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剑道】叶公子和小狐狸之过去的故事


过去的故事中的小狐狸的哥哥和另一个藏剑公子的故事发生在@毛尖尖

写的叶帮主和狐狸道长中~~╰(*°▽°*)╯这两个也超萌哒!!使劲塞安利!!!!→→→【叶帮主和狐狸道长的日常】【叶帮主和狐狸道长的车

————————————————————

正文

叶公子背着小狐狸道士回到屋中时,天还未亮,他轻轻将道士放到榻上,以为对方又要睡去,可小狐狸道长此刻却是意外地精神。他拉着叶公子的胳膊又黏到那藏剑的身上,忽然就说起了自己以前在纯阳宫的事……

叶公子也顺势躺下,伸手揉了揉那小狐狸道士的脑袋,揉揉那两只毛茸茸的狐耳。

小狐狸道长趴在叶公子的胸膛上道,我忽想起我哥哥了……

叶公子有些诧异,也从未曾听自家那小狐狸提过自己有个哥哥,于是他便道,你还有个哥哥?那你哥哥也是小狐狸咯?

小狐狸道长哂笑道,我哥哥是大狐狸,比我厉害多了。从前我还未成人形的时候,他也总背着我,四处偷东西吃——说道此处,小狐狸道士不禁笑了起来,似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叶公子更为惊讶了,他捏捏小狐狸的耳朵道,哦?听起来你过去做了不少‘坏事’啊毛毛团?怎从不曾听你提起过你有个兄长?

道士垂下眸,声音忽小了下去,说是兄长,其实算是……

事情还要从许多许多年前的华山说起——

那时的小狐狸还不是小狐狸道长……不,别说是道长,就连化成人形,都十分困难。

依稀记得自己已经许久没有吃东西了,雪白的小狐狸在雪地中团成一团,开始吃起了自己的尾巴。他咬着尾巴上的毛,心想着这时候要是有只山鸡就好了——可奈何大雪纷飞的天,别说山鸡,就是别的活物也难看到。就在他咬着自己的尾巴吃的正起劲时,眼前忽出现了个与自己一般雪白白毛茸茸的大团子。小狐狸瞧了瞧大狐狸,终于放过了自己的尾巴。他眨眨眼,就瞧那雪白的大狐狸朝自己跑了过来。大雪纷飞中,那样好看的大狐狸——

小狐狸瞧着大狐狸失了神,虽后他便觉后颈一痒,自己被大狐狸咬着脖子叼了起来。小狐狸本能地乖乖不动弹了,就这样,被大狐狸叼着后颈,拖到了个山洞中。

山洞中生着火,可比雪地里暖和多了。小狐狸被大狐狸放到了干草堆中,而后大狐狸便又跑了出去……

小狐狸眨眨眼,百无聊赖地抓起了自己可怜的尾巴。

大狐狸是和一串腊肉一块回来的,小狐狸记忆犹新。那时候那如狼似虎地咬着腊肉,就听见一旁的大狐狸道,小东西,修为如何了?

小狐狸抬起头,这才发现,眼前没有了什么大狐狸,却出现了一个样貌俊朗的青年。那青年摸摸他的脑袋,温和笑道,能化形吗?

小狐狸填饱了肚子,便点点头,使劲浑身解数化出了个人形——只不过,这人生着狐狸的耳朵,狐狸的尾巴,说实在,却实不能算是个“人”。小狐狸瞧瞧光溜溜的自己,复又抬头对大狐狸一笑,用那软软缓缓的声音道,好吃。

大狐狸忍俊不禁,揉揉小狐狸的脑袋道,你好吃?还是腊肉好吃?

小狐狸一面抓着腊肉往嘴里塞,一面鼓着腮帮道,肉好吃。

大狐狸不禁被逗笑,他道,以后你跟着我吧。

小狐狸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有名字么?大狐狸道。

小狐狸思索片刻,摸了摸嘴,家里我排十六,它们都喊我十六。

大狐狸笑道,哈……好十六,听着,我叫白玉衍,以后就是你哥哥。跟着我,就有好吃的。

有好吃的。饿坏了的小狐狸当然是不会拒绝的。

大狐狸白玉衍对小狐狸十六施了个小小的法术,那光溜溜的小狐狸就变回了原型,软乎乎被抱到了白玉衍的怀中,大狐狸道。你好好修行,我去给你偷——咳,“寻”件衣服来……

从那以后呀……小狐狸就与大狐狸,过上了……谈不上很光彩的偷鸡摸狗的日子……

毕竟二人皆修为有限,大雪封山的日子可吃的东西又不多,到山中农户中偷,是最快不过的办法了。小狐狸也终于知道,自己那日在山洞中吃的腊肉,是从何而来……那时他正飞快的从一户人家的窗边越过,叼走一串红通通的看起来可以吃的东西。

后来小狐狸一边哭着一边听大狐狸无奈教导他,你这个小蠢蛋呀,别看见东西就叼,炮竹是能吃的吗……

小狐狸一边呸呸呸,一边哭到,我以为是腊肉。

当然,偷东西往往不是一帆风顺的。就比如前脚才从人家锅里叼出个热腾腾的包子,后脚就被主人提着木棍追着打到外头去……因此,大狐狸和小狐狸,还挨了不少棍子……

 

叶公子有些心疼地摸摸自家小狐狸,皱眉道,怎么这么可怜?你们不是会法术么?

小狐狸道,那时候法术还不厉害嘛……

叶公子捏捏小狐狸的屁股,若有所思道,后来你那哥哥给你偷衣服了吗——

 

答案是偷了。

而且还穿了很久很久。

因为没有别的衣裳穿。说道此处,又是一把辛酸泪。

就这样,小狐狸十六与大狐狸白玉衍相依为命地过了许久许久……直到有一日,小狐狸找不到大狐狸了……他满山遍野地找,通宵达旦地找,最后只在山崖下找到了一摊血迹,嗅嗅便知,是大狐狸的血。小狐狸顿时慌了,可四处找寻,却没有找到大狐狸的身影。小狐狸慌极,不断地与自己说大狐狸法力高强,一定不会出事——于是他又这样四处找了一天又一天……一天又一天……直到某日,衣衫褴褛的小狐狸在树林中瞧见个白白嫩嫩的小道士,正起了坏心想要盗那小道士的阳元……这就被当场抓包,给送到了纯阳宫去。

许是天意,小狐狸入了纯阳宫后,竟发现大狐狸也在道观中。他欣喜若狂,抱着大狐狸便不肯松手了,边哭边道,哥哥……我找了你好久……

大狐狸也心疼地拍拍小狐狸的脑袋,安慰道,我之前受了伤,被观中的道长救了回来,后来想去寻你,却一直找不到你。

小狐狸将脏兮兮的脸哭得这边一条白道子,那边一条黑道子,好生滑稽。众人瞧他黏着个年轻俊秀的道长不放,不由都笑了起来。

从此,纯阳宫中多了个勤奋的小狐狸,白玉衍则多了个爱叫自己哥哥的小师弟。

 

小狐狸入了道门,没有个像样的名字,是不行的。十六,自然也是不能用了……

将他捡回来的大道士,现在成了他的师父,正琢磨着给小狐狸道长取个像样的名字。

大道长思索着,对一旁的小狐狸道,既然是小狐狸,不如就取个‘胡’字……

小狐狸道士摇摇头道,不要,哥哥姓白,我也要和他一样……

大道长瞥了小狐狸一眼,就你事多……你兄长叫白玉衍,你叫什么?白玉团?白玉球?还是白玉盘?

小狐狸道长瞧向了别处。

最后还是取了个名,叫白玉珂。

 

叶公子笑的停不下来,他道,原来你这名字是这样来的?

唔……小狐狸道长将脸埋进了叶公子的胸膛。良久后,才道,公子的名字是怎么来的?

嗯?叶公子“唔唔”想了片刻道,叶朔叶朔,不过是个普通的名字,没什么深意——说着叶公子又转移了话题,他道,小十六,你哥哥后来也下山了么?

小狐狸道长点点头,趴在叶公子身上喃喃道,哥哥他比我早下山……说来我也许久不曾见到他了……

叶公子道,他去了哪里?你怎么你不去寻他呢?

小狐狸道长道,他说那地方危险,不让我去寻他。

是什么地方?还不许你去?叶公子问。

昆仑。小狐狸道长答,和一个与公子一样的藏剑弟子在一起,好像叫叶……叶……

叶公子看着小狐狸道士想的辛苦的模样,不由想笑。

啊……好像叫叶……叶平。小狐狸忽爬了起来道。

叶公子的脸上的笑忽凝固住了。

你说他叫叶平?

小狐狸道长察觉不对,便小心问道,公子怎么了?

没什么……叶公子摇摇头……没什么。



评论(4)
热度(31)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