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策羊】[同门]怎么追道长!急!!(二)

2

 自张贴了那张求助帖之后,楚衔枫也并非全无收获。就比如他瞟到一条回复……说是要追求喜欢的人,就要先了解对方的喜好,才方便下手。

喜好嘛……楚衔枫躺在床榻上翻来覆去想了想,竟发现自己非但不知道慕辰雪喜欢什么类型的人,就连慕辰雪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狗崽子楚衔枫懊恼地将头埋进被子中,心想真是大意了!他从前总理所当然地以为,慕辰雪是师父秦屿与萧道长的好朋友,而自己又是秦屿的徒弟……那他和慕辰雪道长自然而然是十分亲近的关系。可是如今想来……自己似乎一点也不了解他。

好!反正师父此行江南,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回不来,那么自己就趁着这段时间好好增加与慕辰雪的关系!楚衔枫心中又打起了小算盘,一夜难眠。

虽是辗转了一夜,可次日起来还是要晨练的。楚衔枫顶着张精神不佳的脸,好不容易熬过去了晨练,一溜烟就往门派论事坛跑。此时恰好是饭点,门派论事坛并没有什么人。果不其然,求助帖下又多了十多条新的回复。

眼尖的楚衔枫立即就瞟到了其中一条——

回复东都小灰狼:师弟,你喜欢那道长性格如何?师兄帮你分析分析。——铁马青锋

铁马青锋……楚衔枫忽觉,这个师兄的名字看起来有点靠谱啊?于是他便掏出炭块,很认真地在这位名为铁马青锋的师兄的纸条上回复了一段:

他挺温和的,不是那种冷冰冰的道长。脾气好对我也挺有耐心……从前我故意气他他从没有生气过,连和我师父告状都没有……而且我看他挺招小孩子喜欢。

楚衔枫回毕,朝四下望了望,又继续浏览了起来。

回复东都小灰狼:这位师弟,追求喜欢的人并没有错。但是你要有一个好体格,没有好体格,就不是咱们天策府一名合格的将士,就不能提枪上阵保家卫国,更不要提追求道长了。师兄希望你好好学习,将来为大唐江山出一份力。                   ——咱当兵的人

“……”楚衔枫瞧着这条留言沉默了片刻,脑内马上浮现出了带领晨练的师兄的脸。他打了个寒颤,还是拿起炭块在底下写道:

回复咱当兵的人:谢谢这位师兄的教诲!师弟顿感醍醐灌顶!今后一定好好锻炼,培养一个能追道长的好体格!                                       ——东都小灰狼

紧接着楚衔枫又瞟到一条非常长的回复,待他定睛一瞧……

回复东都小灰狼:追求心上人怎么能没有一匹宝马良驹相伴?宝马良驹也,虽有千里之能,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现。纵有胯下骑乘里飞沙,也与浮云无二耳。百脉根,紫花苜蓿,甜象草,皇竹草,各种马草供应。有意联系。                        ——李英俊

“去你的……”楚衔枫翻了个白眼,原来是个来卖马草的师兄。还是先吃饭去吧,楚衔枫肚子在抗议。正欲离开之时,却忽瞧见了上一回问他是否是认真喜欢慕辰雪的师姐又回复了他一条——

回复东都小灰狼:师弟加油呀^_^师姐支持你~                       ——策马同游

楚衔枫脸上浮起笑意,只觉回去的步伐都轻快了许多。

远处的顾岚双臂交肘倚在一颗树上,待楚衔枫走远后才走近论事坛,只瞧那策马同游下头又多了一行用炭块划的小字——

回复策马同游:谢谢师姐!                                     ——东都小灰狼

“狗崽子……”顾岚忍俊不禁,从袖中取出把毛笔,瞧着笔锋已经干了,就含到口中舔了舔,尝了一嘴墨后才在楚衔枫方才留下的笔迹下写道——

回复东都小灰狼:不客气!期待师弟的好消息噢~                  ——策马同游

 

楚衔枫吃完饭才想起来,今天似乎是师父秦屿与萧道长离开洛阳的第一天。那么……也就是慕辰雪来照顾自己的日子?!

这里就要说一说,秦屿虽美名其曰让慕辰雪“照顾”自家徒弟,其实目的就是让慕辰雪瞧瞧楚衔枫有没有偷懒。况且,楚衔枫也已经十六了,说是生活不能自理是没有人相信的……故嘴上说着照顾,实则是监督,瞧瞧他楚衔枫有没有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有没有偷偷跑到大街上玩。

当楚衔枫想起来要将晨练完流了一声臭汗的脏衣服换掉时,慕辰雪已经在屋中等着他了。楚衔枫挠挠头,口讷道:“道长……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自然是看看你有没有早起。”慕辰雪将随手从楚衔枫书架上取下解闷的书放回原处,皱眉道:“怎么脏成这样?”

“啊、我……”楚衔枫将伸手将脸上的汗抹了抹,忙道“我刚刚晨练来着……操练场上都是土,难免脏些!”

“唔——”慕辰雪抓住楚衔枫那不停抹脸的手,有些无奈笑道:“别擦了,手比脸还脏。”

“哎我知道了知道了,这就去洗洗,就你们道士爱干净。”语罢忙抽出手跑出了屋外,心想着好在自己脸脏,看不出脸红了没有。楚衔枫从井中打起桶水,只瞧自己脸上黑乎乎都是炭灰。楚衔枫掬起捧水将自己的脸搓了个干净,而后又瞧着木桶中的倒影想道:小军爷我长得还是很英俊嘛……虽然是不及师父那样有魄力,但过几年也定是要超过他的……哼哼……

 

千里之外的秦屿皱了皱眉。

“怎么了?”萧仲溪问道。

“没什么,我感觉楚衔枫那臭小子又背地里说我了。”

 

楚衔枫抹完了脸,又抓起自己身上衣裳闻了闻,一股臭汗味。干脆就洗了吧,之后三下五除二便将一身里衣外衣脱了个干净,只留件犊鼻裈在身上,随后提起水桶便往自己身上泼水。反正也快入夏了,天策儿郎岂怕凉水洗澡!方冲到一半,便闻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屋外的慕辰雪道:“小北,怎么就这样洗?小心着凉。”

楚衔枫将一桶凉水从头上冲下,背对着道士道:“道长哥哥,我已经十六啦,别叫我小名了。再说了,天策男儿又不是娇弱的洗个澡就会着凉。”

“不行,万一你病了,我如何与你师父交代?”语毕已经走到了楚衔枫身边,拉着那少年天策的手道:“走,随我到屋里去。”

“我马上就洗好了。”楚衔枫嚷嚷道。

慕辰雪看了眼湿漉漉的楚衔枫,无奈道:“哈……你在院子里洗,不怕让人看光么?”

“怕什……”楚衔枫半句话还没说完,目光就顿在了自己犊鼻裈上。那浅色的鼻裈浸了水,几乎是变成了半透明的,此时紧紧贴在他的身上,就连前头的小楚衔枫也有若隐若现之势。楚衔枫霎时红了脸,他倒不是怕让别人看了去,只是身边站的人是慕辰雪,叫他怎么好意思呢!

“回屋罢?小北。”

“回去就回去……真麻烦……”楚衔枫这狗崽子就是这么口是心非啊,嘴上总嫌弃慕辰雪麻烦,心里别提多高兴呢。

 

白日,楚衔枫又到论事坛闲逛了一圈,除了那位“策马同游”的师姐回复他之外,倒也没有什么使他感兴趣的内容。

自午时从家中出来,就没再见到慕辰雪了,那道士说是有些公事要办什么的……今天也没有什么进展呢……楚衔枫叼着稻草回到自己的屋子,却发现慕辰雪依旧坐在一旁等着他!

“道……道长……你不是去办事了?”楚衔枫有些不知所措。

慕辰雪习惯性地对楚衔枫温和一笑,道:“嗯。白日忘了和你说,贫道要在此借住一段时日。”

“什么?!”楚衔枫的小心思飞快地转了起来,他想,自己平日和师父住在一块,师父和萧道长的关系慕辰雪是知道的,所以!慕道长不可能睡师父的屋子。那么,这里目前能睡的屋子就只有书房和自己的屋子……可是书房似乎没有多余的被褥……那……哎呀,那不就只能睡自己的屋子了?!

“怎么了?小军爷不愿留贫道?”慕辰雪调侃着问道,他哪里知道楚衔枫的心思,只当楚衔枫与自己的众多师弟一般,故不论楚衔枫如何与他顶嘴,如何待他不耐烦,他也只当是少年天性,全由着楚衔枫乱来。这也是楚衔枫一直对慕辰雪这位“长辈”没大没小的主要原因。

当然,楚衔枫怎么会不愿意呢,他巴不得慕辰雪留下来呢。这样,就意味着自己又多了一些时间去了解慕辰雪……他强掩内心欢喜,对慕辰雪道:“啊……不是,只是没有多余的被褥,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和慕道长挤几夜吧……”狗崽子楚衔枫,明明心里都要笑出来了。

楚衔枫躺倒床榻上的时候想,我和道长的关系算不算更近一步了?……咦,等等,我们一起睡了?不对不对……楚衔枫你在想什么,你怎么能有那样污秽的想法……哇,慕道长身上还有皂角的香气……哎呀!哎呀!!!楚衔枫的心口好像在跑马车,激动得他想马上从床上跳起来。

慕辰雪侧身,对一旁已经翻来覆去许久的楚衔枫道:“不习惯和贫道睡?”

楚衔枫一愣。屏息凝气道:“没……我就是有点热。”楚衔枫以为慕辰雪会与自己说些什么,熟料对方只是翻了个身,便不再言语了。楚衔枫悄悄侧过头,只瞧慕辰雪的背对着自己……隐约可见道士白皙的耳根与颈脖……

楚衔枫感觉自己真的有点热了。

又是一个难眠夜。楚衔枫躺在床上什么都没做,光侧着身子瞧慕辰雪就瞧了大半夜。他发现慕辰雪左边耳朵与脖子相连的地方有一颗小小的痣,这个恐怕慕辰雪自己都不知道。他还发现慕辰雪的呼吸非常轻,光是听着就有种安稳的感觉……不知道就这样听了多久,也许是几炷香的时间,又或许是半个时辰。渐渐地,楚衔枫感觉自己的眼皮沉了起来,慕辰雪的呼吸在自己耳中也越来越缥缈……

后半夜,楚衔枫给自己打了个响亮的耳光。

他着凉了。

原因是用凉水洗澡。

楚衔枫半眯着眼,感觉身边的慕辰雪好像不见了。他想挪一挪身子,可四肢都好似灌铅一般沉。然后他看到了白衣胜雪青丝如墨的人坐到了他身边。

楚衔枫抬了抬手:“神仙啊——”

神仙笑了。楚衔枫又眯了眯眼,这神仙怎么长的和慕辰雪一个样儿啊?

“不是神仙,是贫道。”慕辰雪坐在楚衔枫身旁,将浸了温水的布巾覆在他的额头上,忍俊不禁道:“小北,你着凉了。”

“啊?”楚衔枫捉住了慕辰雪的手,脑袋浆糊了片刻后方道:“道长啊?你胡说八道,我好着呢。我就是……”楚衔枫眯上了眼,朝慕辰雪的方向缩了缩:“有点冷……”

后半夜,楚衔枫是埋在慕辰雪怀里睡着的。

他着了凉,寒颤打个不停,无奈他又不肯盖被子,故慕辰雪只好搂着他,以防他又加重了病情。

楚衔枫醒来的时候,慕辰雪早就做完了早课煮好了粥。说来楚衔枫的体质也是奇怪,夜里还发着热,次日醒来又和没事人一样了。他在榻上呆愣了一会儿,夜里的事情模模糊糊的浮现在了自己的脑内。楚衔枫睁大眼了眼,随后立马抓起了自己的亵衣嗅了嗅……

怎么可能是香的。

慕辰雪又不是皂角做的。

可是楚衔枫的心情还是说不出的好!占便宜?不算吧,自己昨夜可是个病号。那就是关心?楚衔枫傻笑,露出两颗小虎牙,没错,就是关心啊!还没乐够呢,狗崽子楚衔枫这才注意到,外头已经日头高照……自己是不是错过晨练了?!

楚衔枫立马窜下床,胡乱抓起衣裳就往自己身上套,这边的衣袖还没穿上,就赶忙去穿那边的靴子,手忙脚乱一通之后,才发现靴子的左右脚还穿错了。慕辰雪端着粥进屋的时候,楚衔枫正忙着把左右脚的靴子换过来。

二人四目相对了片刻,就闻慕辰雪先道:“你赶着去做什么?”

楚衔枫一急,匆忙道:“我去操练场啊!都这个时候了,大师兄准要罚我了!”

慕辰雪将白粥放到一旁,提溜起楚衔枫,顺便替他整了整衣裳道:“不用去了。”

楚衔枫一愣,仰头道:“为什么?”

慕辰雪浅浅一笑:“我替你告了假。”

狗崽子又愣住了,心想这人怎么这么好看啊。

“先喝粥罢。”慕辰雪将楚衔枫领到一旁,这时候的楚衔枫倒是意想不到的听话,乖乖坐到了一旁,又乖乖地喝起了粥。要说楚衔枫安静下来的时候,倒还真有几分斯文的模样,当然,除却他那呼噜呼噜的喝粥声。

楚衔枫低头吃着粥,脑内一边不停回放昨夜的情景。慕辰雪白皙的颈脖……慕辰雪温热的手心……慕辰雪耐心的语调……慕辰雪……搂着自己睡了一夜……

便宜捡大了。

慕辰雪在一旁看着楚衔枫喝粥,一边道:“好在我昨夜在此,否则病了岂不是无人知晓?”

“嗯嗯……唔唔唔……”楚衔枫含着粥。

“哈……先吃罢。”到底还是个小孩子……慕辰雪知晓楚衔枫最听不得别人说他是个小孩,便没有将后半句话说出。见楚衔枫难得安静,慕辰雪便想起从前秦屿说自家那狗崽子如何难照顾(原话),然几番相处下来,其实也蛮可爱的嘛。少年哪有不调皮的……慕辰雪十分天真无邪地想道。

楚衔枫将脸朝碗里埋得更深了些。

 

楚衔枫匆匆喝完粥,将碗筷一搁,道:“慕道长,我出去啦。”

慕辰雪从方才的思绪中回过神,问道:“你烧刚退,要去哪里?”

“咳……我出去走走。”楚衔枫答的含糊,他此时还能去哪里,自然是去瞧瞧他心心念念的论事坛啊!

“我与你一起……”慕辰雪起身。

“不不不不必——”见慕辰雪面露疑惑,楚衔枫便又搪塞道:“我知道师父叫您来监督我——可道长您也不必到哪儿都看着我吧?我出去走走马上就回来!”语毕一溜烟就跑出了屋子。

慕辰雪愣了愣,收拾起碗筷道:“还挺有精神……”

“哈……”楚衔枫喘了口气,确认慕辰雪没有跟上来之后,又匆匆跑到了门派论事坛。不出所料又多了几条回复,楚衔枫看也没看,直接就把那几条回复撕了下来揣进了袖中。而后又从布囊中掏出炭块,草草写上了几个大字——

昨夜我和道长一起睡了!!!                                      ——东都小灰狼

 

待续


评论
热度(32)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