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剑道】小狐狸道长(一)

继小白兔道长之后忍不住脑的小狐狸道长……文思如尿…

原本,我是,一点,都没打算,写出来的。





叶公子是个阔少,平日里铸剑练剑,养养花花草草,偶尔也花天酒地,兴趣爱好省甚是广泛……然而他最喜欢的还是打猎。

某日在自家后山打猎,不知是运气不好或是其他什么缘故,在山上游荡了大半天也不见半个猎物。就在叶公子扫兴欲走之时,只闻自己设下的捕兽夹“咔哒”一响,叶公子心想有了!急忙忙便前往查看。待寻到捕兽夹时,却傻了眼。只瞧一个一身白袍的道士跌坐在地上,小腿处正不住地流血,而那捕兽夹,正扣在道士的腿上,伤口煞是狰狞。

叶公子忙一面道歉,一面蹲身替道长掰开捕兽夹。道士始终低着头看着自己的伤口,尽管叶公子掰开捕兽夹时道士一言不发,可瞧他模样,大概是疼得紧。

好不容易掰开了捕兽夹,叶公子正想问,道长怎么出现在自家后山,可话才讲出半句,却是叫叶公子失神一愣。那时道士抬起了头瞧着他,也是一愣。两人就这么对看了一会儿,叶公子虽然不是什么断袖分桃,可长得这样精致好看的男人,他还是第一回见到。只瞧道士眼角眉梢皆是微微上挑,虽未笑,却有三分笑貌。眉眼间仿若游走着一丝灵气,阖眸抬眼间,仿佛要将人的心神都带走……叶公子愣了片刻,最后是那道士先微微一笑,道,自己在山间迷路,不留神却踩中了公子的捕兽夹。 他说话的语调轻轻缓缓,叶公子听着,感觉那道士在自己的心上吹了一口气。

叶公子撕下了自己的外袍给道士简单包扎,想着道长的伤是自己的责任,便将欲将道士带回藏剑山庄修养。谁知那道士也没有拒绝,只是他伤得太重,已走不了路。于是叶公子便将道士背回了藏剑山庄。

回程路上,叶公子只觉那贴着自己的道士香香软软,环着自己的脖子好生乖巧。不知是不是流血过多,最后竟是直接趴在自己的肩上休息了起来。道士的鼻息就在叶公子的颈侧,让叶公子回程路上都心不在焉。

道士在叶公子的屋子里,小腿上已经上好了药。叶公子本想询问道长是否有碍,走到榻边却瞧见道士方才换药之时将外裤褪去了,只余那不长不短的里衣堪堪遮着下体。不过道士自己似乎一点也没有发觉,叶公子轻咳了一声,本想提醒道士。可随后竟见道士拉住了自己的手,叫他不由自主坐到了榻边,道士那双眼瞧着他,又用那轻轻缓缓的声音对叶公子说了句,你真好。

叶公子此时,早已魂不守舍了。

也不知如何就和道士滚在了一起,只知自己亲着道士的嘴,身子里好似腾起一把火,将他的理智烧的统统不见……那道士搂着叶公子,一边喘息一边小声呻吟着,那嗫嗫嚅嚅的呻吟,好似十多只细羽,搔的叶公子心神俱乱……道士在叶公子怀中睡了过去,靠着叶公子的胸膛。叶公子瞧着道士的睡颜,只觉那道士越看越叫人喜欢。

此后,叶公子便日日与这道士腻在一起,白日里赏花品茗,到夜里便翻云覆雨。叶公子的魂也仿佛让这道士勾了去。

日子没过了多久,叶公子的院子里忽然来了个大和尚,揪着道士便说他是狐妖。叶公子哪里能信,就闻大和尚道,施主近日一点也没觉得身体异样?

叶公子和瞧神经病一样瞧着大和尚,虽说前一阵子确实有些精神不振,可近日来却是觉习剑之时的状态比以往都好很多。于是便有些微愠地答大和尚,并未觉异样,大师松开道长的手可好?

那大和尚依旧板着脸,只道了句无药可救,叶公子该瞧瞧这装道士的孽畜到底是什么东西!说完便甩出佛珠勒着道士脖子往地上一扯,叶公子猝不及防,心中怒意已经涌了上来。

大和尚念着咒,道士已经皱起了眉来。道士见状不妙,便忙扯着颈上的佛珠喊道,公子救我!我不是——一句话还未说完,便露出了狐狸耳朵和尾巴,雪白雪白,竟是只雪狐。

叶公子呆愣住,脸上满是不可思议。只闻那大和尚冷冷道,施主这回可看清这妖孽了?施主莫要隐瞒,你近来是否觉得精神不振?那正是这孽畜在偷你的阳元!

叶公子依旧不可置信,想要解释自己近日并无感觉身体不对劲……随后只见道士扑上大和尚的胳膊欲咬,幸而大和尚及时发现,揪着佛珠便重重将道士甩在了地上。

大和尚道了句孽畜,便与叶公子商量着,将道士带走了。彼时道士已经没有了人形,变成了一条毛茸茸的雪狐,被大和尚抓着尾巴倒提着。直至大和尚带走了道士,叶公子依旧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回到屋中,瞧着屋内的陈设,方如梦初醒,那日捕兽夹发出声响后,自己分明听到的是兽类的惨叫……怪不得那道士要投送怀抱,怪不得那道士夜夜索取……自己竟被一只妖物迷惑……可想到此处,叶公子心里却空落落了起来。说来那道士除却夜里索取,平日里甚是乖顺温和。甚至舞剑对弈都甚是拿手,还时常和自己谈在纯阳修道的趣事……怎……会是害自己的妖物呢……

如此浑浑噩噩地过了几日,叶公子越想越觉道士不坏,何况大和尚说被妖物迷惑之人也一日日消沉,最后之余一副空皮囊。可自己这几日精神却很是充沛,道士若真的想害自己,何故如此大费周章?反倒是道士,落到了大和尚的手里头,不知道会遭遇什么……叶公子越想越担心,最后还是去找了大和尚。大和尚显然不是很想见到叶公子,那小狐狸被自己抓来后,因为一些棘手的缘故,无法令其立刻伏诛。于是那小狐狸道士便闹了两天,被大和尚用佛珠勒的不能动弹了,又可怜兮兮求了大和尚两天。最后大和尚受不了他这日日哀求,便将其关在了寺中,待寻齐物件,便立刻叫着道士伏诛。当然,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东西还没找齐,叶公子找上了门来。

叶公子要见那道士,恰好,那道士闹了许多日,也是要大和尚让他见见叶公子。大和尚无奈,只好带叶公子去了关小狐狸道士的屋子。

进了屋,便是一阵血腥味。那道士倒在干稻草上,原本雪白的道袍上被用朱砂写满了咒语,发丝凌乱,手上脸上满是血。不知道是不是维持不住人形,耳朵和尾巴都露了出来,也满是血迹。看起来比大和尚形容的还要遭。墙上满是爪印,看样子被打回原形的时候挠的。

叶公子忙跑到道士身边,跪在地上将小狐狸道士抱了起来,那道士睁眼一瞧是叶公子,便呲着牙做出一副凶态。还没示威多久,便又皱着眉软瘫在了叶公子怀中。叶公子低头一瞧,只瞧道士尾巴上的毛都被染成了红色,不知是不是折了,蔫蔫耷拉在道士身下,方才大约就是牵动了此处的伤口。叶公子一阵心疼,就问道士有没有事。不问不要紧,一问道士便没出息的大哭了出来。抱着叶公子的颈脖就不松手了,喘着气话都说不清楚,只一面道,和尚他勒我,疼死我了……疼死我了……我的尾巴还折了……让他摔的……

叶公子一时不知所措,大和尚在一旁冷冷看着,提醒道,叶公子不要让这孽畜迷惑了心智。可道士埋在叶公子肩头哭得是越叫人不忍,一边哭一边道,公子……我又没有害你……

和尚皱眉,你盗他元气不算害人,如何才算是害人?

道士的忍住了哭声,埋在叶公子肩头吸了口气道,我就是……一开始没忍住…… 道士又抽了抽气,道,后来不都还给公子了吗……还还多了……比他以前还多……

叶公子听道士说的一愣一愣,大和尚明显也是一副无奈的模样。他站了片刻,偏过头道,孽畜,人你已经见过了,该死心伏诛了罢?

道士抱着叶公子沉默了片刻,随后又乖乖松开手颓坐在了地上,靠着墙垂头道,死心了。你打死我吧。

说完便抿起了嘴强忍哽咽。

还不及大和尚回答,就闻叶公子道,不许,我不许。

小狐狸道士抬起头,随后就觉叶公子一把抱住了自己,轻声道,我不许他打你。我带你回家。

小狐狸将头埋进了叶公子的肩窝,闷闷道,他不同意怎么办。

叶公子摸摸道士的狐狸耳朵,道,那我就将你抢回去。他说的温柔,就叫人说不出的安心。

一旁的大师早已被这俩虐驴的闪瞎,道了句叶公子可要自食其果,便退出了屋子。

小狐狸道士破涕为笑,环着叶公子的脖子,轻轻缓缓道,你得给我做杏仁豆腐。

叶公子答,好,你想吃多少我都给你做。

小狐狸道,你还得背我回家。

好。叶公子答。

小狐狸道长趴在叶公子的肩头,好似他们第一次见面那般。不过那一回是被捕兽夹伤了腿,这一回是被大和尚折腾的半死不活。

小狐狸道缓缓的呼吸喷在叶公子的颈侧,痒痒的。

“公子。”小狐狸虚弱道。

“嗯。我在。”

“你还得给我做虎皮凤爪,烤兔肉,挂炉山鸡,如意糕,梅花香饼,荷花酥……”

叶公子忍俊不禁“你可是道士。”

“我也是狐狸啊,我受了重伤,要大补的……”

“好,我给你做。”

“你还得给我剥桔子……”

“给你剥。”

“你还得给我喂蜜饯……”

“给你喂。”

“你还得……”小狐狸道士环着叶公子的颈脖在叶公子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叶公子愣神,便闻小狐狸道士道:“……你还得给我亲一下。”


也许有后续吧

评论(7)
热度(31)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