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策羊】[同门]怎么追道长!急!!(三)

感觉越写越烂嘤


(三)

在楚衔枫不知道的时候,门派论事坛炸了。当然,这是后话。

此时的他,正以病号的身份坐在榻上休息。更棒的是,慕辰雪怕他病还未痊愈,今日一整天都在家中陪着他。狗崽子楚衔枫忽然觉得,装装娇弱似乎也不错?!

趁着慕辰雪去准备午饭的间隙,楚衔枫悄咪咪拿出了早上匆忙藏在袖中的回复,他早上走得急,随手撕下一把便塞进了袖子里,如今拿出来都成了菜花干,皱巴的不忍直视。楚衔枫也顾不上整理,拿起一条瞧起来字多的便看,正巧,是上回留言要给楚衔枫出主意的师兄——

回复东都小灰狼:温和好脾气的道长啊……这就简单了多了。师兄告诉你,这样的道长只吃软不吃硬。嘴巴甜些,他自然而然就对你有好感了。还有,师弟你要记住,脸皮厚这一点至关重要,只要脸皮够厚,追到道长都是迟早的事情!——铁马青锋

楚衔枫沉默了。脸皮厚不是问题啊,可是嘴巴甜些啊……啧,他楚衔枫可是众师兄弟公认的三棍子打不出一句甜话……可这位师兄似乎说的也有些道理……哎罢了罢了!为了心上人慕辰雪,试试又何妨!

扔掉几条看热闹的回复。楚衔枫接着往下看。

回复东都小灰狼:同意那位脸皮厚的同门!但是,你总软也不行!听师兄的,要软硬兼施!根据师兄我的分析,你前头是不是说你爱和他顶嘴啊?你要是一下子对他好,他肯定一时半会儿也是不适应的。所以要慢慢来,莫急!要有耐心!  ——污皮皮师兄

污屁屁……这师兄起的什么破名字。楚衔枫脑内小小吐槽了一番,不过这条写的倒是非常有道理……学习了。

哎?这里有一条写了好多字的。楚衔枫捏起那种皱皱巴巴的纸,还未摊开就见——

回复……宝马良驹……马草……皇竹草……马草……——李英俊

……

看完回复,总体来说,楚衔枫的心情还是非常好的。因为这几日来,他发现看热闹的人少了,出主意的多了,而且今日还收到不少师兄师姐祝她好运的纸条。心情大好啊!楚衔枫翻箱倒柜找出一只毛笔,之后也不去找墨汁,放嘴巴里舔了舔就回复了起来。

回复铁马青锋……

回复污皮皮师弟……

回复李英俊:师兄,你的马草我全要了,你去找一个叫秦屿的天策要钱就行。

卷好,塞进袖中,藏好毛笔,坐到榻上,楚衔枫浏览起了剩下的纸条。

“小北,还发热吗。”慕辰雪推门而入。

“等等等等!”楚衔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火速窝进了被窝中,瞧着慕辰雪笑道:“我感觉好多了。”

“嗯……”慕辰雪故意不提他方才瞧见楚衔枫在看小纸条之事,只瞧他方才看的喜笑颜开的模样,还真是说不出的童真可爱,这是要是说出口,那较真的小军爷怕是又要与自己急了。“要贫道将饭端进来吗?还是自己去吃?”

“自己吃自己吃——”楚衔枫爬下床,凑到慕辰雪身边道:“怎么敢这样麻烦慕道长,师父知道了还不得说我?”语毕便小跑出了屋子。

慕辰雪无奈,眼前不由又浮现了楚衔枫方才那模样,还是安静些可爱啊……小纸条看的那样开心,怕是什么小师妹写的罢?嗯……楚衔枫这个年纪也很正常……自己还是不要过问。就在慕辰雪打算出去与楚衔枫一同吃饭之时,无意间瞧见了地上的一张揉皱的纸条——

回复东都小灰狼:加油加油!道长到手指日可待!!——天策一枝花

这是什么?慕辰雪沉吟了片刻……这是情书?这样格式?不对……情书为什么要加油呢……东都小灰狼是什么?道长指日可待?嗯……不过这天策一枝花倒像个姑娘名字。慕辰雪看的云里雾里,只怀疑是不是自己与楚衔枫年纪相差太大,不太懂他们这个年纪的少年的交流方式。

慕辰雪并没有在意,将纸条放在了小案上,便走出了房门。

 

楚衔枫一向是非常活跃的。可是这一回吃饭的时候,他竟然格外的安静,连慕辰雪都有些不太习惯。

当然,这只是表象。此时的楚衔枫心里正打着小算盘,一条一条地回顾这师兄们的出击指南……第一条……嘴要甜……

楚衔枫清了清嗓子:“咳……”

慕辰雪抬头看了眼楚衔枫。

“慕道长,这菜都是你做的?”

慕辰雪莞尔“怎么?清粥小菜,不合味口?”

“没没……呃……”楚衔枫低头用筷子戳了戳米饭“挺好吃的。”

慕辰雪扬眉,今日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随即道:“哎呀,今日能得小军爷一句美言,实为贫道之幸。”

楚衔枫皱皱眉,嘟囔道:“你怎么老是贫道贫道的,听了怪别扭。”

慕辰雪忍俊不禁“哦?那小军爷想要‘我’怎么说?”

“嗯这样就好……”楚衔枫大口扒了几口饭,又想到门派论事坛提到的第二条……想要泡道长……还要了解他的喜好……于是楚衔枫就自认为一点也不突兀地问道:“慕道长,你喜欢吃什么啊?”

慕辰雪一愣,放下筷子问道:“你怎么忽然想问这个?”

楚衔枫一噎,便嚷道:“我随便问问不行吗!”

“唔。”慕辰雪莞尔“贫……我爱吃白豆腐。”

“豆腐?怪不得你们道士都这么瘦呢……”楚衔枫扒光了碗里的饭,还不忘补充道:“我爱吃肉。”

楚衔枫的想表达的是,既然你把喜欢吃的东西告诉我了,那我也将我喜欢吃的东西告诉你吧。

慕辰雪理解的是,楚衔枫喜欢吃肉,让他过几天别做这些清粥小菜了。于是乎……

“小北喜欢吃什么肉?”慕辰雪琢磨着下一顿该煮什么。

楚衔枫笑:“红烧肉。”

太好了,自己的慕辰雪的关系又近了一步,楚衔枫如是想到。

 

慕辰雪眼里,楚衔枫就是个一刻都闲不住的。就如方才,吃完饭就一溜烟跑没了,原因是吃完饭需要出去走一走。

不用想也知道,狗崽子楚衔枫跑去了门派论事坛。

然后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门派论事坛炸了。在他那张“昨夜和道长睡了”的纸条之下,密密麻麻贴了百十条回复。楚衔枫一惊,不会吧,怎么比自己还激动?

其内容无不是——

“卧槽?!进展这么快?”

“小师弟,可以啊你?!比师兄有效率。”

“……恭喜?”

楚衔枫翻了个白眼,这都什么玩意。自己不过是和慕辰雪同一张床睡了一夜,怎么这帮师兄师姐像喝了鸡血似得?然后他瞧到一条——

回复东都小灰狼:看了师兄给出的主意用不着了?对方若是第一次定会很疼,小师弟要会心疼人啊。——铁马青锋

第一次……很疼……楚衔枫涨红了脸,合着这群师兄师姐都想歪了?!他忙掏出炭块,在师兄师姐们的回复上黑乎乎地覆盖上几个大大的大字——

你们想歪了!!是他在我这儿留宿了!!什么都没干!——东都小灰狼

方写完,楚衔枫便觉一阵杀气,他警惕四周,只觉一道凌厉指风擦耳而过,再回头,一张新的纸条已经被钉在了论事坛上头——

回复东都小灰狼:切。那你说个屁啊。

啊???

楚衔枫四处张望一阵,没发现一个人影。狗崽子楚衔枫挠挠头,心想这回复的倒是挺快啊?

当然回复之中也有没想歪的。

比如这位师兄,就属于比较欠揍的。

回复东都小灰狼:拜托各位同门,别想歪了好吗!小灰狼师弟才十六啊!他能做什么啊?

嗯,这位师兄有点良心,楚衔枫心中有意思感动。直到他看到了后半句——

……小灰狼师弟才十六啊!他能做什么啊?下面毛都没长齐好吗?!——污皮皮师兄

 

你大爷……

楚衔枫额角冒出十字小青筋,老子的毛早就长了好吗!!

不过,也有很难得的不欠揍,也没想歪的靠谱师姐——

回复东都小灰狼:这些同门,你们想到哪里去了。我们纯真可爱的小师弟怎么会是那种人呢!(*^_^*)你看人家表白都不敢,肯定是个怂货啊!小灰狼师弟别听那些污大老爷们儿的!听师姐的,想追道长啊,要体贴~      ——策马同游

虽然是安慰自己的话,可是听起来怎么那么别扭呢……体贴啊?楚衔枫想象了一下自己师父平时与萧道长的相处模式,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楚师弟,又看论事坛呢?”

楚衔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顾岚。

楚衔枫舒了口气,一身鸡皮疙瘩都被顾岚一击铁砂掌拍没了,他舒了口气道:“师姐,别这样神出鬼没好不好……我刚刚吃完饭,出来消消食。”

“哦,消食啊?师弟,听说你病了?”哼,消食?分明是自己看的太专注,师姐我跑过来的都没发现?

楚衔枫挠挠头“啊……没有,你早上肯定看到了,是慕道长他非要给我请假。师姐你看,我不是一点病也没有吗!”

“慕道长?是秦将军的朋友吧?”顾岚笑嘻嘻道。

“是啊……”楚衔枫顺口应道,随后才发现说错了话,忙道:“不是不是!不是他的朋友!呃……是师父的相好……呸,师父的好友萧道长的朋友。”

顾岚不由暗暗为楚衔枫着急,就这一紧张就话说不好的毛病,怎么可能追得到慕道长啊?!还有,你知不知道你一句话把你师父和萧道长的关系都捅出来了?!还有,萧道长的朋友不是你师父的朋友啊?!顾岚在心中默默为楚衔枫心疼了一把。

“哦……这样啊。诶,你看这条,说是追道长要体贴呢……”顾岚假装在看回复,而后似是随口一问:“楚衔枫,你刚吃完饭就跑出来了?”

楚衔枫还走神在方才的话题里,片刻后才晃过神:“是啊。”

“那慕道长去哪儿了?”

“在家啊……”楚衔枫一愣,顿时茅塞顿开“师姐,我有急事!我先走了啊!”

顾岚忍笑,问道:“什么急事啊?”

“我回家洗碗!!”言罢楚衔枫已经跑远了。

 

奇怪,真是有些奇怪……慕辰雪站在院中,道袍的袖管还撸在胳膊上。楚衔枫急匆匆跑回来,就是为了洗碗?这……还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混世魔王(秦屿原话)楚衔枫吗?

小北懂事了,好友他知道一定会很欣慰的。慕辰雪如此总结。

“小北——”慕辰雪才开口,便被楚衔枫打断。

“洗个碗又不难!”他低头折腾着碗筷,咕哝道:“我也不是小姑娘,洗个碗还着凉。”

慕辰雪碾然一笑,倚在门边看起了楚衔枫洗碗。

楚衔枫耳朵一热,嚷道:“你看我做什么!”

慕辰雪走到楚衔枫身旁,用指背叮叮敲了敲碗沿,道:“我瞧瞧你洗的干不干净。”

楚衔枫咽了口唾沫。只瞧慕辰雪逆着光,浑身都被镀上了层柔和的金光。再加上道士本就柔和舒缓的语调……他露在道袍外头的白皙手腕……楚衔枫呀楚衔枫,你可没救啦!

 

直到楚衔枫回到屋里,慕辰雪方才的模样依旧是在他眼前挥之不去。不知道为什么,楚衔枫忽然有些莫名其妙的伤心,连门派论事坛都不想去看了。


评论(2)
热度(27)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