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剑道】小狐狸道长(二)



今天我看见了一个动图……就忍不住写了后续……

就是一个这样大纲文风的文,对,我连主角名字也不打算取。

也许是日常向。

 

小狐狸道士是狐狸精,肯定是很会撩人的。

自从叶公子将他从大和尚手中救了回去,小狐狸道长与叶公子坦白了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并且非常诚恳地道歉(撒娇)之后,叶公子恨不得简直恨不得天天都将小狐狸护在怀里了。(虽然他们之前就天天黏在一起)。并且叶公子也十分自然地接受了人妖恋的设定。

小狐狸道长坐在叶公子的怀里,说他以前在纯阳修道的故事,说他曾经是华山上的一条雪狐,然后某日……小狐狸一哂,有些不好意思道,那时刚修成人形不久,某日正在林中游荡,只瞧见个小道士也在林中,就起了坏心想偷他……说道此处,他又连忙解释,我、我可什么都没做……还没下手呢……就让一个大道长逮住了……然后他就带我回了纯阳宫,将我教化……所以我是真道长,不是和尚说的假道士……道士的声音轻轻缓缓,光是听着就叫人软绵绵不想动弹。

叶公子揉揉小狐狸道士柔软的发丝,宠溺道,嗯……我不在意你是什么,不过你的剑法很好。还有,你别提和尚。叶公子垂眸,有些心疼地摸了摸道士身上还未痊愈的伤。

道士眯起眼用毛茸茸的耳朵蹭了蹭叶公子的下巴,尾巴轻轻在叶公子是手上扫了扫,表示对叶公子的安慰。自从叶公子知道他是狐妖之后,道士也不再对自己的形态遮遮掩掩了。况且他的尾巴受了伤,需时常换药,然他又不肯化作原型与叶公子在一块,故只好维持着人形,然后将尾巴与耳朵露出来,如此,反倒是添了几分情趣。

小狐狸道长继续道,我之前偷公子阳元,真的不是故意的……师父教化我好好修炼,不许对人下手,可是看见公子的时候,我一时忍不住,才生了坏心……

叶公子搂着道士让小狐狸道长侧坐在他的怀里,刮了刮小狐狸道长的鼻子,道,哪里是坏心呢?要是没有你这一点小心思,你我怎能……何况我见你的第一眼……

叶公子不语,只将额头与小狐狸道长相抵着,心中只道,我见你的第一眼,就想将你拐走了。

小狐狸道长扁着耳朵,又用那软软缓缓的声音道,你真好。

叶公子睁开眼,瞧着小狐狸道长的眼睛道,毛毛团,你还记不记得你第一次对我说这话时,你对我做了什么?

毛毛团道长眯眼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道,是公子先扑上来的。是公子做了什么,不是我。说完就搂着叶公子,在叶公子的嘴上轻轻啾了一下。

叶公子亲回去,表示你伤没好,不许一直撩我。

好~小狐狸道长甜着嘴答应。又乖乖窝到了叶公子的怀里,把玩着叶公子的玉佩道,公子,你不在意我以前……我是说、我还不是道士的时候……做的害人的事情吗……

叶公子揉小狐狸道长的耳朵上了瘾,他一边揉一边道,不在意,不好奇,与现在何干?你现在是我的小道士毛团,不许胡思乱想。

小狐狸道长恨不得整个人人都扑到叶公子身上去,一遍遍地对叶公子说,我真喜欢你。

 

小狐狸道长有时候也会化作原型,窝在叶公子的怀里舔舐自己尾巴上的伤口。不过很少,因为叶公子给那处上了药,舔起来苦苦的。尾巴不舔了,舔毛也是很舒服的。化作原型的道长懒洋洋地晒着太阳,眯着眼舔着毛。舔着舔着,就舔到了叶公子的手指上,然后就舔到了叶公子的脖子上。一眨眼,方才还是狐狸形态的道士就忽然变成了道士模样,不过耳朵和尾巴依旧还是露在外头。小狐狸道长跨坐在叶公子的腿上,下身贴着叶公子前后蹭了蹭。

叶公子挑起了眉。

然后就见小狐狸道长站起了身,屈膝跪在了叶公子脚下,他舔了舔叶公子的手指,随后便埋头去解叶公子的腰带。叶公子一愣,忙按住小狐狸道长的手,两人对看了一眼。小狐狸道长又低下头去,小心将叶公子的裤子退下了一些些。叶公子瞧着小狐狸道长,终将手移了开,转而覆上了道士的脑袋,摸得那小狐狸舒服得直把而耳朵往脑后瘪。

小狐狸道长粉粉的舌尖添上叶公子身下的软绵绵,不一会儿,那处便硬邦邦了起来,胀胀热热,直往小狐狸道长的脸颊上戳。道士一下一下舔,从那顶部慢慢舔,像吃糖葫芦般,一边还小小喘着气。从顶部舔到根部,然后再含到口中小幅度吮吸……叶公子尝起来也有一点苦。不过,比尾巴上的药要甜一些。

小狐狸道长缓了口气,咽了咽口中的唾沫,又埋下头。叶公子舒服地仰起了头,小狐狸道长湿湿软软的唇舌伺候着他,舒服地不行。

叶公子泄身了,在小狐狸道长的嘴里。道士不愿将那物吐出,只抿唇微微鼓着腮帮子,小心翼翼将口中的吞下去。他红着脸,抬头看了看叶公子,又用手背抹了抹嘴。

你呀……叶公子无奈道。

然后两人就你侬我侬回了屋。

道士的伤好多了,不过尾巴上还缠着绷带。他脱得光溜溜,整个人趴在叶公子的身上。他的胸口抵着叶公子的胸膛,双膝曲着抵在床榻上,臀部微微翘着,不安分地微微扭着。那毛茸茸的尾巴垂在他的股间,随着他的动作,有一下没一下地撩着叶公子。早些日子由于小狐狸道长受伤,叶公子早已是忍耐许久,如今被道士这样撩拨,积压已久的欲火早已被勾了起来。搂着小狐狸道长,将对方摁在榻上就胡乱亲了起来。

这两人本来就黏腻,平日里还最喜欢亲亲。亲到一块儿就不舍得分开,非要亲的喘息连连,面颊飞红,这才舍得分开喘喘气,然后又亲到一块儿去……

小狐狸道士美名其曰,道家房中术呀。

他说话的语气轻轻缓缓,人畜无害地叫你一点也没法往上面污秽的地方想。

 

 

闲来无事时,两人就爱一起做些糕点,当然,小狐狸道士是不会的。叶公子负责在一旁做,他负责监督,和偷吃。

原本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连做一道杏仁豆腐都嫌麻烦的叶公子,在与小狐狸道长相处的日子里,熟练地掌握了各种甜点的做法……以及各式各样的烤味的做法……

叶公子爱打猎,小狐狸道长也随他一起去。若是运气不好,捕不到东西,然后两个人就很有戏地演起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最后再由叶公子将小狐狸道长从山上一路背回家。

日子过得,真是甜腻的不行不行的。

记某一回,叶公子将道士背回家时,遇见了之前让叶公子“自食其果”的大和尚。

有些尴尬。

毕竟叶公子和小狐狸道士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恋爱的酸臭气息。

小狐狸道长将脸埋进了叶公子的肩窝,小声道,公子,回家。我想吃桂花糕。

叶公子朝大和尚点了点头算作招呼,背着道士便回家了。

大师摇了摇头,感觉驴生为什么这样艰难。

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

 

那个动图 ,果然被和谐了

↓↓↓

动图在评论【微博


评论(13)
热度(30)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