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策羊】[同门]怎么追道长!!急!!(七)

恭喜你成功解锁新策羊cp师父路线☆

今日狗崽子也没有告白成功☆

-----------------------------------------------------------------

顾岚一笑,俯身对楚衔枫坏道:“他还说呀,你要是不回去,就带慕道长去门派论事坛咯~”

“什么???!!!!”

楚衔枫的惊呼震飞了几只树上的鸟儿。

 

当楚衔枫以里飞沙般的速度跑回家时,师父秦屿正与师娘萧仲溪坐在院中悠闲地喝茶。而他们的身边,包围着百来筐装的满满的马草。

动都没动过。

很显然,是要楚衔枫来解决的,

楚衔枫张着口指着自家师父“你……”

秦屿抿了口茶,扬眉道:“我怎么?”

而萧仲溪则在一旁意味深长地瞧着楚衔枫,满脸写着“没想到啊”。

把楚衔枫给急的哟……狗崽子跳脚道:“萧道长,你……你干嘛那样看我??”

萧仲溪饮了口茶,抬起头,立马就变成了一副正经的模样,道:“我怎么了?小北?还是说……你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什么你怎么了??什么我怎么了??你们怎么了???”楚衔枫双手抓着自己的脑袋,感觉自己的头好大。

“大约是楚衔枫做贼心虚——哈哈……”秦屿瞥了眼楚衔枫,又倚在石桌上抛了抛手中的纸条。

楚衔枫看的很清楚,那个揉的皱巴巴的纸条,是从门派论事坛上揭下来的——

“你们——”楚衔枫简直要哭出来了,他结结巴巴道:“你们……怎么……”

“我们怎么知道的??”秦屿笑。

 

话说秦屿与萧仲溪是怎么知道门派论事坛的事情的呢。

其实际上,大约整个门派都知道门派论事坛上的求助帖是狗崽子楚衔枫写的了。偌大天策府,也就楚衔枫一个隔三差五就往门派论事坛跑的……

只是大家心照不宣,不表露出来而已。

而秦屿一回来,必然要回天策府逛逛。也就自然而然看见不同于往常般冷清的论事坛。

“楚衔枫。”秦屿看到门派论事坛的第一眼,就知道这是自家混世魔王楚衔枫写的了。

连内容都没看。

那时与他一同闲逛的萧仲溪问他:“你都没看,就知道是小北?”

“哈……”秦屿笑,敲了敲门派论事坛的木板道:“楚衔枫那小子的字是我手把手教他的,化成灰我都认得。”

萧仲溪莞尔,道:“瞧瞧写的什么?”

秦屿与萧仲溪对视了一眼,立即把目光投向了论事坛上头贴的最高的一条——

“天策府的各位同门!!有追过道长的吗!!怎么追!!急!!”

秦屿与萧仲溪又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楚衔枫他想做什么”的表情。

二人接着往下看——

各位同门的师兄师姐!有没有追过道长的啊?怎么追!!有什么稳胜的办法吗?急急急!!

那个道长是我师父师娘的朋友,比我大(挺多)。人挺好的……我师父不在的时候经常托他照顾我……但是他那个道士一看就是个傻傻的一根筋的!根本看不出来我喜欢他_(:з」∠)_怎么办,我该怎么和他表白……万一他拒绝我不理我怎么办……

师兄师姐!!帮帮忙!!!!                                                            

注:我和他都是男的。我十六……他二十六……

                                                            ——东都小灰狼

“东都小灰狼……”秦屿花了几秒钟来消化门派论事坛上的巨大的信息。他瞧了眼萧仲溪,倚着论事坛敲了敲木板道:“师父——我,师娘——你。臭小子挺懂。”

萧仲溪依旧是温和笑着,瞧了眼论事坛上黑乎乎的字,意味深长道:“师娘的朋友——辰雪。臭小子会挑。”

当师父的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混世魔王楚衔枫——还怕告白被拒?以及,为什么是慕辰雪?”

萧仲溪摇头表示不知,他道:“看不出来,小北人小鬼大。至于为什么是辰雪……”萧仲溪看了眼秦屿。

“慕辰雪是男人。”秦屿答。

萧仲溪扬眉,冷静道:“那就是你的问题了。”

“哈哈……”秦屿不要脸地环住了萧仲溪,笑道:“上梁不正下梁歪咯。”

萧仲溪一贯地温和地笑着推开秦屿,道:“接着看。”

“嗯——”

接下面的内容,秦屿称之为“没眼看”“辣眼睛”。要么就是用“啧”等语气词带过。什么甜言蜜语攻势,什么温柔体贴攻势,什么要追求对方要先摸透对方的喜好攻势……秦屿开始怀疑,好友慕辰雪照顾楚衔枫的这段日子,还过得好吧?

居然还有人提议楚衔枫来问自己……秦屿干笑了几声,那还不如把狗崽子楚衔枫脱光了罚跑三圈,打死那小子也不会来问自己的。当然除非——楚衔枫走投无路。秦屿勾唇坏笑,他倒是很期待楚衔枫来求他。

大致看完了论事坛上的内容,秦屿不禁想,那些同门是不是因为都知道这是楚衔枫写的,争着抢着来出馊主意了?不过也好,让楚衔枫吃吃苦头也不错。不然就如萧仲溪所说,慕辰雪当真就什么都没察觉吗?慕辰雪就当真如楚衔枫所描述的“傻傻的一根筋的”吗。

那可未必。

 

于是,便出现了秦屿让顾岚将楚衔枫“叫回来”的那一幕。

楚衔枫依旧不愿接受现实,他站在一筐又一筐的马草中,指着秦屿道:“你们怎么知道的??”

秦屿放下茶盏:“你知不知道,那门派论事坛,就差将你楚衔枫的大名写在上头了?”

楚衔枫死死盯着秦屿,面色忽变得难以形容了起来,只见他深吸了一口气,三步并两步冲向了秦屿——

然后

哭丧着脸在秦屿腿边跪了下来。

并且抱住了秦屿的大腿。

“师父——”楚衔枫哭丧道。

“哎——小北乖——”秦屿笑的没心没肺,将这混世魔王从屁点大养到如今,就没见他喊过几声好听的——

“师父——”楚衔枫抱着秦屿的大腿,委屈道:“你别告诉慕道长好不好——”

“为什么?”秦屿故作疑惑,他揉了揉楚衔枫的脑袋,道:“为师帮你说了,不是也省去你坦白心思的功夫?”坐在一旁的萧仲溪忍着笑看着热闹。

“不不不不不不必——”楚衔枫连连拒绝:“这种事情不敢麻烦您老人家——”

“哦?好吧。那——”秦屿低头朝楚衔枫和煦一笑。

楚衔枫用寻求帮助的眼光瞧了眼萧仲溪,他顿时有不好的预感。

“那小北,先叫一声阿爹听听啊——”

楚衔枫几乎能感受到秦屿都要飞到天上去的得意。无奈,现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咬牙,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阿……爹……”

“哎,儿砸乖。”秦屿摸摸楚衔枫的头。

说来秦屿和楚衔枫的关系。确实是有一点复杂。

楚衔枫不是秦屿的私生子。也不是秦屿乱搞的产物。

用秦屿常回忆的片段来说……那是一个萧瑟的秋天……

咳,简单来说,就是秦屿还是个新兵蛋子的时候,在枫华谷捡到了被生父母遗弃的楚衔枫。

脸还没苹果大的楚衔枫。

全身红通通的,只裹了一件单薄的棉布。瞧着半岁都没有。据说当时楚衔枫半个身子被埋在枫叶之中,嘴巴里还津津有味吃着一片枫叶,身上除了一块刻有楚字的玉佩,再无它物。秦屿一时难忍,就将屁点大的小小楚衔枫抱回家了。

然后,就有了楚衔枫这个名字。

楚衔枫常道,要是师父早几年遇见萧道长就好了,不然他还能换个有深意一点的名字。

秦屿说你知足吧,你爹爹我幸亏读过几年书,当时还考虑,是楚含枫,好还是楚眠枫好……思来想去,太像姑娘家,又总不能给你取楚吃枫,楚叼枫吧!你得谢谢为师啊小北,楚衔枫总归好过楚狗蛋吧——

    楚衔枫竟无法反驳。

于是,怎么说秦屿将楚衔枫拉扯大,虽说没有生育之恩,但怎么也有养育之恩……尽管二人平日以师徒相称,但若说秦屿是楚衔枫的半个爹,也不过分。

在楚衔枫还是个牙牙学语的小屁孩的时候,还能哄一哄他喊爹。到楚衔枫长大,那混世魔王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喊了。

闷骚少年楚衔枫别扭的羞耻心。

所以,让楚衔枫喊秦屿爹,既意味着混世魔王的低头!更意味着灭天魔头秦屿的胜利!

以及师徒父子间幼稚斗争的结束。萧仲溪如是道。

秦屿摸摸楚衔枫的头,道:“好罢,‘为父’就暂时为你保密罢。”为父二字特地加了重音。

于是转眼间楚衔枫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噌”地一下站了起来,伸手拍拍裤腿,笑道:“谢啦!”说完撒腿就要跑。

“站住。”秦屿起身,一把揪住楚衔枫的后领,提溜着狗崽子道:“这一百筐马草,给我通通处理好,摆到院外去。否则啊——为父可要带慕道长去门派论事坛咯~”

楚衔枫拉长了脸,咬牙答道:“知、道、了——”

 

之后,秦屿悠闲喝着茶瞧着楚衔枫忙碌的身影,仍不忘对楚衔枫喊道:“小北啊,这些马草要是吃不完,我要考虑,是不是要将你的主食也换成马草了。”

楚衔枫怨念盯了眼秦屿,又匆忙忙扛马草去了。

 

并且,将马草全部清理出院子,已经是三天后。

楚衔枫不解,那位名叫李英俊的师兄是如何在一个中午就将如此多的马草运进院子的。他也没有心思多想,因为腰酸背痛也够他消受几日的了。奈何自己种下的恶果,哭着也要吃下去不是。

不过秦屿倒是很“仁慈”地,并没有真的让他吃马草。

腰酸背痛的楚衔枫躺在榻上,思绪不断飘远,不知道慕辰雪现在在做什么呢……

是不是已经睡了?这两天都不见他,是在忙吗?还是说和上次那位师兄在一起——楚衔枫重重甩了甩脑袋,不不,楚衔枫你不要胡思乱想。狗崽子侧过身,瞧着上一回慕辰雪躺着的位置,眼前不由又浮现出慕辰雪散着发,一身白衣的模样。浮现出他生病的那夜,慕辰雪坐在他身旁,轻轻将手覆在他的额头上的模样……他垂下眸,只道世上怎么有慕辰雪这么好的人呢……

楚衔枫半梦半醒,就闻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的隔壁屋,传来了略带喘息的调笑声……以及看似克制实际上让楚衔枫听的一清二楚的短吟,还有那若隐若现似有若无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楚衔枫顿时醒了。

楚衔枫冷漠的坐在床上。想到,师父那张咯吱咯吱响的破桌子,是该修一修了。


评论(3)
热度(13)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