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双羊】不畏浮云(一)



 

双羊 不畏浮云

 

凌云今年二十四岁了,同龄的师兄弟们要么已经下山历练,要么就是已经在江湖走了一遭回来了。可他,却从来没有下过华山。

纯阳轻功逍遥游向来闻名于江湖,其招式以乘奔御风日可千里,又如鲲鹏扶摇可凌万顷之云端常为时人所称赞。可凌云,偏偏是师门里头轻功最差的一个。

原因很简单,他畏高。

那么有人又会疑问,既然他畏高,又何必跑到这壁高万仞的华山纯阳宫寻仙问道呢?

原因也很简单,身不由己。

当凌云还是个嗷嗷待哺的小团子的时候,就遭双亲遗弃在了华山脚下,幸而恰有纯阳道子途经上下,将卖力哭得小脸通红的凌云救了下来,此人也就是凌云后来的师父。

莫看小凌云个头小,哭声却是顶个儿的大,初被带回纯阳那会儿,向来安静的纯阳宫倒是舔了份不可多得的热闹。丹华道人的屋里日日都挤满了人,都是些来看小团子凌云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

丹华真人寻仙问道大半辈子,道经剑法样样精通,可是带孩子他却是不会的。

小凌云处被抱回纯阳宫,丹华真人与几个师兄弟忙的焦头烂额,可还是止不住小凌云的哭声。最后不知是哪个师弟提议,不如交给师姐照顾罢!几个大老爷们儿这方如蒙大赦地将孩子送去了师姐们们的弟子房。

师姐们母爱大发地抱过这个小小团子,果然,小凌云止住了哭声。丹华真人舒了口气,一旁的小师妹捂嘴偷偷笑,想不到丹华真人也有这一天。还没乐够,小凌云又“哇”的一声嚎了起来。

这回大家是彻底手忙脚乱起来。

“师父,我来试试吧。”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忽传入众人耳中,众人皆是一愣。

“师父,我来试试吧。”五岁的乘风又拉了拉丹华真人的衣角,他仰着头,噘嘴吸了吸快要流出来的鼻涕。

众人低头看了看不及自己腰高的小乘风,狐疑道:“乘风小师侄,你抱得动吗?”

乘风伸伸手,脸颊上已浮起两片红云:“我抱得动。”

众纯阳弟子半信半疑,又小心翼翼地将小小凌云放在了小乘风的臂弯中,一边嘱咐着乘风小心别把娃娃摔了,一边随时准备接过娃娃。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乘风一将凌云抱到了怀里,那方才还仿佛是个小魔头的凌云竟就真的不哭了。

乘风的小短手小心翼翼地将凌云抱在怀里,低头又蹭了蹭凌云的脸颊,那方才还在嚎啕大哭的凌云竟然伸着小手笑了起来。见怀里的孩子咧嘴笑,乘风也高兴地跺起脚来,他原本是想蹦跳的,可怀里还抱着师弟,就只好兴奋地跺起脚来。那画面直教身边的小师妹都笑弯了腰。然后乘风抬起红扑扑的脸,目光炯炯地对丹华真人道:“师父,让他做我的小师弟吧。求你了师父…”

好吧好吧,丹华真人这样答道,这也许就是缘分吧。

乘风也如愿以偿地从丹华真人最小的徒弟变成了第二小的徒弟,地位一下子被提高了,别提多高兴呢。

当然,自那以后,乘风也就负责起了哄凌云小师弟的责任,他虽自己也还是个小孩,可对自己这个唯一的师弟却是说不出的有耐心与责任心。连丹华真人都不由感叹,乘风乖了许多。

待到凌云长大了些,丹华真人便四处云游去了,乘风便完全担任起了照顾凌云的责任。

直到凌云七岁时,众人依旧是没有发现他畏高的毛病。这个年龄的小弟子还不到学习轻功的年龄,悬崖峭壁一类的地方是鲜少去的。就算凌云偶有靠近,也是被乘风护在一旁,且小孩子胆子小很正常嘛!每次过栈道由师兄抱着也没有什么不妥……所以直到众人都开始熟练掌握轻功,梯云纵都信手拈来,而凌云却连最简单的“踏云”都学不好的时候,大家终于发现了倪端……

小时候胆子小要师兄抱着过栈道很正常,可是哪有纯阳的小弟子十一二岁了还要像只八爪鱼一样抱在师兄身上过栈道的?!距离近一些的山头有些小弟子图省事都可以直接飞跃了,可哪有一个像凌云这般,从来都是绕老远的山路的?!且别说学梯云纵了,快的弟子三五天便能粗略掌握,哪有像凌云这样学了三个月能勉强跳起来了还时常摔跤的?!

于是,大家终于承认了,凌云是个天生畏高的。

当年围在丹华真人身边的如今已经长成了个亭亭玉立的道姑的小师妹不由感叹道:“怪不得那时不论谁抱着小凌云都止不住哭,乘风一抱就不哭了呢,原来是因为我们都太高了!”

“玉筝小师叔!你又笑话我!”凌云垂着脑袋。

小道姑玉筝做了个鬼脸,架起轻功便逃走了。

“凌云不要急,总能学会的。”乘风师兄拍拍凌云的肩,一贯温和地安慰道。

“师兄——”然后凌云便环住乘风的腰,装作委屈道“还是你对我最好,哦对了师兄你把我背过去吧——”凌云指了指架在架在悬崖上的一座廊桥。

“哎,不行。”乘风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凌云,你已经十三岁啦,以后师兄要是下山历练了,你难不成就在桥边守着,等着别人将你背过去么?”

“师兄……你也要下山啊……”凌云有些丧气道。

乘风牵起凌云的手,领他走在廊桥的正中间道“师兄要下山,你也要下山的,只是你下山前,要把这畏高的毛病克服了。来,师兄牵着你,不可怕的。”

凌云皱着眉头,他尝试着朝两边的万丈峭壁看了看了看,可还没瞧上片刻,就觉自己双腿发软,手心冒汗。他忙凑到了师兄身边,小声嘀咕道:“我看是治不好了,不如就一辈子呆在纯阳吧。”

“留在纯阳也没什么不好,只可惜你自小就没下过山,不知山下的有趣。”话语之间,两人已经走过了廊桥,乘风便也松开了凌云的手,揉了揉凌云的脑袋。

“好!那我就好好学轻功,到时候和师兄你一块下山!”凌云信誓旦旦道。

 

尽管他这句话说得决心满满,可真正实践起来就不那么简单了。轻功是学会了,可是不能飞高,只能勉强使用,故走到悬崖边的栈道上依旧是双腿发软,头晕目眩。就算是下了山,也不一定能回得来。然而这个时候,乘风也早早就下山游历了,一开始凌云没了师兄的陪伴,日子过得好生煎熬。再加上原先师兄处处都帮着他,如今师兄这么一走,他也就要学着独自解决一些事情了……

譬如过廊桥,开始还是小心翼翼地走正中间,到后来便扶着走廊慢慢挪,久而久之也看朝悬崖下头看几眼了,然后就会有坏心的师兄在后面偷偷戳他一下,吓得凌云险些跌坐在地。至于两座离得比较近的山头,凌云还是选择绕过去……

直到凌云二十一,也还是没下过华山。

这个时候,师兄也结束了游历,回到了纯阳。

 

未完


评论(2)
热度(3)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