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策羊】[同门]怎么追道长!!急!!(十)

今日狗崽子终于鼓起勇气告白了
————————————————

沉默……

“就是这样。”慕辰雪道。

一旁是坐着满脸不明意味的秦屿和萧仲溪。他二人刚刚得知,楚衔枫这狗崽子打算邀慕辰雪三日之后一同去观赏河灯。

而三日后,正好是乞巧佳节。

依照楚衔枫的性子,狗崽子的意图已十分明显了。

“那好友……你同意了?”萧仲溪问道。

慕辰雪无奈一笑:“小北那样求我,不答应也难。”

萧仲溪道:“那你作何打算?”

慕辰雪沉吟了片刻:“嗯……我打算——”

 

门派论事坛一如既往的热闹。因为接下来的日子很不一般。整个论事坛的狗头军师们几乎都在劝楚衔枫不要怂大胆上!于是……就有了楚衔枫约慕辰雪赏河灯的那一出。别说狗崽子下了多大决心了。

三天时间,说来很短,可这三天对于楚衔枫,却无比漫长。他在脑内设想了无数种慕辰雪接受他,或者拒绝他的可能性。第一夜他梦见,他抱着慕辰雪狂亲了一顿。第二夜他梦见,慕辰雪揪着自己狂揍了一顿。连续两个晚上翻来覆去,隔壁屋的秦屿和萧仲溪都知道这小子没睡好觉。

第三夜,他跑去了秦屿屋里。

在楚衔枫翻来覆去,脑袋空空的时候,他突然想到,自己身边不就有个极好极成功的范例么???

尽管楚衔枫是十分抗拒和秦屿低头的,可他最后还是去敲了秦屿的屋门。

据说,当时秦屿听到楚衔枫来敲门时,萧仲溪都能从他的笑意中感受到扑面而来的阴谋气息。

于是楚衔枫被放了进去。

“师父。”楚衔枫阖上门,老老实实喊了句师父,看起来特乖,特听话。

秦屿不语。

下一刻楚衔枫那小狗脸就皱成了一团,哭丧着脸道:“怎么办啊——”

秦屿心中幸灾乐祸,他答道:“什么怎么办啊,你都有胆将人约出去了,还差那一点胆子和慕道长坦白么?”

楚衔枫瞬间变成了正常的表情,他瘪嘴道:“你怎么知道我要……”

“全天策都知道。”

楚衔枫凝固了片刻。

又哭丧着脸道:“那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论事坛上不是给你支了很多招?不是写的清清楚楚的么?”

“说是这样……”楚衔枫咕哝了句,忽转头对萧仲溪道:“萧道长,你是怎么和师父……你为什么喜欢我师父啊??”

一旁看着书一直假装自己不存在的萧仲溪抬起了头,他先是一愣,而后思索了片刻道:“嗯?我也不太清楚……”

“什么啊……”楚衔枫挠挠头,就闻萧仲溪又道:“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太多理由吧……”

“就好比我喜欢你。”秦屿含情脉脉地瞧了眼萧仲溪。

萧仲溪忽放下了书,捏着秦屿的脸宠溺道:“狗狗~”

秦屿迷之纵容道:“仲溪——”

楚衔枫:“呕——”

也许一开始来求助秦屿就是错的。半点问题没解决不说,还被秀了一脸的恩爱。

正当秦屿搂着仲溪将道士压到榻上时,萧仲溪道了句:“小北还在呢。”

哦。楚衔枫腹诽。

“你们忙,我走了。”楚衔枫一脸冷漠。

所以说,找秦屿帮忙,屁用没有。

倒是一夜无梦。

于是,终于到了楚衔枫要告白的重大日子……晨起出门的时候,秦屿忽无缘无故地叫住了楚衔枫,看了他一会儿之后,十分父爱地笑道:“小北,加油啊,踏炎乌骓。”

“干什么啊,肉麻死。”楚衔枫挠挠脸,面对秦屿这突然的鼓励,他其实还是有些小高兴的,心中的底气也顿时足了不少。他感觉,自己八成,没准,也许会成功。

之后的一天里,狗崽子楚衔枫就收到了同门师兄师姐们各种各样的花式鼓励。让楚衔枫越发觉得,自己有戏啊!

 

然后,就是夜幕降临……

楚衔枫感觉自己的心口突突跳了起来,他站在桥边,看着远处的白衣道子缓缓朝自己走来,那人手执拂尘,背负长剑,即便是在喧闹的市井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也显得那般出尘脱俗,那般遗世独立……楚衔枫忽然想不起自己的目的了。

他呆呆看了一会儿,才顿时回过神来,他晃晃脑袋,不行,不行,这回一定要说出来,不能再忘记了……转眼间,慕辰雪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楚衔枫恍惚,糊糊涂涂就是一句:“咱们随便走走吧。”

二人好一阵子都没有说话,不知楚衔枫太过兴许太过紧张,还是慕辰雪因早已知道楚衔枫的意图而感到尴尬。二人就一直这样走着,慕辰雪倒是会是不是问上楚衔枫几句,然后话题就在那少年天策支支吾吾的回答后中断,直到慕辰雪再提起下一个话题。楚衔枫一直攥着手,他觉得他的手心满是汗,他甚至好几次想去碰碰慕辰雪的手,可是他不敢。他终究还是怂。

天色渐晚了。放河灯的姑娘也多了起来。他们走了一路,不知不觉又回到了碰面时的那座小桥上,花灯从桥下飘过,将楚衔枫的倒影撞得歪歪扭扭。

该说了,楚衔枫这样告诉自己。

他咽了咽唾沫,忽地转向了慕辰雪。

道士一顿,也瞧向了楚衔枫。只见楚衔枫深吸了口气,一下子就抓住了慕辰雪的手。

他的手心满是汗,慕辰雪感觉到。

楚衔枫攥的越发紧,仿佛他那一点勇气都要靠这极大的手劲儿才能试出来,他目不转睛地瞧着慕辰雪,道:“慕道长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说很久了。”

慕辰雪先莞尔,道:“什么事情?”

楚衔枫低了低头,依旧是瞧着慕辰雪,之后又提起勇气抬起头瞧着那个比他高许多的道士,认真道:“我喜欢你。”

没有过多的言语,没有过多的掩饰,甚至没有过多的铺垫……他那样深情地说出这句话,似是讨饶,又似是哀求。

连早有准备的慕辰雪听闻这句话也是一愣。他一时不知该回答楚衔枫什么,下意识地动了动被攥的有些发麻的手指,那少年天策才忽反应过来似得松开手,仿佛做了什么错事。

楚衔枫将手放在的身侧,又不知所措地攥起拳来,他生怕慕辰雪马上离开,便急急道:“道长,我是真的喜欢你,像我师父和萧道长那样的喜欢,我、喜欢你很久了……从前在你面前那么不听话是因为……是因为想引起你的注意……之前很多次我也都想和你说这件事,但是我一直说不出口,我还问了很多人,要怎么让你不讨厌我,门派论事坛上的事情也是我干的,为的就是今天能——”楚衔枫一口气说了一大推,说道后头越发语无伦次,越发不知道自己子啊说些什么。将自己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全部都捅了出来,哪怕慕辰雪还不知道门派论事坛是怎么一回事。楚衔枫红了红脸,接着道:“为的就是今天能……告诉你我喜欢你……”楚衔枫瞧了眼慕辰雪,随后方如释重负般低下头。

有一股温和的力道覆上了他的头,慕辰雪摸了摸楚衔枫的脑袋,道:“小北,我知你心意,只是我为修道之人,且待你也一直如徒弟一般……”

接下来慕辰雪说的什么,楚衔枫依旧完全听不进去了。

他只知道,自己大概是被拒绝了。

总之最后一路上他也不知道也慕辰雪聊了些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能聊些什么,自己的说着说着自己就走了神,然后开始“胡言乱语”……

天已经很晚了。

慕辰雪有些担心目前这样状况的楚衔枫。说三句话便会走神,说完下句不记得上句。莫不是受的打击太大?于是他道:“小北,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嗯?”楚衔枫和没事一样摇摇头,道:“哎呀不用,我都十六了。”

“嗯……好罢。”慕辰雪沉默了片刻,才道:“那我走了。”

“嗯……哦。”楚衔枫点点头,随后立即道:“道长等等!!”

“怎……”慕辰雪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楚衔枫迅速在自己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又飞快地跑着消失在了夜色中,只剩慕辰雪一头雾水地站在原地。

回过神来,摸了摸自己方才被楚衔枫亲过的地方,竟有几分奇怪的感觉……

 


楚衔枫从没觉得自己这辈子从来没有跑得这么快过,回到家时,他已经跑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他也不知道自己方才怎么会有勇气做出那样的事情,只是想,反正都告白了,反正自己也脸皮厚,不做点什么,似乎有点吃亏。然后他就亲了慕辰雪,想到此处,楚衔枫的脸就成了猴屁股。


秦屿听见屋外的动静,便知是楚衔枫回来了。

萧仲溪问他:“你不出去看看?”

“不去。”秦屿宽衣,随手丢在一旁:“想必是被拒绝了。”

萧仲溪笑,道:“当师父的,你就不关心一下小北么?”

“小北是什么样的人我最了解,不出三日,又活蹦乱跳了。”秦屿搂着萧仲溪马上就要去剥那道士的衣裳,他咬了咬萧仲溪的耳朵,低声道:“宝贝儿,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今日七夕,你就别想睡了——”

萧仲溪任由秦屿将自己压到榻上,他将秦屿的发丝拨到一边,道:“那我现在,是不是应该求饶几句?”

秦屿披头散发,假意嗔道:“你现在应该骂我一句‘死鬼~’。”

tbc


评论(3)
热度(15)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