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策羊】[同门]怎么追道长!急!! (四)

好久没更了……短小的四hhhhh




楚衔枫怔怔站在小案前。

这张回复,为什么会放在这里——

楚衔枫猛然朝窗外看,慕辰雪他……不会都知道了吧?不对不对,看慕辰雪方才的表现似乎不像知道了……难道……是他不想让自己难堪?楚衔枫瞧了眼纸条上头的内容,只见上头都写着什么“道长到手指日可待……”。

楚衔枫黑了脸。

这时候狗崽子楚衔枫却不知道哪儿来了胆子,手中纸条一攥,心一横,心想反正都被知道了,干脆表白心意算了!于是便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屋子,将纸条往坐在院子中看书的慕辰雪面前一拍。

慕辰雪抬一顿,垂眸瞧了眼楚衔枫手下压的纸条,又抬眼看了看楚衔枫。

楚衔枫咽了咽唾沫,慕辰雪那才那垂目抬眼的举动简直好看的……那词儿叫什么来着……什么方物来着……哦对,不可方物!楚衔枫的一颗心仿佛要从嗓子眼跳了出来,他吸了口气,对慕辰雪道:“慕道长,我有话要对你说。”

“嗯?”慕辰雪一愣,瞧楚衔枫攥着纸条,又气势汹汹的架势,心想难不成是捡了他的纸条,叫他生气了?也是……这个年纪的孩子最在意自己的隐私……楚衔枫估计是来找自己问话了……慕辰雪放下书,站起身对楚衔枫道:“啊呀,抱歉抱歉。贫道方才瞧见这纸条落在地上,就顺手捡了起来,小军爷这是生贫道的气了?”

“啊?”楚衔枫本是来告白的,可当下却被慕辰雪一句话弄的一头雾水。他这是什么意思?于是楚衔枫便又问道:“道长……这纸条……你都看到了?”

“方才我见其落在地上……”慕辰雪莞尔,拍了拍楚衔枫的肩道:“小北这是有喜欢的人了?”

“啊……呃……”楚衔枫脸一热,顿时又脑袋浆糊了起来,方才在脑内准备好的话语也顿时忘了一干二净。

不行……再不说的话又要错过一次机会……

楚衔枫咬了咬牙,仰头与慕辰雪对视道:“道长,我……你……我喜……”

“小北。”慕辰雪摸了摸楚衔枫的脑袋,缓声道:“我不是有意要看的,那纸条我也看不大明白……我给你陪个不是好吗?”

“什么?”楚衔枫一脸难以置信,什么玩意儿?合着慕辰雪根本不明白纸条上的字的意思?!

于是楚衔枫又怂了。

“小北?”

“啊……”楚衔枫眨了眨眼,忙摆手道:“没什么没什么,小爷我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吗!”说完便红着脸同手同脚地跑进了屋内。

 

是夜,楚衔枫双手交叉着枕着脑袋躺在床榻上,心想不就一句话吗!哪里有那么难说的!要是慕辰雪不同意,大不了自己死缠烂打好了。与其迟迟不说憋在心里难受,不如干脆坦白,来个心里痛快!

然后他就看见,慕辰雪背对着他,在一旁将道袍脱了下来。暖黄的烛火勾勒着慕辰雪匀称的脊背,还有低头抬手的瞬间,道士不经意露出的小寸肌肤。

楚衔枫一怔。

意料之中,狗崽子楚衔枫又怂了。而且慕辰雪不过是更个衣。

方才楚衔枫的满腔壮志顿时便泄了气,直到熄了灯,慕辰雪卧到了床榻上,楚衔枫仍旧是仰躺着,一声没吭。

楚衔枫翻了个身,将被子蒙在了头上,与慕辰雪相背对卧着闷闷道:“慕道长……那个纸条……我其实想说……”

慕辰雪耐心等待他继续说下去,可过了许久,也不见楚衔枫的下言。

“啊,就是……我觉得道长你……挺好的……我每次冲撞你你都不与我计较……我感觉你是个好人……”楚衔枫默默在心中给了自己一巴掌,自己的嘴都在说些什么?!

啊?慕辰雪一愣,楚衔枫怎么突然和自己说这些?还突然夸自己是个好人,莫非是受了什么刺激?他支起身子,缓声道:“小北,今日看了你的纸条是我的不对。这样罢,我答应你一件事,就当赔个不是,可好?”

那我说我喜欢你让你也喜欢我,你答不答应。楚衔枫心中道,原本想要拒绝,可转念一想,自己白赚了个便宜,似乎也没什么不好?于是便蒙着被子嘟囔道:“好啊,不过我今天想不起来,以后想起来了再和道长讨账。”

“好。”慕辰雪莞尔,又重新躺了下去。只觉楚衔枫这两日来有些奇怪。总是有事没事的时候突兀地夸他几句,然后又找借口抛开。还有,每天都有那么几个时候不知去向,然后又带着黑乎乎的手回来……最严重的是,这几日,楚衔枫似乎总是盯着自己发呆……慕辰雪闭上了眼,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夜已经深了。

本以为能睡个好觉的楚衔枫却缓缓睁开了眼。

他遇到了一些麻烦的问题。一如所有十五六岁的青年都会经历的问题。

他做春梦了。

对象是慕辰雪。

楚衔枫喘了口气,仍未从方才的梦境中回过神来。他坐起身,身旁便是睡着的慕辰雪……啊……梦中的慕辰雪也是躺在这个地方……只是……只是敞着衣裳……半阖着眼看着自己……然后楚衔枫就记得自己压了上去,含着慕辰雪的唇就是一顿狂亲……然后楚衔枫便发现,他起反应了。

楚衔枫望着慕辰雪的睡颜,心中忽升起一阵深深的负罪感。

但是,纵是心里再怎么有罪恶感,生理上的反应还是异常实诚的。楚衔枫掀起被子,看了眼被撑起了的裤裆,心想慕辰雪还睡在边上,自己总不能就地解决吧……

楚衔枫坐着犹豫了许久,他咬咬牙,一把将头埋进了被褥中,要不忍忍过去算了!

“小北,还不睡吗?”

楚衔枫睁大眼,糟糕,慕辰雪醒了。他抬起头,就见慕辰雪仍惺忪着睡眼,正帮倚在榻上看着自己。那眼神……与梦中像极了……

“没什么……”楚衔枫跳下床,逃离一般道:“我起来放个水——”随后便跑出了屋子。

楚衔枫把自己关进了书房,瞧着黑漆漆的屋子,身下的感觉确实越发难受了起来。他倚着们坐到了地上,离开了慕辰雪,方才那莫名的罪恶感便顿时减轻了许多。楚衔枫将手伸进裤裆,不由舒服地舒了口气。梦中的场景不断在他脑中闪过,只叫楚衔枫头昏脑涨,如步云端。


评论(2)
热度(22)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