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策羊】急急如律令 (一)

瞎编成分比较多,望轻喷_(:з」∠)_

扇骨-痴鬼(一)

       夜风携着热气吹进孟微之的帐中,榻上的道士微微皱眉。他依稀记得自己睡前分明是将门帘放下的。

        时值七月,暑气却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摆脱了白日繁复的道袍,孟微之只着件薄薄的亵衣。常束道髻的发丝此刻随意披散脑后,微微打着卷儿。

       孟微之正欲起身喝水,却冷不丁在黑暗中瞧见了黑影。他适才睡醒,眼睛还不能完全适应黑暗。只隐约感觉那是个人。 那人双手支在他腿侧面无表情地跪伏在床尾。他先是一惊,待看清来人模样时,孟微之却心如擂鼓一般紧张起来。

        半年前,孟微之拜别了师傅,独自下华山四处游历。经过座山头时,见不少人围在一处。往四下一打听,才知近来异教动作频繁,天子令众天策官兵驻守此方。一来观察异教徒动作,二来树皇城威严。一队将士到了此地便开始招兵买马,募江湖有志之士来助一臂之力。

        只见人群中有不少江湖游侠,也有不少出自名门正派的。兴许只是心血来潮,孟微之也挤进了人群,只见一红衣银甲将领立在人群中慷慨说着什么。那将军生的气宇轩昂,一身正气。道士只消看了一眼,便哪里还有心思注意那将军说的些甚么。迷迷糊糊便入了军营,只记得那将军在夕阳下,整个人都镀上了层金边。对他拱手笑道:“本将萧骨,多谢道长。” 

        好在近来异教没什么大动作,在小山头的日子倒也清闲得很。于是便每天练剑画符看营中的士兵们练武。每每见着那个气宇轩昂的将军光着上身指导武学的时候,孟微之只觉得天底下没有比他更威武英气的人了。久而久之,孟微之便对萧骨心生仰慕,总在萧骨晨练时远远瞧着他。从仰慕到后来慢慢生出一种新的情愫,他悄悄藏在心底,也不打算和任何人说。 

        孟微之是个老实巴交的小道士,人挺好,就是不擅长和人家打交道。往往都是人家上来和他说话,他才和对方慢慢熟络起来。也以至于他至今和萧骨都还是面熟的关系。他对萧骨心有仰慕,便是更不敢有所僭越。只觉得能远远瞧上一眼也是不错的。 

        可如今跪伏在床尾的人,不是萧骨是谁? 可萧骨为何半夜突然出现在他的帐中?还以如此奇怪的姿势。正疑惑间,只见来人抬起来头吊梢着眼看着他,孟微之先是呼吸一滞,又见那人嘴角一勾,道士的心又开始擂鼓似得跳了起来。 

        “萧将军?萧骨?”孟微之试探性地叫道。只见萧骨一句话也不说便又低下头去。

        不对,什么地方不对。 

        道士不知萧骨要做什么,只是静观其变。定是有地方不对劲。

      


改了几个错别字,某些部分就被和谐了_(:з」∠)_真是干_(:з」∠)_

移步【http://weibo.com/2203824325/ChW1yBpUi?from=page_1005052203824325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39435912638

评论(4)
热度(35)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