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策羊】[同门]怎么追道长!急!!(一)

有点逗逼向233333

(一)

近几日天策府的门派论事坛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顾名思义,天策府门派论事坛,就是门派处理一些军中事务以及解决同门疑问的地方。门派中将士们可以不用自己的真名在门派论事坛提出问题,自然也可以为其他同门解答疑问。

不过这论事坛中内容多很无聊,无非是八百年不动的“军规军纪”“驯马需注意事项”“关于马草与马儿的身心健康”“日常开会”等等等等。将士们注意的少,平日里也就显得冷冷清清。不过最近这天策府门派论事坛却突然热闹了起来,一条提问短短三日内便被同门回复近百次,其自然而然就被张贴在了门派论事坛顶部最最最显眼的地方。

“天策府的各位同门!!有追过道长的吗!!怎么追!!急!!”

就是这样一条提问,使得天策府一众军士回复得不亦乐乎。有认真为提问者排忧解难的,有调侃的,有好奇围观的……总而言之,这条提问瞬间变成了天策府门派论事坛众无聊的卷宗中最醒目的一条。换言之……就是众天策弟子找到乐子了……

关于这条提问的事情,还需从三天前说起……

 

三天前

“喂,道长——”楚衔枫挠了挠头,叫住了正欲离开的慕辰雪。那道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可楚衔枫愣在原地,竟是连想说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他张了张嘴,随后便不耐烦道:“没什么没什么……我想说什么突然忘记了。”

“哎,你啊。”慕辰雪心中无奈感叹这好友的徒弟太过有个性,一面却仍温和与楚衔枫道:“对了,小军爷。你师父要与萧道长去一趟江南,托贫道照顾你一阵子。”

“我又不是小孩子……”楚衔枫口中虽这样嘟囔,心里头却暗喜了起来。自家师父和萧道长出远门干什么自己还不知道吗,最好是久些再回来。一来是没人管自己……二来嘛,自然是有更多时间与慕道长接触了!他心里打着小算盘,口上却依旧是很不实诚地说道:“好吧好吧,你可不许天天管着我。”

慕辰雪莞尔,对那少年天策笑道:“哈……那贫道先走了。”

楚衔枫别过头,不耐烦道:“走吧走吧,我也走了。”

直到慕辰雪的背影消失在远处,楚衔枫才在墙角偷偷探出个脑袋,确认那人已经走远了,这方悄悄离去。

是的,他喜欢上了那个道士。一个个比自己大十岁的,还比自己高了大半个头的男人。而且,那个人还是自己师父的朋友。楚衔枫有些苦恼。

十五六岁正是少年情窦初开的年龄,他楚衔枫也不例外。人家都是看上什么漂亮小姑娘,邻家大姐姐,他很好,一眼就看上了自己师父的好朋友。楚衔枫的师父也是个天策,叫做秦屿。秦屿有个至交叫萧仲溪,也是个道士。别人不知道,他楚衔枫却是一清二楚的,什么至交,什么好友,不就是断袖分桃嘛!所以,他理所当然地把看上了一个男人归罪到了师父秦屿身上。

上梁不正下梁歪。楚衔枫如是想到。

楚衔枫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可一遇到这感情的问题,却是个十足的怂货。好几次叫住慕辰雪想与他告白,可一被对方那眼睛看上一眼,楚衔枫剩下的半句话就好似梗在了喉中,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了。更何况慕辰雪看他的表情那样毫无防备,让楚衔枫深深感觉,和他表白都是一件色情又污秽的事情……待慕辰雪走后,楚衔枫又会回过神来,疑惑自己方才怎么会有那样的想法。表个白就污秽……拜托,他楚衔枫可是师兄弟几个里头站着撒尿尿最远的。

然后这位小军爷就扛着枪,大摇大摆地回去,半点没有他师父秦屿那分气宇不凡。

可楚衔枫着急啊,他怕自己一日不将这师父的好友追到手,他就被别人骗走了。就比如萧道长,怎么就看上自己师父呢?!当然,他是不敢让秦屿知道的……日子一天天过,慕辰雪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楚衔枫那狗崽子的梦里。

楚衔枫坐不住了。

然后他想到了天策府的门派论事坛。他取出了白纸,龙飞凤舞地写上了几个大字“天策府的各位同门!!有追过道长的吗!!怎么追!!急!!”。

然后又在下头写上了几行小字:

各位同门的师兄师姐!有没有追过道长的啊?怎么追!!有什么稳胜的办法吗?急急急!!

那个道长是我师父师娘的朋友,比我大(挺多)。人挺好的……我师父不在的时候经常托他照顾我……但是他那个道士一看就是个傻傻的一根筋的!根本看不出来我喜欢他_(:з」∠)_怎么办,我该怎么和他表白……万一他拒绝我不理我怎么办……

师兄师姐!!帮帮忙!!!!                                                            

注:我和他都是男的。我十六……他二十六……

                                                            ——东都小灰狼

字是秦屿教的,还算好看。

如此写完了一篇求助帖,楚衔枫便乘没人的时候,偷偷跑到了门派论事坛,将此帖张贴了上去。

连楚衔枫也没有想到,原来天策府的众将士们平时都这么寂寞。短短三日内,楚衔枫那条求助帖下就被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回复……将本是不抱希望的楚衔枫都吓了一跳。

楚衔枫驻足,看了看头几条。

回复东都小灰狼:哇,这位小师弟勇气可嘉啊!在天策府论事坛问感情问题的你可是第一个!                                                         ——天策一枝花

回复东都小灰狼:小师弟到了思春了年纪啦^_^                  ——马草来一筐

回复东都小肥狼:期待后续,回复攒多了看。                  ——长枪独守大唐魂

楚衔枫沉默了一会儿,又硬着头皮挑了几条看了下去。

…………

回复东都小灰狼:这位小师弟啊,你是认真的吗?感情这种事情可不能开玩笑呀。

                                                               ——策马同游

楚衔枫皱了皱眉,心想我当然是认真的,不知道少年情意最是真吗!于是便从腰间的布囊里掏出块炭块,四下瞧了一番,确认没人后,在那条回复底下写了句:

回复策马同游:当然是认真的。我想了好久才决定来问问大家的……

写完了一条,楚衔枫又往下看了一些,其中无非就是来凑热闹的,还有些劝他知难而退的,另一些就是让他这个年纪还好钻研武学,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楚衔枫心里有些乱,就在此时,乎有人重重拍了下他的肩。楚衔枫吓了一跳,忙将炭块藏进了袖里。回头一瞧,发现是同门的师姐顾岚。

楚衔枫舒了口气,道:“师姐……你做什么啊,吓我一跳。”

“哈哈哈……”顾岚朗笑了几声,而后又揽着楚衔枫的肩道:“小楚呀,你也对这个感兴趣?”

楚衔枫撇撇嘴,偏过头道:“我就是恰好路过,看到最近好多师兄师姐到这儿来,就顺便停下看看。”

“噢~”顾岚点了点头,也道:“我感觉挺有意思的……你看,这个师弟十六岁,和你一样大啊……”

“嗯……是啊。”楚衔枫硬着头皮答道。

“哎哎哎——”顾岚放低了嗓音,悄悄道:“不会就是你写的吧?”

做贼心虚的缘故,楚衔枫立即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道:“怎么可能!师姐你想多了吧,天策府里头十六岁的又不止我一个。”

“唔……那师弟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楚衔枫一噎,忙答道“我怎么会有。”见顾岚坏笑着又要问,楚衔枫便忙抢先问道:“师姐,你有没有写纸条回复啊?”

  “嗯?有啊!”

   楚衔枫装模作样地将各种回复看了一遍,道“师姐你是哪一个?”

  “嘿,我不告诉你!师弟你有吗?”

  “有啊,我也不告诉你。”

“小兔崽子。”顾岚用拳头在楚衔枫脑袋上搓了几个旋,而后又勾着楚衔枫的肩道:“走了,吃饭去。”

“知道了,知道了,师姐你别拽我——”

“师弟,你的手怎么那么黑?”

楚衔枫将方才抓过炭块的手在裤子上抹了抹“……刚刚摔了。”

差一点就穿帮,楚衔枫想到。


评论(1)
热度(43)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