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剑道】偷香(上)


  
  华山路险,车马行至半山便无法继续前行。叶云轩搓了搓手心,复又将狐裘拢了拢。从前随家父上华山,这后半程要么是由家父抱着,要么是由家父背着。可如今他身量只比父亲矮了半个头,总不好再麻烦他老人家抱着上山——
  叶诚看了眼自家那冻得鼻头发红的儿子,不由朗笑着重重拍了拍叶云轩的后背,道:“小轩,要爹爹背还是要抱?”
  朔风迎面扑来,叶云轩呼出的热气即刻便散在了脸上,他笑道:“自然是自己走。可别让纯阳的道长们以为不孝子云轩欺负您老人家呢——”
  叶诚无奈道:“你这一口一个老人家,是觉得爹爹已年老力衰,背不动你了?”
 “噫——”叶云轩摇了摇头,道“爹爹自然是风华绝代不逊当年,孩儿何及爹爹一丝一毫呀——”
  叶诚笑“属你嘴甜。”
  半程闲话,只望见不远处苍松依云,几处恢宏庙宇在青雾中若隐若现。叶云轩心中欢喜,终是到了纯阳宫。
  方走近了些,便发现山门前已早有人在等候了。只瞧一人鹤发如雪,一人青丝如墨,正一前一后立在山门前。
 “吾友,好久不见——”叶诚笑着拍了拍那鹤发道人的肩,而后又吃惊对道人身后的青年道士道:“这不是颜道长的宝贝徒弟小越嘛?都长这么高了。” 
  “叶伯伯。”方越朝叶诚行了一揖,目光不由悄悄朝叶云轩瞥去,却发现那藏剑也正看着他。
  “愣着做什么。”叶诚拍了拍叶云轩,扬眉道:“见了小越,连礼节都忘了?”
  “啊、”叶云轩回过神,这方想起拱手作揖“云轩见过颜道长——”他直起身子,复又悄悄朝方越使了个小眼色,小声道:“阿越也好久不见。”
   
  “两年不见,云轩却是越有你爹爹年轻时的模样了。”颜玄将拂尘一捋,又道“此处寒冷不宜叙旧,还是随我到观中去罢。”
  
  入了山门,过了三清殿便又是一段长阶。叶诚与颜玄并肩走在前头,叶云轩和方越便与两位长辈隔了几步跟在后头。前头那两位早已谈得不知天南地北,何来心思再去管身后的两位“小孩”?虽说叶云轩与方越也是就久未相见,但如今已不同儿时,在长辈面前自然是要装得矜持些。
  话说这华山纯阳宫与江南藏剑地隔千里,这方越与叶云轩又是如何认识的呢?这就要从叶诚与颜玄的故事说起……
  说来叶诚与颜玄年轻时也曾一同仗剑江湖,行侠仗义。二人交情颇深,所以到了后来虽是双双退隐,却仍旧保持着联系。于是,打叶云轩小少爷记事起,便常被父亲带上华山寻这故友。而颜道长也偶尔会带着自家小徒弟方越到江南来寻叶诚。

一来二去,这叶云轩便与方越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友。叶诚往纯阳寄书信,叶云轩便也缠着他教自己写字。这可小少爷又偏偏倔得很,死活不要叶诚代写。叶诚犟不过他,最终还是教他写了几个大字。还记方越从师父手中接过叶云轩给自己写的信后,开心得一整天都坐不住的模样。尽管那信笺上只歪歪扭扭写了几个大字——“方龘,见信女子。”“越”字笔画多,他就龙飞凤舞地涂成了一团,“好”字笔虽划少,却也不见当时的叶云轩写的有多好。        
  可方越却高兴坏了,于是便也像模像样地回了一封信,自那以后,二人便一直保持着书信往来,寒暑易节,风雨无阻——


  叶云轩与方越凑近了些,柔声道:“几年不见,阿越都长这么高了。”他顿了顿,复又笑道:“还是比我矮一些。”
“你也高了。”方越又仔细瞧了叶云轩片刻,又道“还壮了不少。”
 “小越。”
  方越一愣,随后立即拱手道“师父吩咐。”
  颜玄道:“我与你叶伯伯到殿中喝茶,你领着云轩四处走走。”
  “是。”
  目送走了两位长辈,二人这才放下拘谨的架子,山南海北地聊了起来。他二人本是聊得开怀,可方越却忽然想到什么一般,面色忽愁闷了起来。
  “怎么了?”
  方越皱眉看了看叶云轩,道“因我不知道你今日要来,却是什么都没给你准备。而且……”方越挠了挠耳后,颇不好意思道“且我昨日犯了错,被罚打扫书阁……今日怕是不能陪你了。”
  叶云轩顿了顿,又对那小道士笑道:“那我同你一起去扫书阁,你不就能陪我了?”
 方越一愣,随后又朝四下看了看,他小声道:“这……不好罢?要让师父知道了……”

叶云轩狡黠一笑:“不让他知道不就行了吗?”

 

方越替叶云轩取了柄拂尘,又将他领到了书阁。

叶云轩瞧着那比自己想象中大了几倍的的书阁,不由愣了片刻。雕花木门被推开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叶云轩下意识挥了挥手中拂尘,不料却发现这书阁竟干净得很——

“书阁定期便会有弟子来打扫,只是这书上容易积灰,咱们只清扫书柜便可。”

叶云轩转身带上门,看着偌大书阁道:“这么多……都要扫?”

“谁让你要来。”方越朝那少爷笑了笑,执着拂尘便去扫面前的书架。

叶云轩闻言也不禁莞尔,背对着方越也像模像样地用拂尘拂了拂书架:“我若是不来,你一个人要扫到什么时候。”

方越一笑,却也不作言语,低头认真扫起了书架。

书阁中光线昏暗,几缕光线打在窗纸上,透着淡淡的白光。方越扫到书阁一角,不料那角落的书架年久失修,他方将拂尘往那架上一拍,便闻几声“咔嚓”脆响。不及方越反应,那书架便应声倒了下来。好在一旁的叶云轩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书架。方越虽是被书砸了一身,倒也无大碍。

回过神的方越忙蹲身去拾地上的书籍,这角落的架上存放的多是些无用的旧书,装订的稍差些的,干脆在地上散成了一摊。叶云轩将那书架扶好,便也蹲下与方越一同去拾散落了一地的书籍。

“你没事罢?”

方越摇摇头“无碍。”他翻了翻地上的书页,讪讪道:“只是这些……怕是不能用了。”

叶云轩道:“那一会儿就扫出去扔了?”

 “嗯,也好。”方越含糊应了声,低头便去收拾那些还未摔散的书籍。他方收拾着,目光却不由被一本从未见过的书吸引了去。他随手拾起将那书翻开了一页,还不及看清那扉页中画着甚么,便睁大着眼慌忙将书合上了。

 “嗯?”叶云轩不解,遂问道:“怎么了?”

 方越掩着书,结巴道:“没、没甚么、”

叶云轩只瞧方越脸红得像个柿子,心中便更起了好奇。他凑近方越,笑道:“给我看看。”

见道士掩着书仍不做动作,叶云轩便伸手从他手下将书抽了出来。方翻开一页,叶云轩便不禁笑了出来。原来,那扉页上绘的竟是两名正在交媾的男女——也难怪方越会红着脸不让他看这书。叶云轩又翻了几页,发现这竟还是本图文并茂的“春宫图册”。

 只见方越仍愣在原地,叶云轩便凑近他,小声道:“阿越从未看过这种书?”

方越红着脸摇了摇头“师父向来不让我看奇怪的东西。”

“哈……”叶云轩不禁失笑“颜道长自然不可能让你看这东西。”叶云轩顿了顿,又与方越贴近了些,与他面对面小声道:“那阿越……想不想看?”

 方越一愣,复又瞧着叶云轩眨了眨眼。二人对视了片刻,而后皆是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tbc


 

 


评论(3)
热度(22)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