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策羊】[同门]怎么追道长!!急!!(十二)

慕辰雪疑问:“不该看的画面?”

楚衔枫挠挠头,有些难为情道:“道长你就别问那么多了……”

楚衔枫内心:说了你也不懂嘛……

慕辰雪并不知道,秦屿和萧仲溪此时正在庭院中进行着不可描述不可描述不可描述的活动。

见楚衔枫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慕辰雪不禁笑道:“好吧,你今夜就留下。”

“好耶!”楚衔枫喜笑颜开,像个跟屁虫一般随着慕辰雪进了屋,谁知方进屋,慕辰雪竟不是将他带向自己的房间,而是将楚衔枫带到了书房。楚衔枫一愣,傻笑道:“道长,我不和你一起睡啊?”

慕辰雪依旧笑的十分温和:“床太小,你睡书房。”

楚衔枫刚刚萌生的小心思,就这样被无情地被浇灭了。

 

就如秦屿所说的,厚脸皮如楚衔枫。当众同门还在担心楚衔枫心理状态时,那狗崽子已经活蹦乱跳好几天了。而且大家吃惊地发现,秦屿居然将自己的踏炎乌骓送给了楚衔枫……

父爱如山啊!众人一致这样认为。

更为奇特的是,楚衔枫自那夜从慕辰雪住处回来后,整个人都变了一般,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楚衔枫,竟然发奋图强了起来。往日这小子能闲着就绝不会想着去刻苦什么的,不是去爬树,就是去掏鸟窝……而今,他居然主动向秦屿请教各种武学问题,甚至还让秦屿给他开小灶……

秦屿说,喊爹,不然不给你开小灶。

楚衔枫就喊秦屿爹。

秦屿就回他,就这点出息,爹是你这样用的吗。然后又十分耐心地教起楚衔枫来。所以说楚衔枫这个嘴硬毛病是从哪儿来的呢,八成就是从秦屿那儿继承的。

奇怪的事情还不止一件,更奇怪的是,楚衔枫居然破天荒地让萧仲溪逼他看书。楚衔枫也是很乖,自知自己耐不下性子,便让萧仲溪看监督着他,不看完指定的页数,不准去找慕辰雪。

真真是将一双“爹娘”用到了极致。

如此过来好多天,连萧仲溪都感到十分奇怪,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楚衔枫吗??什么时候肯对自己下这样的狠心了??

可待到二人旁敲侧击地问起,楚衔枫便只会回答:“不告诉你们!”

可是一件事情开始做起来很简单,坚持起来就十分困难了。更何况是要楚衔枫这样急躁的人,去坚持几件事情三年。

自打在小河边想通了之后,楚衔枫便觉得自己真是差劲的很,慕辰雪是没有理由喜欢这样的人的。于是他便一股脑地奋发,想要变强,想要摆脱那个混世魔王楚衔枫的头衔,想要让慕辰雪刮目相看。起初一段时间,进步确实飞快。首先因为楚衔枫本就机灵,加上天赋异禀,习武之类的事情对他来说再简单不过。读书一类的就略差些,他内心浮躁,很难看进去书,但强吃硬塞一段时间,也算是小有收获,至少……耐性变好了。

而对慕辰雪,狗崽子是彻底厚脸皮起来啦。隔个十天半个月就从家里溜出去,跑到慕辰雪那儿留宿,理由是师父师娘动静太大他睡不着。不过这倒是实话,狗崽子也不算是个小孩子,受不了秦屿屋那动静的刺激。

好长一段时间,门派论事坛都凄凄凉凉冷冷清清,甚至连一条后续的纸条都没有——而且更让众天策同门不敢相信的是,楚衔枫那小狗崽居然性情大变,变得十分积极了起来!有事没事就找同门师兄切磋……大家不由纷纷讨论,楚衔枫这是受了太大打击了么?这时候顾岚便会啐他们一声,道:“你们懂什么!小师弟这是为爱献身了~”

两年时间过得飞快,谁也没有想到楚衔枫竟然会咬牙坚持下来。十六岁到十八岁,狗崽子简直是大变了模样。先前有些稚气的脸已经完全长开,露出了青年的英俊。与秦屿的稳重不同,楚衔枫笑起来便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带着几分痞气。最是叫年纪小的姑娘心里小鹿乱撞的类型。

不过,模样是长开了,可是个子………………

似乎没长多少……

比起两年前,说是一点没长高,那也不至于。只是……长得……不多。

这大概也楚衔枫唯二没有“遗传”到秦屿的。毕竟不是亲生,也不能强求太多……说来楚衔枫其实也不矮,那么他如此渴望的长高的愿望其实是因为……楚衔枫身边的人都是大高个儿。

师父秦屿自然不必说,往人堆里头一放,最高的那个就是他。而师娘萧仲溪也是高挑的很……就连慕辰雪……说道此处,楚衔枫就叹了口气,就连慕辰雪都比自己高了一截。小时候感觉不到,越长大,就越觉得那“三堵人墙”真是让人感觉压迫……楚衔枫有时候想着,不奢求高太多……再高一些些总可以吧??又不算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可奈何无论他怎么锻炼,怎么摸高,怎么吃那些据说有助于长高的东西,似乎都收效甚微。

实际上呢,楚衔枫也并不是一定就要长得比慕辰雪高,只是“少年人”那点什么都不想输给别人的自尊心在作祟罢了……只是可怜萧仲溪,因为和慕辰雪差不多高的缘故,故成了楚衔枫的“人形挂尺”。那些日子里最常听见的就是楚衔枫在院子里大声嚷着:“萧道长呢!师娘呢!快和我比比!!看看我高了没有……”诸如此类。

次数多了,秦屿都烦了。他将与萧仲溪背靠着背的楚衔枫拉开,毫不留情道:“行了,量多少次也都还是比你慕道长矮,就别拉着我‘萧道长’受罪了。”秦屿在萧道长三个字上加了重音。

楚衔枫不屑地嘟囔:“比个个子嘛又用不了多少时间,小气。”

秦屿勾唇,扬眉道:“说谁小气呢臭小子。”秦屿揉揉楚衔枫的脑袋:“指不定哪日你‘骗’到了慕道长,我们就是想邀他出去喝杯酒都难呢。”

“哼……谁像你。”楚衔枫一边没底气地说着,一边想到,某次自己见到慕辰雪与另一个同门师兄走在一起的情景……那时他感觉很奇怪,有些酸酸的……现在想来,那就是自己的小气也说不定……

见楚衔枫声音小了下去,秦屿便朗笑着拍了拍楚衔枫的肩,道:“小北啊,你爹爹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呢,就已经基本“定型”了,想来你也……”秦屿看了眼楚衔枫,眼神仿佛在说着:还想长高是不太可能了。

楚衔枫跳脚:“你那是什么眼神儿!就不许个别个长得迟的吗!”

“许……许。”秦屿假装妥协,转而又意味深长地瞧了眼楚衔枫,道:“身高就那么重要嘛。矮一点又不影响做什么事……”

“……”

楚衔枫假装听不懂的样子。

所以说,遇到什么烦心事永远不要去找秦屿的好。因为他除了给你出个馊主意外,只会让你的心情变得更糟糕。

楚衔枫犹记得,在他很小的时候,吵闹着要吃糖葫芦,秦屿一开始是不给他买的,理由是吃多了会牙疼。然而最后还是萧仲溪心软,受不住楚衔枫哭闹,就给买了一根糖葫芦。但是小孩子的劣性就在于,你和他服软了,他就闹起脾气来了。原本萧仲溪去买来糖葫芦的时候,小楚衔枫内心是欣喜若狂的,但是他不表现出来。待到秦屿接给糖葫芦要喂给他了,他就摆起了架子,鼓着腮帮子就道:“我不吃了。”

其实这个时候,秦屿只要好言两句,那哭得像小花猫似得楚衔枫就喜笑颜开地接过糖葫芦了,但是秦屿只问了一句:“真的不吃?”

“哼,不吃。”楚衔枫吸了吸鼻涕。

“嗯,那我吃。”说着秦屿便要去咬。楚衔枫也以为秦屿闹着玩呢,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当着楚衔枫的面,一个,一个把糖葫芦吃掉了……

结局还用说吗,楚衔枫“哇”地一声就大哭出来了。秦屿则是一脸毫无歉意的笑,而萧仲溪却完全不知所措了起来。那时候他们都还很年轻,萧仲溪差不多也只有十六七岁,与秦屿自然还没有变成后来的那种关系。他先是花了一些时间来消化对方才发生的状况,随后便想办法安慰起楚衔枫来,可无奈萧仲溪如何哄,狗崽子楚衔枫也不肯止住哭声。

后来,楚衔枫就遇见了慕辰雪。那是楚衔枫第一次见到慕辰雪。就在他哭得像个花猫,站在街头不肯挪步的时候。

那是的慕辰雪穿着一身蓝白道袍,用一种干干净净,叫人听了就很舒心的声音道:“看你们站这儿许久了,怎么不……”还没说完,慕辰雪就注意到了哭得稀里哗啦的楚衔枫,他了然一笑,似是明白发生了什么一般,俯身将小小的楚衔枫抱了起来,并且不知从何处掏出了只风车递给了楚衔枫。他笑的十分温和,让楚衔枫一下子就止住了哭声。每每回想,楚衔枫都觉得,那时的慕辰雪真是温柔极了……

……

“就是这样啦……师父他又笑我了……我不过是想长高一些嘛。”楚衔枫双手枕脑后坐在檐廊下抱怨着。转头瞧了眼慕辰雪,却见那人也笑着看着他,楚衔枫失神,就觉慕辰雪摸了摸自己的头,道:“这样不也挺好的。”

“啊……”楚衔枫挠挠头,愣愣瞧着慕辰雪:“是啊……我也没觉得什么不好……”慕辰雪瞧着对方面色温和的笑,才忽想起,慕辰雪对他,一直都是那样温柔。从小到大都是。不论自己怎么与他顶嘴,怎么惹对方生气,怎么捣乱,那人也总是轻叹一声,甚至连责骂也不曾有过。那人一直,都对自己很好。

……

就这样,关于身高的话题渐渐地不被大家提起。当然长个对楚衔枫来说,也已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了……只是最近,他又被新的困扰所烦恼了。与慕辰雪定下约定已经过去了两年,从那之后,他竟一直咬牙保持着给自己定下的苛刻的“规矩”,如此坚持两年多实属不易,然而就在三年之约马上就要到来之时,楚衔枫却无论如何也无法耐下性子一般急躁了起来……

武学遇到瓶颈,书更是一个字也看不下去,恨不得三年之约马上就到,省的自己受这般心里的折磨。可他又担心,自己这个模样……又如何叫慕辰雪喜欢……

他也发现,也似乎越来越喜欢慕辰雪了……喜欢到近乎发狂……每次去找慕辰雪,那道人都很温和地对待他,不排斥,却也不允许他僭越。可偏偏是这样,就越容易让楚衔枫产生错觉……也越让狗崽子的内心煎熬。

楚衔枫也不知道,每次在他离开慕辰雪那处院落的时候,那道人总会一直瞧着他,直到自己消失在他的视野中。道人总会摇头笑叹:“除了个头和模样,倒是丝毫没有长大。”

他垂下眸,拂去书页上落花,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轻道:三年将至,你打算怎么做呢……

道人合上书页,喃喃自语:“到时候再说罢……”

 

tbc


评论
热度(18)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