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策羊】[同门]怎么追道长!!急!!(九)

近日门派论事坛略显萧条。因为“东都小灰狼”似乎很多天都没有更新最近的发展了。

顾岚叼着草根在在论事坛附近百无聊赖地溜达着,心想楚衔枫这几日忙着什么呢??是忙着和慕道长打好关系呢,还是和他师父斗智斗勇呢……如此想着,楚衔枫便很巧地出现在了她的视野当中。只见狗崽子大步流星地走向论事坛,仿佛没有看见顾岚一般——

“哎——楚师弟,往哪儿去呢?”顾岚吐了草根,一个箭步堵在了楚衔枫的面前。

“哦,师姐啊,师姐早!”楚衔枫绕过顾岚,径自走到了论事坛大木板前,草草浏览了几番,随后又贴了张新纸条上去——

哦哟?顾岚略有些吃惊。楚衔枫什么时候敢这么明目张胆了?于是她也走到木板前,装模作样地问道:“楚师弟呀?你是这上面哪一个啊?”

楚衔枫转头十分冷漠地瞧了眼顾岚,道:“东都小灰狼。师姐你不必装了。”

顾岚不禁笑了出来,圈着楚衔枫的脖子笑道:“哈哈哈——不是吧?前阵子还矢口否认啊?怎么今日就这样坦率了?”

楚衔枫感觉心好累,他道:“我不想说。”

原来是楚衔枫知道大家都知道论事坛事件正主是他之后,破罐子破摔了呢。顾岚自讨没趣地瘪了瘪嘴,勾着楚衔枫的脖子便转到一边去看那狗崽子新张贴上的纸条——

顾岚瞧着纸条,一字一句地念道:“最近虽然和道长接触机会还是很多,但是为什么一点也不想——”一句话还未念完,就马上被楚衔枫打断了,他炸毛道:“你你别念出来啊!”

顾岚挑眉:“怎么,你都写出来,还不让我念出来啊?”

楚衔枫一副难为情的模样“念出来多奇怪……不许念不许念。”

“好好好,不念就不念。”顾岚一脸嫌弃。心中腹诽道楚衔枫这臭小子还知道羞耻啊。

于是她又重新将纸条看了一遍:

最近虽然和道长接触机会还是很多,但是似乎也不是很想与他坦白了……道长有时候坐在屋外看书,我就在旁边发呆,他也不赶我走……我感觉这样挺好的,就是会不会有点奇怪呢???——东都小灰狼

顾岚又是心疼又是想笑地看了看楚衔枫,满脸写着:你还没出手呢?

楚衔枫别了过头。

“来来来,师姐给你出谋划策——”顾岚从袖中掏出了一只分叉的毛笔,放在口中舔了舔,随即就在楚衔枫的纸条下写道:

小师弟呀,你这是遇到瓶颈了么??这样可不行呀,感情这种东西,越拖就越闹心,越等就越多变数,你就不怕有人抢先与道长告白么。师弟加油呀师姐支持你~

楚衔枫故作不在意地瞥了一眼,心说这字迹,这语气,怎么那么眼熟呢?他一时想不起来,只口中满不在乎对顾岚道:“坦白心思这种事情,又不是想说就能说出口的……再说,慕道长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人。”楚衔枫口中虽这样说,可心中却不由想起了那日看到的与慕辰雪相谈甚欢的同门师兄。他终于有些承认,自己是比慕辰雪小了些,是很多地方还很幼稚。可自己就是那么喜欢慕辰雪,无论做什么慢性满脑都是那道士,这又有什么办法!楚衔枫胡思乱想了一通,见顾岚还未落款,便问道:“师姐,你是哪个啊?”

顾岚回头,眨眨眼道“我?”顾岚一笑,她舔了舔笔锋,在自己那行字下行云流水地写下了四个大字——

“策马同游”

如果此时楚衔枫正在喝水,那他一定会将水尽数喷在顾岚的脸上。楚衔枫大张着嘴,不可思议道:“你怎么会是策马同游???”

顾岚捏捏笔锋,将笔收回袖中,若无其事道“怎么,我不能是啊?”

楚衔枫仿佛吃了屎。

……

要说楚衔枫没有往论事坛跑的这几日,都发生了什么呢?

这狗崽子啊,思春病日益严重,一天里除了练武呆在天策府,睡觉呆在秦屿住处,剩下的时间,几乎都带在慕辰雪那儿——

有时慕辰雪不在,他便在附近的小路四处溜达,等慕辰雪回来,兴许还能“偶遇”。秦屿看来,自家这个狗崽子,中毒颇深。

慕辰雪其实也早有发觉了,他在外归来时,时常瞧见楚衔枫在自家门外徘徊……又或者,有时明明在附近的小路上溜达许久,见到了自己,还非要说是偶遇……慕辰雪联想之前楚衔枫的种种古怪的行为,又想到秦屿所说的少年思春。

不可能吧。慕辰雪丝毫没有让这个念头发展下去。兴许只是年纪到了,又不想和师父呆在一起,才来自己这里找清净的。然后他便会将“偶遇”的楚衔枫带进屋子。任由那少年去做自己事情。

也曾有几次,被慕辰雪捉到楚衔枫在偷偷瞧他。有几次那少年天策还吃若无其事地避开假装四处看风景。还有几次,楚衔枫就干脆瞧着慕辰雪不转头了。问他在做什么,他便说在发呆。捉到的次数多了,慕辰雪便问他,小北能不能瞧着别处发呆?

楚衔枫干脆侧身躺倒在慕辰雪腿上,闭着眼胡说道,你这边好看,我不想看别处。然后便装死一般,枕着慕辰雪的腿不动了。

如此,便很难叫人往正常方向去想了。

慕辰雪与萧仲溪一同喝茶的时候,提起过这件事,当时萧仲溪就问他:“那好友觉得?”

慕辰雪答:“我觉得有些蹊跷。”

萧仲溪又问:“仅此而已?”

慕辰雪摇了摇头,微微皱了皱眉头道:“小北他……似乎对我怪怪的。”

萧仲溪放下茶杯,道:“你可还记得秦屿说过的话?”

慕辰雪蹙眉:“……什么话?”

“哈……正是‘少年思春’那一句。”萧仲溪瞧着慕辰雪,目光忽变得高深莫测了起来,他道:“好友可要做好准备……”

“如何?”慕辰雪隐约已猜到了几分。

萧仲溪莞尔道:“做好小北那小毛孩,喜欢上道长你的准备。”

“这……”尽管已隐约猜到了几分,可慕辰雪不免还是有些惊讶。这件事情,怎么还是有些超出他的认知范围。

尽管早已知好友萧仲溪与秦屿的关系。但慕辰雪一直觉得,谈情说爱这类的事情,与自己是毫无干系的。更别说是和男人,更别说是比自己小了十岁的半个师侄。与关系上,他觉得这太奇怪。与礼义之上,他觉得有些不可接受,甚至还伴随几分微妙的罪恶感。但萧仲溪却告诉他,不接受也得接受了呀。楚衔枫此人大家最是了解,固执非常呢。

当时慕辰雪保持着沉默,虽知道了此事,却依旧保持着不知情的状态与楚衔枫相处着。然而知道了有些事情,相处时的心境多少会有些变化。楚衔枫那些不经意间的亲近举动,就变得有些奇怪了起来。譬如楚衔枫总喜欢偷偷瞧自己,又譬如楚衔枫总喜欢自己给他看掌纹算卦……

慕辰雪几日来试着让自己慢慢接受这一事实。是如何在楚衔枫坦白心思之后委婉拒绝,还是在对方还未言明之前暗示其放弃……在与楚衔枫呆在一起时,慕辰雪也不禁发起了呆,耳畔不由响起萧仲溪所说,小北性格最为固执……

……

“辰雪他知道了?”秦屿枕在萧仲溪的腿上问道。

“唔,我和他说了。”萧仲溪抓起了秦屿的额发,开始编小辫子。

秦屿抬眼看萧仲溪,好奇道:“好友他什么反应?”

萧仲溪在编完的短辫子上系上了根红发绳,又揪起了一撮,他不疾不徐道:“他什么也没说,大约在考虑。”

秦屿一挑眉,脑门儿上那两根小辫子更显得他“英俊”无比,他假惺惺道:“看来我那爱徒是没戏咯——”

慕辰雪摇摇头,手上动作依旧不停,他道:“我看未必哦。”

“哈……我想着给楚衔枫那小子找机会呢。”秦屿神秘笑道。

慕辰雪在第四根小辫子上系了个蝴蝶结,他笑道:“哈……定都是些馊主意。”

“哈哈……”秦屿大笑,他应和道:“正是正是,就是要楚衔枫那小子赶快失败的好——”

此时萧仲溪又有些不解了,他道:“你又唱的哪一出?”

秦屿道:“依小北那性子,他有可能罢休吗。”秦屿瞧了眼窗外已熄了烛火的隔壁屋,兴趣盎然道:“就是要他尝尝苦头,也好让他改改那不知天高地厚,又自大的毛病。”

萧仲溪一顿:“这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有的。”秦屿振振有词道:“人受了打击,就会发奋进步,这是套路。”

“……好吧,你说的都对。”萧仲溪系上了第七根发绳。

 

次日,楚衔枫问秦屿这是在学那位江湖上的大侠,好好的头发,怎么变成胡人那样的卷毛??然而秦屿并不想告诉楚衔枫,前一夜他顶着一脑袋萧仲溪编的小花辨睡了一夜。只编了个理由道:

“被雷劈了。”

“……”楚衔枫不是很想和秦屿说话。并且跑向了门派论事坛。

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就要做出一项重大的决定……


评论
热度(14)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