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策羊】[同门]怎么追道长!急!! (八)

短小的混更╰(*°▽°*)╯

楚衔枫原想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将门派论事坛清空的。可看出楚衔枫这点小心思的秦屿却慢悠悠得劝他,撕了倒不如留着,给你出主意的人那么多,我看倒也不是都不靠谱,你就留着,做做参考呗。

楚衔枫腹诽,谁知道秦屿能怀什么好心。不嘲笑自己已经是谢天谢地,还能帮自己不成??正当楚衔枫这样想着,只闻秦屿又开了口,他云淡风轻道:“不过啊,我看慕道长是不吃你这小屁孩的一套——”

楚衔枫叉腰,愤愤然道:“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我还没试怎么知道!”

秦屿用十分不相信的目光打量了楚衔枫了片刻,道:“你想想,慕道长那样不凡的人,怎么会喜欢你这种小屁孩呢。”

楚衔枫继续腹诽,我还不知道萧道长那样的人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流氓呢!楚衔枫气势汹汹,但鉴于萧仲溪就在边上,还是将这句话吞了回去,对秦屿吼道:“秦屿!你不要欺人太甚!!”

一旁一直默默看书的萧仲溪忽放下了书,凑热闹道:“你们又要打架?”

秦屿:“还没有。”

楚衔枫:“不打!每次都是他揍我!哪里算打架!”

秦屿道:“分明是你自己学艺不精。”

萧仲溪瞧了师徒俩一眼,又默默执起了书。

楚衔枫仿若未闻,他大声道:“若我真让慕辰雪喜欢——”

一旁,慕辰雪的好友萧道长抬起了眼。

“咳、”楚衔枫稍稍放低了嗓音,道:“若我真让慕道长心悦我!你如何!”

秦屿扬眉,思索了片刻道:“哈……那我就将我那匹踏炎乌骓送给你。”

楚衔枫睁大了眼,他难以置信道:“你、你说真的?”

秦屿淡然道:“自然,我什么时候食言过。”

“你真没骗我??”

“再问我不送了。”

秦屿的语气不像是在开玩笑。

只是楚衔枫依旧一脸难以相信,往日里秦屿将那匹踏炎当宝贝养,豪不夸张地说,这马吃的估计吃的比楚衔枫还好。而相比之下,自己那匹小浮云,就显得可怜了一些。回想起来,秦屿将浮云幼崽送给他的时候,还骗他是里飞沙来着。那时他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浮云幼崽和里飞沙幼崽的区别,白白高兴了几个月,结果养出匹跑得比驴慢,吃的比猪多的浮云。

秦屿笑称他“养猪专业户”,他至今无法理解,楚衔枫那小子是怎么将一匹马,养成猪那样肥的。当然,有了对比,就有伤害。秦屿那匹乌骓外形帅气不说,日行千里更不在话下,而楚衔枫的浮云……不提也罢。

总之,楚衔枫别提多喜欢自家师父那匹马了。若是往日他要想借来骑一骑,唯有喊秦屿爹——

可此时,秦屿却轻描淡写道:“前提是你追到了慕道长。不过……料你也追不到。”

“我!”楚衔枫深吸了几口气:“我若是!若是……你不许反悔!”

“不反悔。”秦屿慢悠悠道。

“啊!师父!”

楚衔枫,就是这样一个没出息的人。

 

当日夜里,楚衔枫满脑子都是秦屿的那匹踏炎乌骓,狗崽子激动坏了,连梦里都是自己骑着乌骓载着慕辰雪的场景。而那清理门派论事坛的事,也就这样被他抛在了脑后。

 

亦是当日夜里,萧仲溪在屋中向秦屿问道:“你真打算将那匹乌骓送给小北?还是说,你觉得辰雪根本就不可能……”萧仲溪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秦屿一边更衣,一边道:“本来也打算送他的。且他若只是一时兴起,时间长了自然会知难而退。可楚衔枫的性格你我还不明白吗,认准了什么就一个劲往里头钻,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萧仲溪将自己的道袍在一旁叠好,笑道:“哈……如此看来,你是默许小北的行为了?”

“嗯……就让他闹腾吧……这个年纪的臭小子最难管。”秦屿一把搂过萧仲溪,与萧仲溪耳语道:“仲溪,还是你乖……”

萧仲溪笑着将掐着秦屿的脸将那天策压到了榻上,宠溺道:“汪汪~”

楚衔枫每每在思考为什么道骨仙风的萧道长会喜欢自家师父之时,也许并没有想过,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个问题。

 

另一边,门派论事坛依旧是热闹非凡,楚衔枫打着“反正都被大家知道了,不如心安理得地接受建议”的心态,更加厚脸皮地黏上了慕辰雪。

然而就算再怎么迟钝的人,也该察觉楚衔枫的不对劲了。

三天两头便往慕辰雪住处窜,闹腾倒也罢了,关键是混世魔王楚衔枫居然意外的听话——这就略显异常。楚衔枫有时甚至坐着走神发呆,慕辰雪虽不如秦屿了解楚衔枫,但也知道,这绝不对劲。更何况楚衔枫显得似乎格外地殷勤……时不时还会很突兀地夸他几句,慕辰雪就更觉得,奇怪,实在是奇怪。

“实在有些奇怪……”慕辰雪坐在院子中对萧仲溪与秦屿道。

萧仲溪抿了口茶,放下茶杯莞尔道:“小北十六了,这个年纪多少让人捉摸不透。怎么?他最近还是常到你那儿去?”

“嗯……”慕辰雪垂眸转了转茶杯,道:“你们在江南那阵子,我便察觉小北似乎要与我说什么……只是他每次皆是欲言又止,待我问他,他又不愿说。”

在一旁喂马的秦屿笑道:“哈……楚衔枫近来确实是很奇怪。兴许是少年思春——”

慕辰雪莞尔,调笑道:“好友,你们二位近来也有些怪。似有什么瞒着我,又故意想让我知道——”

萧仲溪与秦屿对看一眼。

只闻秦屿道:“少年思春——”

萧仲溪则道:“只能告诉你这么多——”

慕辰雪笑着摇了摇头。

 

“我就说,辰雪他并非毫无察觉。”萧仲溪与秦屿漫步在小河边,二人正打慕辰雪的住处离开。

“嗯——”秦屿没好心地一笑“是时候给楚衔枫出点主意了。”

tbc


评论
热度(18)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