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策羊】[同门]怎么追道长!!急!!(六)

终于开始复健了!!久违的更新hhhhhh(๑•̀ㅂ•́)و✧

天气是愈发炎热了,天策府的门派论事坛也依旧是热度不减。

楚衔枫站在被贴的密密麻麻的门派论事坛前,感觉自己的头好大。

离师父秦屿回来也就是慕辰雪搬走还有两天,门派论事坛上的“狗头军师”们已经开始劝他霸王硬上弓了。

回复东都小灰狼:师弟,怂个屁!直接上吧!!!师姐支持你!!!——天策一枝花

楚衔枫沉默。

回复东都小灰狼:怂什么!喜欢就告白啊!拒绝就死缠烂打啊!追不到就下药啊!——污皮皮师兄(该纸条下又附加了一条)

此人涉嫌违反军纪,罚抄天策府门规十遍并面壁思过。——洛阳天策府办事处

楚衔枫忍俊不禁:“噗,活该。”

于是他又接着往下看。

回复东都小灰狼:师弟不急,你还有两天时间呢。而且看样子道长短期内并没有打算离开洛阳?那你不是一样有大把机会吗。——长枪独守大唐魂

楚衔枫忽然眼睛一亮。对啊?慕辰雪只是搬出去住,又不是离开洛阳。如果住处近,那不是一样可以天天去找他?只是还不知道慕辰雪他住在哪儿……城西还是城北?最好是城东……

楚衔枫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继续往下看,只瞧见什么……马草……李英俊……原本楚衔枫二话没说就打算把这条忽略了,直到他余光之中又瞟到了“秦屿”二字——

虽说楚衔枫此人平日没大没小,可对“秦屿”这两个字还是有所忌惮的。特别是在这种做贼心虚的情况下。于是他又认真倒回去将那名为李英俊的同门的纸条看了一遍,只见——

回复东都小灰狼:师弟,师兄我得知秦屿近期并不在洛阳,那一百筐马草你还要吗??

楚衔枫眨眨眼,忽然狡黠的笑了笑,掏出炭块回复道——

回复李英俊:要,当然要啊。秦屿两日后就回来,你将马草放在他院子里便可。——东都小灰狼

千里之外的秦屿皱了皱眉。

“又怎么了?”萧仲溪倾茶的动作顿了顿。

秦屿放下茶盏,道:“我在想,此番回去,楚衔枫又会给我惹什么祸。”

 

心满意足地回复完了纸条,楚衔枫将乌漆墨黑的手往裤子上抹了抹,心情大好地哼着小曲就回家了。

然而慕辰雪并不在家中。中饭早已吃过了,往常慕辰雪应该在院子里看书才对……楚衔枫晃悠进里屋,依然不见慕辰雪身影。莫非是出去了?楚衔枫又晃晃悠悠回到院子中,方思索着是出去找慕辰雪然后假装偶遇呢,还是呆在家里等慕辰雪之时,只闻院墙外传来了隐隐约约传来了慕辰雪的声音,似乎在与另一个人交谈。

楚衔枫一个激灵,是自家师父和师娘回来了??不能啊!哪有这么快!于是楚衔枫偷偷爬上院墙边的树,小心翼翼地躲在枝叶后朝声音的方向看去。只瞧慕辰雪与另一名天策站在院门前,交谈的颇为愉快。

楚衔枫一愣,心中忽没由来地涌起一股醋意。要知道,在一个情窦初开的狗崽子眼里,任何和心上人慕辰雪走得近的人,都是如同情敌一般的存在!楚衔枫躲在树上,隐约只听见慕辰雪说什么,多谢……劳烦……送贫道回来……什么……来日再叙……慕辰雪微微笑着,带着他一贯的温和。

狗崽子楚衔枫此时心中又是一酸,好像自己的慕辰雪让别人给抢走了似得,不服!十分不服!转而他又去看那名同门,个子是比自己高了些,不过他还能长啊!过两年定要比对方还高的。论相貌,楚衔枫自认为还是自己更帅一些。至于言谈举止,楚衔枫承认,此人确实比他正经一些,但是就一些些。自我感觉良好的楚衔枫如是想到。

只瞧两人在门口道别,楚衔枫连忙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跳下树,然后在慕辰雪推门而入之前装模作样地坐到院中的小石桌旁,摆出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

所以,当慕辰雪走进院子之时,见到的是一个脏兮兮乱糟糟仿佛一条咸鱼干一般趴在石桌上的楚衔枫。慕辰雪笑着摇了摇头,走到是桌旁问了句:“小北?”

“道长——”楚衔枫仰起花猫一般的脸,拖着长长的嗓音问道:“你去哪儿啦——”

慕辰雪坐到石桌旁,耐心道:“四处走走罢了。更有幸在一位军爷带领下参观了天策武学。”

“噢……”楚衔枫懒懒应了句,又将脸埋了下去。心想道,军爷啊……慕辰雪什么时候也能这样叫我……哎……他现在还管我叫乳名呢……还是说……莫非他喜欢稳重一些的?

楚衔枫心里乱七八糟。

忽觉一只手覆上了自己的脑袋,然后用一种十分温和的力道轻轻捋着发丝,楚衔枫一愣。抬起脸,便见慕辰雪浅笑看着他,指缝间夹着几片树叶,他温和道:“你又去哪里了?怎弄的这样脏回来?”

楚衔枫呆愣了几秒,慕辰雪只要一用那种表情看他,他就脑袋浆糊了。他挠挠头,胡言乱语道:“我刚刚和朋友去爬树了。”

“怪不得。”慕辰雪莞尔“去洗洗罢。”

“哦……”

 

楚衔枫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洗完澡更完衣,又是怎么吃得晚饭了。好不容易反应了过来,他已经躺在了榻上,天已经黑了。

然而,他依旧没有告白。

第三天,和昨天一样。

第三天夜里,楚衔枫的辗转难眠成功引起了慕辰雪的注意。

慕辰雪侧身,对楚衔枫道:“小北,你这两天是不是有什么要和我说?”

楚衔枫看着慕辰雪,沉默了片刻,咽了咽唾沫道:“慕道长……我……”楚衔枫感觉自己的心跳在加速,嘴唇也不由干了起来。

“……怎么了?”慕辰雪有些担心地皱眉。

“我……”楚衔枫深吸了口气,道:“我想问道长一个问题。”

慕辰雪不禁莞尔“什么问题?”

“呃……”楚衔枫翻了个身,仰躺着瞧向屋子里黑暗的角落,问道:“慕道长,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唔。”忽被楚衔枫问道这样的问题,慕辰雪自己也是一愣。他自小便随着师父修道,鲜少想过这种问题,尽管少年时曾萌生过此类的感情,不过后来随着年龄的增大,这种感情也渐渐被淡化……如今回想,似乎并没有喜欢过什么人……他沉吟了片刻,答道:“倒是没有。”

楚衔枫暗暗松了口气,又问道:“道长喜欢什么样的人?”

“快意恩仇,行侠仗义之人。”慕辰雪道。

楚衔枫摇摇头“不不,我是说,嗯……性格。”

“这……不好说。”慕辰雪顿了顿,楚衔枫如此正经地与他交谈他竟有几分不习惯,他道:“若是志趣相投,性格如何,并不重要。”

“啊。”楚衔枫似懂非懂,不愧是自己的喜欢的道长啊!

“怎么?”慕辰雪道。

“没什么没什么!”楚衔枫迅速用被子蒙住自己的脸,闷闷道:“道长我睡啦!”

慕辰雪一头雾水,楚衔枫近几日的表现都有些奇怪……还问自己这些问题……难不成是喜欢上了什么人?

慕道长表示,不太懂十六七岁少年的内心。

 

 

秦屿与萧仲溪是午时回到洛阳的。

秦屿因公务在身,便先让萧仲溪回家瞧瞧楚衔枫那混世魔王,可当他办完事踏进家门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混世魔王楚衔枫,也不是被混世魔王折腾了半个月的慕辰雪。

而是百来筐,装的满满的马草。

以及站在马草当中对他露出迷之微笑的萧仲溪。

秦屿沉默。这么多马草总不可能是楚衔枫挖来孝敬他的。

于是他问道:“仲溪,这些马草……”

“大约是小北买来的。”萧仲溪顿了顿,又道:“哦,不过,花了你一些钱。”

秦屿挑眉:“一些?”

萧仲溪笑而不语。

“哈……”秦屿清开一些马草,道:“楚衔枫人呢?”

萧仲溪十分平静道:“你来之前,就跑了。”

“……小狗崽子。”

 

与此同时,楚衔枫正悠哉悠哉地坐在小河边,吃着野果,看着从论事坛上撕下来的回复。

回复东都小灰狼:师弟莫要操之过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策马同游

咦,是这个同门。楚衔枫对这个名叫策马同游的同门颇有好感,起码比起其他不靠谱的同门,这位同门显然比较靠得住!

楚衔枫吐出一个果核,又继续看——

回复东都小灰狼:这位师弟,你可以去问问你师父怎么追的师娘啊。——君埋泉下泥萧骨

咳……咳咳……楚衔枫差些被嘴里的果子噎到,去问秦屿还不如让他光着屁股在操练场上狂跑三圈。

一个程度的羞耻。

回复东都小灰狼:几日来进展如何???——天策一枝花

楚衔枫掏出炭块,冷漠回复道:没有进展——东都小灰狼

纸条差不多看完了,野果子也吃完了。可是他现在不能回家,至少不能这么快回家——现在回去,师父估计还没将院子里的马草清完呢……

于是他又想,不如去找慕辰雪?说来道长的新住处离师父的住所并不远……要是路上被抓包怎么办??而且去找道长做什么……他要是在家看书,难不成自己傻坐着么……

楚衔枫正发着呆呢,就闻不远处有人用十分有力的声音大吼了一句:“楚衔枫————”

狗崽子楚衔枫被吓了一跳,四下环顾,才发现是师姐顾岚。楚衔枫舒了口气,也朝着顾岚嚷道:“师姐——你吓死我了——”

顾岚小跑到楚衔枫身边,笑道:“怎么?一个人呆在这儿想什么呢?”

“哼,要你管。”楚衔枫将小石子投入小河中。

“哈哈……我是管不着,可你师父要管你咯。”顾岚双臂交肘靠在树干上,一脸坏笑道:“你师父秦屿说呀,那些个马草马儿要是吃不完,你就陪着马儿吃罢!”

楚衔枫动作不由一顿,已不如方才那般有底气:“哈……师父他吓唬我呢!比如他每次说要揍我,哪一次真揍了!好吧有那么一两次……何况他找不着我……”

“哦~”顾岚装模作样地点点头“你真不回去?”

“不回去!”

顾岚一笑,俯身对楚衔枫坏道:“他还说呀,你要是不回去,就带慕道长去门派论事坛咯~”

“什么???!!!!”

楚衔枫的惊呼震飞了几只树上的鸟儿。

 

tbc


评论(2)
热度(15)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