……这……”楚衔枫愣愣眨了眨眼,道:“那、若是我赢呢……”

慕辰雪转身走进庭院,月色如潮水般染上它的衣,在他周身笼上了一层极不真切的光,他随意穿上了外袍,侧颜道莞尔道:“若是你赢,我便答应你一件事。”

慕辰雪将灯笼放到一旁:“包括三年前你所说的那件事。”

楚衔枫睁大了眼,且不说眼前慕辰雪的模样有多叫人把持不住,且不论慕辰雪说的话多叫人想入非非!若是自己赢,慕辰雪就同意三年前那件事……三年前……不就是自己告白的那件事么!这样的邀战,他楚衔枫哪有不接受的道理呢!可兴奋的劲头还没过,楚衔枫又沮丧了下来,他往日也不是没有和慕辰雪交过手,可论实力,他是远远不及慕辰雪的……别说打赢慕辰雪,甚至是打个平手都有些困难……

楚衔枫犹豫了,可他心中却很是不甘,他握拳,道:“可是我没有带长枪来。”

慕辰雪俯身拾起一根木棍,他微微颔首,示意楚衔枫:“以木代枪。”

楚衔枫反应了过来,也忙从外头拾了一根较长的木棍,而后又忙跟着慕辰雪走回庭院,他一脸迷茫,问道:“就这样打么?”

慕辰雪但笑不语。

楚衔枫忽咧嘴一笑,道:“好——慕道长接招!”

言罢,楚衔枫便提着木棍攻了上去,起先几个回合狗崽子倒是打的式式生威,可交手了几个回合,这从底子上的差距就显露出来了。尽管慕辰雪出招有所保留,可此时的楚衔枫却已有处下风之势。加之楚衔枫心境急躁,招式之间便越是破绽百出。

慕辰雪以木棍代剑,提“剑”在楚衔枫面前晃了个虚势,楚衔枫方反应过来要去防,慕辰雪已将“剑尖”抵在了他的心口,按理此时已成败已定,然慕辰雪却用木棍轻轻在楚衔枫心口一点,道:“楚衔枫,静心。”旋即慕辰雪便又提“剑”攻上,直取楚衔枫的面门——

楚衔枫身形一顿,仰身一躲,紧接着翻身跃到了庭院中的石桌上,他执“枪”,定定瞧着慕辰雪,不由握紧了拳。

他想赢……

他从未如此迫切地想要赢……他甚至等不到将至的三年之期。

楚衔枫深吸了口气,庭中静寂,所能听闻的似乎只有风声……还有自己如擂鼓般的心跳声……

风声愈大,刮得树叶“哗哗”作响。

“楚衔枫!注意——”

随着木“剑”的破空之声,慕辰雪已提“剑”攻了上来,楚衔枫亦不退让,纵身跃到了慕辰雪的身后,随即反身朝慕辰雪刺去——霎时,庭院中风吹枝叶之声,木棍破空的虎虎声,衣袂猎猎作响之声齐齐混杂……紧随着两人身影的交错,庭院又归于静寂。

“好招。”慕辰雪一笑,手中“木剑”应声折落。

而楚衔枫手中的“木枪”,却是完好无损。

“小北,我输了。”慕辰雪道的平淡无奇,一如他往常的温和,让楚衔枫几乎以为自己还在梦中。

楚衔枫愣在原地,怔怔瞧着慕辰雪“我赢了……吗?”

慕辰雪他明明可以赢的。为什么……要让我呢……楚衔枫忽眼睛一酸,丢下木棍便往慕辰雪身上扑去。慕辰雪亦没想到楚衔枫这一举动,他一个趔趄,便被狗崽子扑到了地上。就这么一个压着另一个,无言了许久。

楚衔枫总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然此时他却没出息地红了眼眶。他一个劲地将脑袋往慕辰雪肩窝埋,他说不出原由,只是从很早开始,就一直想这样抱着慕辰雪……

“真沉。”慕辰雪缓缓道。

楚衔枫抬起头,却是叫慕辰雪意想不到地一笑,瞬间,慕辰雪似乎又瞧见了往日那个没有正经,流里流气的楚衔枫。

“道长。”楚衔枫依旧将慕辰雪压在地上,他稍稍撑起了身子,瞧着慕辰雪的眼道:

“我喜欢你。”

终于有一次,不再紧张与犹豫地说出这句话。不再开口后便闪躲着回避话题,不再找借口顾左右而言他……这一次终于真真正正说出了口。

楚衔枫蹙眉,有些红着眼道:“我真的好喜欢你……”

慕辰雪不语,他仍温和地瞧着楚衔枫,伸手理了理楚衔枫那乱糟糟的额发。

他笑道:“我知道。”

慕辰雪一直都知道,楚衔枫着两年多的所作所为。一开始他也在想,也许那日拒绝楚衔枫之后不久,对方便会放弃吧。然当他看到楚衔枫那样天真地以为变强就可以让他喜欢,逼迫自己之后,却是有些哭笑不得。他亦想了许久,关于如何再次拒绝楚衔枫的说辞,关于楚衔枫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关于自己……也是那时起,他心中动摇了。

输给楚衔枫,慕辰雪说不出是心软,还是心中已经默许了楚衔枫。在楚衔枫提“枪”

攻上的一瞬间,慕辰雪瞧着楚衔枫认真的模样迟疑了一刻,仅是片刻的迟疑,便叫他瞬间卸了手中的真气,任凭楚衔枫击断了他的“木剑”。

那一瞬间,慕辰雪仿佛明白了什么。 

楚衔枫压在他身上的重量真真切切,慕辰雪忽意识到,楚衔枫已经不再是那个翻墙偷果,上房揭瓦的毛头少年了。

在自己眼前的楚衔枫,已然成了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青年。只是自己已经习惯将对方看做一个孩子。

夜色越暗了。

黑漆漆的庭院中,楚衔枫瞧着慕辰雪却移不开了眼。他几乎可以感受到慕辰雪平缓的鼻息,还有自己愈快的心跳。楚衔枫咽了咽唾沫,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嘴唇,喃喃道了句:“道长……”

道人莞尔,却是垂下了眸抚着楚衔枫的脸颊,主动将唇凑了上去,柔软的触感自唇上传来,是那般的滚烫又叫人兴奋。只叫楚衔枫沉醉其中,不知此时究竟是梦还是真。他瞧着慕辰雪的眉眼,见道士的面上少见地浮上了层红,甚至可闻道士有些变得急促的吐息……楚衔枫扑着慕辰雪抱的愈紧了些,就在那浅尝辄止的一吻即将结束前,紧追着慕辰雪,深深地吻了下去。

这一吻,却是不知吻了多久。

尽管二人皆不太了解其中门道,然吻到最后,已是双双面色绯红,喘息不止。二人相拥着,鼻尖相抵,一时无话。

慕辰雪垂眸,舔了舔唇,隐隐尝到了一丝腥甜味。

“你瞧你……”他微微喘着,虽是无奈地责怪,于楚衔枫听来,却已经全然不同于前了。

楚衔枫咧嘴一笑,露出两个尖尖的小虎牙,侧了侧头,伸出舌尖轻轻舔去了慕辰雪唇上的血,而后还尤不知足地在慕辰雪唇上如蜻蜓点水般一啄。

……

“先起来吧。”

“等一等。”

楚衔枫瞧着慕辰雪,满是难言的情绪道:“这算是答应了三年前那件事了吗。”

慕辰雪意味深长:“你说呢。”

楚衔枫极力掩饰住自己想要大笑的冲动,紧抱着慕辰雪道:“那这次算是例外……下回交手,你可不许再放水了。”

这回换慕辰雪忍俊不禁:“哈……这……小北,我从前可不知你这样会算。何况,若我使出全力,你可打得过我么?”

此时楚衔枫却是无比像个孩子般,黏着慕辰雪道:“那就直到打过你为止。”

“哈……先回屋去吧。”

 

原先慕辰雪点的那盏微弱的灯早已灭了。道士拾起一旁的灯具,拂去了几片粘在身上的落叶。

楚衔枫则傻站着,挠了挠头。

“道长……唔”楚衔枫心中的波澜壮阔还未消,他忽问道:“你……今夜还让我睡书房么?”

慕辰雪不由想起某日楚衔枫也是大半夜跑来敲响了自家的门,而后自己让他睡了书房一事……那之后,但凡楚衔枫找了接口跑来他之住处过夜,慕辰雪皆是让狗崽子睡的书房。慕辰雪不禁瞧着慕辰雪一笑,转身进屋道:“随我到里屋吧。”

于是,这一日,狗崽子终于……

告白成功了。

 

tbc


评论(2)
热度(21)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