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策羊】[同门]怎么追道长!!急!!(十一)

  十一

那日慕辰雪站在原地许久,直到楚衔枫狂跑着消失在他的视野中,他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是被……楚衔枫亲了一口?慕辰雪顿时觉得有些好气又有些好笑。尽管并不厌恶,但他心中依旧是有种怪怪的感觉……他说不上来,这种奇怪的感觉是出于自己与楚衔枫的关系,还是单纯的被男人,准确说是少年,亲了一口。他原也想过许多,例如怎样委婉地拒绝楚衔枫,例如怎样让楚衔枫不那么难为情,可方在桥边楚衔枫突然与他告白时,自己早已准备好的那套说辞却一句也没有用上。那个少年涨红了脸,满是慌乱的神情,他手忙脚乱地说着……

在慕辰雪眼中,楚衔枫就是一个孩子,很天真,也很可爱……他一路思索着朝自己住所的方向走去,忽觉得,天气有些热。

此时慕道长独自一人行走在夜色中,他一定不知道,自己的脸有些发红了。

 

次日清早——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经历前一夜的打击之后的楚衔枫,看起来似乎没有那么消沉。他此时在院子里大口吃着柿子,糊得满脸黄黄的不明物。

秦屿倒是起了个清早,将踏炎牵到院中刷洗了一番。楚衔枫瞧着这幕,一边啃着柿子,一边怨念地将头别到了一边。

秦屿见状,便假兮兮问道:“哎呀,小北啊,脸色这么差,是昨夜被拒之后没睡好么?”

楚衔枫冷哼,心中想到就算我想睡了,你们那屋那么大动静让我睡吗。他又拿起一颗柿子往嘴里塞,冷漠道:“你非得在我面前洗踏炎么。”

秦屿朗笑,问道:“怎么?不想要了?”

楚衔枫一愣,低头继续吃柿子,道:“我想,你又不给我。”

“谁说我不给你了?”秦屿将踏炎牵到了楚衔枫的身旁,父爱如山道:“这不就给你了。”

楚衔枫睁大了眼睛,恩恩唔唔道:“可,可是……我‘打赌’输了,你不是说我成了,才将你的踏炎给我的吗!”

“我出尔反尔了。偏要给你了。你不要了?”秦屿挑眉道。

“我要!我要!!”楚衔枫高兴得连手上的柿子都顾不上了,蹦起来就想要去抱秦屿那匹乌骓。秦屿见状忙将楚衔枫与刚刚洗刷好的踏炎隔开,他道:“洗干净手。”秦屿皱了皱眉,嫌弃道:“还有脸,怎么和糊了一脸屎似得……”

“你——”楚衔枫刚想发作,一想到踏炎马上就是自己的了,顿时又嬉皮笑脸了起来,口中连连答道:“好好好,我就去洗,我就去洗……”

“……”秦屿无奈,在楚衔枫方才吃柿子的地方坐了下来,他瞧了瞧用布裹了满满一堆的柿子,有些无言道:“你哪儿弄来的这么多柿子。”

楚衔枫一面朝自己脸上泼着水,一面道:“早晨去爬树摘的。对了,都这时候了,师娘……”他方想问,萧道长怎么还没起,就忽恍然大悟般:“哦,他早晨才睡。”

“……”

 

清洗完毕,楚衔枫迫不及待地,以常人难以捕捉的速度就扑向了踏炎乌骓,若不是秦屿揪着他,没准这就骑着马冲到外头去了。原本秦屿打算和楚衔枫交代些他这“宝贝踏炎”驯养注意事项,就闻楚衔枫不耐烦摆摆手道:“我早就烂熟于心啦!!”

秦屿无奈一笑,道:“哈……臭小子,得了宝马良驹,不先骑去给慕道长看看么?”

一说到“慕道长”这三个字,楚衔枫就顿时被打了一棍一般,脸上的笑意顿时换成了一种做贼心虚的表情,他道:“我还不敢去,至少……今天不能去……”

秦屿挑眉:“哦?厚脸皮如你楚衔枫,不过是告白被拒,这就不敢见慕道长了?”

楚衔枫从踩蹬下马,挠挠头道:“不是……这说来话长。”

“那就别说。”秦屿正欲回屋,就听狗崽子道:“我昨天亲了他一口。”

秦屿转过了头。

“咳……”楚衔枫将没吃完的柿子裹了起来,装作漫不经心道:“亲完我就跑了。”

秦屿笑,揽住了狗崽子的肩道:“你小子可以啊,怪不得早晨还有心情去爬树摘柿子。”

“嘁……”楚衔枫矮身从秦屿的手臂下钻了出去,抱着柿子往院外走道:“我出去走走。”

“不带上踏炎?”秦屿道。

“先不了。”楚衔枫跨出大门:“柿子吃多了,怕颠出来。”

秦屿拾起了个楚衔枫“不小心”放在自己身边的柿子,无奈摇了摇头。

 

楚衔枫跑出来后,先是去了趟门派论事坛。将上头积攒了一层又一层的纸条都撕了下来。随后又抱着柿子,走到了小河边。他就那样漫无目的地闲逛着,时不时拿起个柿子咬一口。柿子熟透了,甜的倒牙。他摸起一颗看起来不那么红的柿子,贴在嘴边,不知怎么就想起了慕辰雪。柿子皮软软的,感觉好像前一夜自己亲慕辰雪的的感觉。不过慕辰雪不是甜的,是叫人心跳不止,面红耳赤的味道。可他分明不是甜的,却为什么让自己的心一个晚上都甜蜜蜜的呢。楚衔枫一口咬下了手中的柿子,发现柿子原来也有涩的。

 

当天策的“狗头军师”们瞧见愁云惨淡的门派论事坛时,也都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了。楚衔枫这小子,可能,没准,八成是被拒绝了。

顾岚也瞧见了,他凭着感觉找到了小河边,发现楚衔枫果然在那儿。本想上前去打个招呼,只看狗崽子抱着柿子坐在树下,顾岚不知怎的忽就心软了。她站在不远处看了片刻,还是决定不去打扰楚衔枫。

楚衔枫瞧着自己在水中的倒影发呆,水中少年人的模样让他不由出了神,他对着水中的少年一笑,水中的少年便也对他一笑,露出两个尖尖的小虎牙,看起来坏坏的。

楚衔枫瞧着自己的倒影,心想道,我是不是……确实有点小?慕道长比我大十岁呢……楚衔枫想起的师父秦屿,虽然有些不正经,但不得不承认确实还是很厉害的……萧道长会喜欢他,自然也不是没有理由——可是自己呢……还记论事坛上曾经有一条被自己忽略的纸条,狗崽子依稀记得写的是:要让一个人喜欢自己,就要有足够让对方喜欢的“点”,要有足够的修养和魅力……楚衔枫当时是一下子就将这条忽略了。因为他觉得自己长得还挺帅,应该挺有魅力。

直至今日楚衔枫才恍然大悟。

此处所说的魅力,应该是指吸引慕辰雪的地方。

然而自己,肚子里的墨水没多少,功夫也一般般,就连个子——都比慕辰雪矮。且就论功夫这一点,他肯定是打不过慕辰雪的。要是遇到什么危险,自己保护不了慕辰雪不说,还要靠那道士保护自己……怎么说,都觉得很不够面子。

楚衔枫掬了捧水,将自己花猫似得脸洗干净了,瞧了水中那个干净的少年好一会儿,忽想通了什么。

是楚衔枫知难而退,决定放弃了?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狗崽子楚衔枫认定的事情,不做到,是绝不干休的。

他一个人在小河边呆了许久,又一个人回了家,没有如往常一般,跑到慕辰雪的住处去……

连续几日夜里,楚衔枫皆是辗转难眠,他在想慕辰雪会不会因为自己偷亲的那一口心生厌恶呢?还是说就此以后就对自己故作疏远……往后每每见面都变得十分尴尬……楚衔枫在榻上翻来翻去,这估计是最坏的打算了。

又是一个难眠之夜,狗崽子心想,左右也睡不着,不如到院子中看看月亮,兴许这样自己会有别的办法也说不准呢?于是就在楚衔枫难得怀着那么一丢丢惆怅的心情,推门走到院中时,他看到了十分刺激人的一幕!

好巧不巧,他方推开门,就瞧见秦屿抱着萧仲溪,在月下亲亲。

好好的屋里不亲!非得跑到外面!坐在院子里亲!明明有两个石凳!非要一个坐在另一个腿上!

也不知过了许久,反正就是好久,秦屿终于肯松开了萧仲溪的唇,完事还十分宠溺地又在萧仲溪唇上亲了一下。

楚衔枫觉得刺激啊!太刺激人了!!

先是萧仲溪发现了站在一旁的楚衔枫,他笑道:“小北?”萧仲溪脸上的红潮还未退去。

秦屿也瞧见了楚衔枫,他仍搂着萧仲溪,对狗崽子道:“小北也来赏月?”

楚衔枫感觉这日子没法过了。

楚衔枫一口气合上门,背对着秦萧二人道:“我不睡了。我要去找慕道长。”

“这么时候去?”秦屿道。

“你管不着!”说完就疾步往门外走去。

秦屿与萧仲溪对视了一眼,就闻秦屿一本正经笑道:“小北走了。”

萧仲溪瞧着秦屿等对方说出下半句。

随后就见秦屿将萧仲溪抱着压到了院中的石桌上,正经道:“那我们不如就在院子里……”

萧道长无奈。

不过并没有拒绝。

 

而在慕辰雪这边看来,楚衔枫一连几日都没有动静,甚至没有来找自己,似乎有些反常于楚衔枫的行事规律。慕辰雪觉得楚衔枫大约放弃了。但事实证明,楚衔枫如果放弃了,那么他就不会在大半夜,来敲慕辰雪的门了。

慕辰雪瞧着眼前的人微微一愣。

楚衔枫喘着气,朝他咧嘴一笑。他道:“道长,我是不是吵醒你了?”

慕辰雪摇摇头,将人带进门中,道:“没有,我恰好在院中赏月,便听见你在敲门。”

楚衔枫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慕道长,那天……咳,其实我想……我今天来,是想和你说对不起来着……”

慕辰雪似乎并没有反应到楚衔枫在为什么事而道歉,于是楚衔枫深吸了口气,又道:“因为那日突然亲你一口的事。”

慕辰雪忍俊不禁,他笑看着楚衔枫道:“就这些?”

楚衔枫摇摇头:“还有一件事要和你说。”

慕辰雪等着楚衔枫的下言。

楚衔枫忽十分坚定地看向慕辰雪,道:“慕道长……我知道尽管我很幼稚又很无聊,我也知道现在的我不足以让你喜欢……但是我已经下决心要改了,我会好好习武,也会多看些书……我想说你能不能……”楚衔枫停顿了片刻,最后瞧着慕辰雪的眼睛道:“能不能给我三年的时间——等我变得强了,年纪也大些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么?”楚衔枫满怀期待地看着慕辰雪:“只这一次……”楚衔枫感觉自己的心要跳出来了,他生怕慕辰雪比上一回拒绝的更加决绝。

慕辰雪也瞧着楚衔枫,瞧着那眼中满是小心翼翼的少年人,莞尔一笑:“好,我答应你。”

终还是心软了。

 

一瞬间,楚衔枫的眼中仿佛燃起了一簇簇希望的火花,他强忍着想要抱住慕辰雪的冲动,兴奋道:“太好了!!道长你真好!”高兴了片刻后,楚衔枫又忽然想起什么般,欲言又止道:“呃……慕道长,我今晚能不能在你这里过夜啊?我我我发誓,我没有打什么坏主意!”

慕辰雪不禁又被楚衔枫逗笑,他道:“怎么?”

楚衔枫讪笑两声道:“我怕我一会儿回去,就看见什么不该看的画面。”

tbc


评论(2)
热度(12)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