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策羊】急急如律令·番外贰[夫夫性向一百问]

番外·相性(其实并没有一百)问

   

 

   “咳咳。”花小明扯了扯衣领,对不远处的喊道“二位有空没有!!”

萧骨闻言回过头,见花小明已经一路小跑了过来,遂揉了揉那熊孩子的脑袋“怎么了?”

花小明从萧骨魔掌下逃开,拍了拍衣摆道“咳恩——师兄和郭大哥喊两过去一趟……哎呀去了就知道啦。”

孟萧二人对视一眼,犹豫了片刻,总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哎呀去啦去啦——”花小明一面撒娇,心道喊不到人就拿不到跑腿费了……最终两人还是被花小明拉着手送到了一间营中从未见过的帐子前。

方一踏进帐子,便被一片暖光笼罩。花轮靠坐在铺着兽皮的长榻上,抬下巴指了指一边的张椅榻道“坐。”

二人一头雾水地入了座,便只闻郭勤花轮嚷道“小明倒茶!叫花子打好灯——”郭勤与花小明在场内奔走,一副真的很忙的样子。

萧骨与孟微之二人有些好奇地笑了笑,既来之则安之——遂双双入了座,不知花轮今日不研制草药,又要搞出什么新名堂来。

待二人入座,便闻花轮一本正经道“好!既然主角已经到齐了!那么便开始今日主题——策羊性向一百问!”只见花轮不知从何处掏出了毛笔与纸簿,道“首先介绍一下现场——本医师自然是主持人了。”随后又看了看一旁坐在小板凳上的二人“郭小二和花小二自然是负责打杂的,以及特邀嘉宾——”

“等等——”郭勤从小板凳上跳起来,指着上摆着的两块灵牌跳脚道“那是什么?!”

几柱香在灵牌前的小香炉中安静地燃着,香灰不见长也不见短。花轮笑“特邀嘉宾。”

他人看不见,可萧骨却看得一清二楚,那摆着灵牌的小案上杨归寂正抱着孟方你侬我侬……他愈发怀疑此行的靠谱性。

 

“好,既都来了——便开始罢。”

1.二位尊姓大名?

孟微之:孟微之。

萧骨:萧骨。

2.性别是?

孟微之:男。

萧骨:男人。

花轮暗戳戳在小本子上打了个圈,这个问题不问也看得出来好吗!

3.年龄是?

孟微之(有些腼腆笑):虚岁二十三,实岁二十二。

萧骨(宠溺看向孟微之):实岁二十九。

花轮(嘿嘿笑):哎呀,那将军岂不是马上要过而立之年了吗?

郭勤放下酒坛,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花小明凑近郭勤“你点什么头?“

郭勤(小小声):小明你不懂,这叫吃嫩草~

花轮瞥了一眼二人,继续下一问!

4.对方的性格?

孟微之(认真思考):稳重罢……有时也爱开玩笑。

花轮/郭勤十分赞成地点了点头。

萧骨(支着下巴看孟微之):道长有些腼腆却也热心,熟识便发现比看起来有趣的多。

5.你的性格?

孟微之:和将军说的差不多。

萧骨(点点头):同道长一样。

6.两个人实在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孟微之(印象深刻):将近一年前,槐山。

萧骨:唔,一年前招募会,槐山。

7.对对方第一印象?

孟微之(正色道):气宇轩昂,正义凛然!

萧骨笑,凑近孟微之:这么高大?

孟微之(笑着搔搔脸):毕竟一开始心存仰慕。

花轮:哦!花式虐狗!萧将军你还没答呢!

萧骨:看起来挺乖的清秀道长。

8.最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萧骨:有些呆。某种程度上还真挺像个小牛鼻子。

孟微之:给人可靠的感觉。

9.有讨厌对方的某一点吗?

孟微之:没有。除了有时候爱拿贫道打趣,其实也不讨厌这点。

萧骨(摸摸孟微之头):热心肠起来就不顾自己了。

10.怎么称呼对方?

孟微之:通常叫将军。

花轮(好奇):还有不通常嘛?

孟微之(腼腆笑):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也偶尔叫名字的。

萧骨:小道长或是微之。偶尔……(看向孟微之,不语)

11.你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孟微之:不是太奇怪都好。

萧骨:名字就挺好。(顿了顿)其实我还挺想挺微之叫几声相公的,毕竟曾经开玩笑再也娶不到媳妇儿——虽然的确娶不到了。

孟微之(耳根红红):多肉麻。

12.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觉得对方是?

萧骨(捏了一下道士的脸):小绵羊。

孟微之:大约是狼。

花轮(侧目):蚊子吧?……

萧骨(疑惑):为什么是蚊子?

花轮轻咳一声不语,孟微之侧头看风景。

论那些被野鬼上身的日子。

旁边小香炉上的青烟有些躁动地飘动起来,杨归寂不服道,本公子不是野鬼!

明明就是嘛,归寂。孟方在一旁劝到。

杨归寂(一下子软了下来):书呆子,都依你。

郭勤恍惚“我怎么似乎听到有人在说话?!“

13.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你会送?

孟微之:听说天策普遍喜欢马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会送送看吧。

花小明(默默留下两行被蠢哭的泪):太感人了。

萧骨(无奈笑):驱邪用的小物件,微之感兴趣。

14.那么你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孟微之:没有特别想要的。

萧骨:道长就是最好的礼物。

15.对对方有哪里不满吗?一般是什么事情?

花轮提起笔在小簿子上涂涂改改“这一题上面似乎回答过了……“

16.你的毛病是?

孟微之:不太擅长打交道。

萧骨:爱捉弄道长算不算?

花轮(=-=):花式虐狗!不算!

17.你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孟微之:似乎没有过,将军平常都挺照顾贫道的。

成熟男人的魅力啊,孟小道。

郭勤又在一旁脑补道。

萧骨:没有,微之脾气好。

18.你们的关系到何种程度了?

孟微之(一愣):很好的关系。

花轮满脸写着你逗我呢?!心道孟微之关键时刻还挺能把呆发挥的淋漓尽致啊?!哼哼,无妨!闪避得掉这一问闪避不掉后五十问~

萧骨(忍俊):就是很好的关系。

19.两人初次约会的地方?

二人表示,住在同一个营帐里,没有约过。

20.那时候气氛怎样?

二人表示,都说了,没约过。

21.经常在一起的地点?

孟微之:将军帐中,他挺忙的。

萧骨:有时会一起下山看看阿九。

孟微之点头,一旁的野鬼组突然安静异常。

22.你有多喜欢对方?

萧骨(看向孟微之):萧某不擅风花雪月。(靠近对方,在孟微之嘴上轻轻啄了一下)欢喜之情,只言片语自也是无法表达。山盟海誓不敢轻易言说,能彼此对坐一室便心满意足了。

孟微之(红云飘上脸颊):……我。

郭勤捂住花小明的眼睛,与花轮二人已被闪瞎。

花轮(执笔作悲痛状):好了小孟你可以不用答了……

23.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孟微之:似乎没有谁先谁后……

小香炉山的青烟忽然以群魔乱舞的姿态飘起来,郭勤支着脑袋满是疑惑道:花医师你管管那香啊,抽羊角风似得……

“我知道……”忽悠一阵虚无缥缈的声音传来。郭勤一惊“谁?!”

花轮笑“特邀嘉宾。”

杨归寂有一些没一下地拨弄着青烟:我记得道长冒充书呆子在树底下的时候说过喜欢。

萧骨:哦?

孟微之:那时候不算罢……是冒充孟方公子……

杨归寂:算的——你那时差些不小心说了贫道二字。

孟微之:……

24.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萧骨(思索):叫将军的时候就没辙。

花轮(拍案而起):那你不是无时无刻都拿小孟没办法!

萧骨(笑,露出大白牙):毕竟怎么看道长都讨人欢喜。

孟微之:开玩笑喊贫道“仙家”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点开心呢。)

25.如果约会对方迟到一个小时之上怎么办?

孟微之:虽然没有约会过,不过贫道和将军的帐子离得也不远,不太可能迟到啦。

萧骨:和道长一样。

26.对方性感的表情?

萧骨(正经):紧闭着眼睛,睫毛湿哒哒黏在眼睑上的表情。

郭勤(捂住花小明的耳朵):那是得什么时候才会有这样的表情……

花轮:你不用问,都懂的。

孟微之(略有些窘迫偏过头):将军的话,大概是认真指导晨练时的表情。

27.曾经吵架吗?

孟微之(摇头):不曾。

萧骨(牵住孟微之):吵不起来。

28.都是因为什么事情吵架呢?

花轮:划掉。

29.转世之后还希望做恋人吗?

萧骨:能过好这一辈子便满足了。

孟微之(点头):我也这样想。

30.什么时候觉得自己被爱着?

萧骨:微之有些腼腆看我的时候。

孟微之:因为贫道冬天身子凉,将军给我捂手的时候。

花轮:啧啧啧,我不想干了……

31.你表现爱情的方式是?

萧骨:抱着他。

孟微之:尽量帮着他分担些事情。将军挺忙的。

32.你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什么?

孟微之(思考片刻):贫道认识的花不多,将军应该是木棉花。

花轮:珍惜眼前的幸福的意思?

孟微之(摇头,人畜无害笑):不是,就是单纯因为将军爱穿红色。

萧骨(忍不住笑意):那道长就是棉花~白白软软——

郭勤(举手):棉花是花吗?

33.两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吗?

孟微之(迟疑):之前有,不过后来发现将军其实早就知道了。所以没有隐瞒的事情。

萧骨:没有。如果六岁的时候尿床的事情没告诉对方也算的话。

花轮(天马行空脑补出萧骨六岁的模样,捂鼻):咳,没关系反正现在大家都知道了(笑)。

34.你的自卑感来自?

孟微之(低头):学艺不精。

萧骨(搂住孟小道的手紧了紧):明明就很厉害——

孟微之:将军过奖啦。

花轮:咳。

萧骨:萧某不曾自卑。

35.你们俩的关系是公开的还是秘密的?

孟微之:秘密的?未曾和别人说过。

萧骨:没有要刻意隐瞒。

花轮内心:即便你们没有说过,大家也都看得出来的【。

36.什么时候喜欢上对方的?是一见钟情吗?

孟微之:不是,贫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的……一开始只当做敬佩。

萧骨:我也不是,觉得真的喜欢上大约是从九重林一起跑出来之后。

37.可以接受年龄差特别大的恋爱吗?

萧骨(思索):不是差三四十岁都还好,本将与微之……也不算差特别多罢。

孟微之(点头):贫道也不是特别在意。

38.对方有什么弱点吗?

孟微之(憨厚笑):目前还没有抓到。

萧骨:他很怕痒。

39.没遇到对方之前你是如何生活的?

萧骨:打仗,练兵,清闲时候会呆在洛阳。

孟微之:呆在纯阳,窝屋里看书画符,有时和师兄师父玩。

40.没遇到对方之前你在别人眼中是怎样的人?

萧骨:不怎么留意……和现在差不多吧。

孟微之(回忆):我以前总喜欢呆在纯阳,也没下过几次山。此次下山也比其他师兄弟晚了许多,师父总说我是宅男,我也不大明白什么意思(挠头)。

花小明:郭大哥,宅男是什么意思啊?

郭勤(笑):就是很喜欢呆在宅子里不出门的人。

一旁的青烟飘动。

孟方:归寂,什么是宅男?

杨归寂(捏孟方脸):嘿,就是喜欢呆在屋子里看小黄书不洗袜子的男人。

孟方(安静微笑):道长他不是这种人吧。

郭勤(从小板凳上蹦起来):特邀嘉宾不要这么神出鬼没啊(╯‵□′)╯︵┻━┻

孟微之(无奈):宅男究竟是什么?

萧骨(摸头,笑):别听他们瞎说,就是住在宅子里的人。

众人:……

 

花轮抖了抖袖子“好——上半场已告一段落了,中场休息期间请未成年人士离开场地哦~”

郭勤拍乐拍花小明脑袋“小明乖,出去和你蛋子哥玩去——”

花小明慢腾腾从小板凳上起身,恋恋不舍对花轮道“别忘了我的跑腿费!”

 

目送花小明离开。

花轮(打开折扇):好!下半场·成♂人五十问!

孟微之(额角冒汗):怎么感觉一阵不安。

1.请问你是攻方还是受方。

孟微之([´・ω・`]
):攻和受是什么?

郭勤(热心解答):小孟啊,攻就是外功攻击,受就是混元攻击。

孟微之(恍然大悟):噢噢!那我是受啊!

郭勤捂嘴笑,肩膀抖得不能自已。

花轮(忍不住笑):嗯,小孟你不用说的那么自豪的。

萧骨(忍俊):嗯,那本将必然是攻。

2.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孟微之(一本正经):因为师父师兄师弟都是受(内功)啊。

郭勤(终于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萧骨(很无奈却忍不住笑):你大可想象萧某是受的情景。

花轮:天哪画面太美!竟还有些反差萌——(看了眼萧骨)……才怪!

3.你对现在的状况满意吗?

孟微之(疑惑刚刚自己是否说错了什么):满意。

萧骨:满意。

4.初次H的地点?

孟微之(偏头,重咳):咳……

萧骨:当时我没有意识,不过有记忆的第一次是在微之帐子里。

空气中忽然又传来虚无缥缈的声音,只闻杨归寂淡淡道“我知道的。那个时候我就趴在萧将军背后。”

郭勤(打寒颤):喂鬼兄,别说那么恐怖啊!

花轮:所以究竟是哪里?

杨归寂(笑):孟道长帐子里。

5.当时的感觉?

萧骨(悲痛):当时没有意识,所以不知道。

孟微之(垂眸):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后来就没知觉了。

萧骨(抱住孟微之):是我不好……(看向杨归寂)你也有错。

6.当时对方的样子?

萧骨(扶额,搓刘海):说了没意识。

孟微之(十分不经意地往萧骨怀里挪了挪):面色青黑……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7初夜的早晨你第一句话是?

萧骨(=-=):……

花轮:好了好了,不强迫你……

孟微之:贫道好像没说话。

8.每星期H的次数?

孟微之(耳根变红):看情况吧……

郭勤:这还能看情况?!难道不是兴致来了就来一发?

花轮(瞥了一眼郭勤¬_¬):叫花子你不懂,一夜七次是年轻气盛的少年干的事情,你看看将军……年纪一把,要注意身体的好嘛。《素女经》有曰“人年二十者,四日一泄,年卅者,八日一泄。“养生之道嘛……所以你们每星期的次数到底是?

萧骨:花医师这就不对了,本将还年轻。

花轮:好的好的,所以每周到底几次?

萧骨(思索):有时后一个月也不过一两次,一周不会超过三次罢。

花轮/郭勤:看不出来。

萧骨(笑):我看起来很像欲求不满的人吗。

花轮/郭勤:挺像。

孟小道全程很安静坐在一旁。

9.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孟微之(仍有些不适应下半场的节奏):……不要太多就好。

萧骨:恩,顺其自然罢……

花轮(难以置信):你们这俩文章一开头就黄爆的没想到还意外纯情?!

孟微之(无奈笑):没办法,毕竟作者的内心比较难猜。

10.那么是怎样的H呢?

萧骨:通常是正常的。

郭勤(又从小板凳上跳起来):这么说还是有不通常的情况?!

萧骨(意味深长):有几次。

花轮/郭勤(星星眼):想听——

萧骨(看向孟微之):有一次……在后山的一个山洞里头,下大雪,回不去。

花轮:哇喔——那其余……咳咳,那小孟呢?

孟微之(耳朵上的红已经蔓延到脸上):贫道不用答了吧?

郭勤:不行不行!要答的!都说了有几次!将军还之说了一次呢!

孟微之(看萧骨,又正经道):恩……记得有一次在……桌子上。

郭勤(开了一坛新酒,端来一碟花生米):下半场真好玩。

杨归寂(摸孟方):书呆子,下次我们也在桌子上?

孟方(温柔笑):归寂你忘了吗,我们俩是鬼啊。

众人:……

11.自己最敏感的的地方?

孟微之:脚背罢,毕竟第一次的时候……

萧骨(悲痛地对第一次完全没有记忆):本将的话,大约是肩窝。

12.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萧骨(噗嗤笑):后腰,做的时候一摸就笑。

孟微之(脸红):就是肩窝罢。

13.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萧骨:可爱。虽然这样形容男人有些奇怪,不过也想不到其他的词。

孟微之:温柔。因为自从知道没知觉的那几个晚上弄得很疼之后,将军就特别留意……

花轮(落泪):迷之感动。

14.坦白说,您喜欢H吗?

孟微之:谈不上喜欢,也不讨厌。

萧骨:和喜欢的人做就是喜欢的事情。

15.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孟微之:通常是我帐子里……

萧骨:有时候我帐子里……

郭勤(吃花生米):一想到离自己这么紧,心情还挺微妙的。怪不得蛋子总说小孟房里有恩恩唔唔的声音,嘿嘿嘿╰(*°▽°*)╯。

花轮:你的表情已经暴露了你下次蹲墙角偷听的计划了,带我一个。

孟微之(无奈笑):这样不好吧……

花轮/郭勤:好!

16.你想尝试的场所?

萧骨:马背上。

孟微之(埋脸):床上就好。

17.你喜欢什么姿势的H呢?

孟微之(这个问卷怎么越来越奇怪了):普通姿势就好。

萧骨:脐橙。主动最好。(想起某个风雪交加的夜晚)

18.冲澡是在H前还是H之后?

孟微之:毕竟也不是天天……有条件的话,前后都会,通常都是事后。

萧骨:看情况,其实不如直接在浴桶里……这样事前事后都干净。

孟微之(无奈笑):……

19.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你是赞同还是反对呢?

孟微之:反对。

萧骨:反对。

20.你在H前会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孟微之⁄(⁄ ⁄•⁄ω⁄•⁄ ⁄)⁄:其实都会。

萧骨:都不会。

21.如果你的好朋友对你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你会?

萧骨:先打晕,再交给花医师你。

孟微之:万不得已贫道会贴符先定住对方,然后再交给花医师。

花轮:为什么要给我?!

孟小道/萧骨:你是大夫。

花轮:……

22.你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孟微之:不……

花轮:看得出来……

萧骨:本将擅不擅长,道长最清楚才是。

23.在H时你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孟微之:叫“微之“罢……

萧骨(凑近孟微之):这样——本将最希望微之喊几声相公。

花轮:没想到将军这么恶趣味。

24.你比较喜欢H是对方的那种表情?

孟微之:很认真的那种表情。

郭勤(点头):恩恩恩,认真的男人最帅气嘛。

萧骨:紧抿着嘴不愿意出声的表情。

郭勤:为什么我脑内出现了画面,是我一个人吗。

花轮/杨归寂/孟方:你不是一个人……

萧骨(笑):不许想。

25.你对SM有兴趣吗?

孟微之(〃'▽'〃):什么是SM啊?

郭勤(插嘴):小孟,衙门里用刑的夹棍皮鞭你见过吗?

孟微之(〃'▽'〃):见过,怎么了吗?

郭勤(坏笑):sm就是做的时候用上这些……

孟微之(;°: ё :°;):真有人会这样?

杨归寂(飘悠悠):有的……特别是那些权贵人家纨绔子弟,就喜欢这口。什么滴蜡皮鞭,锁链脚铐,没有你想不到……

孟方(戳戳杨归寂):归寂,你之前好像也是个纨绔子弟。

杨归寂(在孟方脸上啾了一下):我才不感兴趣。

萧骨(安慰一旁三观受到打击的孟微之):微之别担心……本将不感兴趣。

26.如果对方忽然不在所求你的身体了,你会?

孟微之:我们本来就不是靠肉体维持关系的……所以没有什么影响。

萧骨:恩。

27.你对强奸怎么开?

孟微之:无法接受……

萧骨:有悖伦理。对方不想,便绝不会强迫他。

28.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

萧骨(思索):没有。

孟微之:忍着不发声挺辛苦的……也说不上痛苦。

花轮(挑眉笑):你可以不忍着呀。

萧骨:方便你们来偷听是吗?

花轮笑。

29.曾有过受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孟微之(〃'▽'〃):没有。

萧骨(看孟微之):有,每一次都是。

30.在H中使用过小道具吗?

萧骨:发带算不算?

花轮:算吧……

孟微之:(〃'▽'〃)                                                                    

花轮:小孟,你不要以为你每次做这个表情我就会跳过你。

孟微之:唔,就是发带……

31.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萧骨:第一次难道不都是自己用手解决的吗。

孟微之:对……十几岁的时候罢,记不清了。

花轮:……好吧,算你们过……

32.你最喜欢被吻到哪里呢?

孟微之(挠挠脸):耳朵。

萧骨:(〃'▽'〃)胸膛。

花轮:求你别做那个表情。

33.你最喜欢亲吻对方哪里呢?

萧骨(笑):耳朵。

孟微之:手。

34.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是什么呢?

孟微之(垂眸):我的话,应该是主动。

萧骨(点头):做的时候轻声在微之耳边说话。

35.H的时候你会想些什么呢?

孟微之:(〃'▽'〃)通常什么都不想。

萧骨(莞尔):其实也不容他想。

孟微之:(๑Ő ▽ Ő๑)……

花轮:小孟,下半场你颜文字用的很顺溜啊(〃'▽'〃)将军你还没答。

萧骨(搂孟微之):满脑子都是对方,哪有心思想别的。

36.一晚H的次数是?

郭勤(从小板凳上跳起来):别说通常!我要听不通常的!

孟微之:其实我……基本不记得。

萧骨:三次。

花轮(点头):那通常呢?

孟微之:一次,太多会很累。

37.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孟微之:有时候贫道自己脱,大多时候将军帮忙脱。

萧骨:微之的道袍太繁琐,他自己脱容易打结。本将通常自己脱,偶尔……微之帮忙脱。

38.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萧骨:凑过来。

孟微之:(〃'▽'〃)嗯?

萧骨搂住孟微之,在对方嘴唇上啾了一下。

孟微之愣了一会儿,回啾了一下。

萧骨:说完了。

花轮:……

 

花轮(起身,收起墨宝):好的!今天的夫夫相性其实并没有一百问就此结束啦,这样虐狗的东西到底是谁发明的(〃'▽'〃)打死本医师也不做第二次了。


评论(1)
热度(21)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