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剑道】叶公子和小狐狸-七夕篇

剑道 叶公子和小狐狸《恋音与雨天》
看了营销号的微博产生了灵感,于是用歌曲的名字为这篇命名了!叶公子和小狐狸的故事越写越多,明明以前还是个差点被堕胎的脑洞233333一定是因为小狐狸道长太可爱了!

夏天的雨总是说来就来。
叶公子同往常一样带着小狐狸道长在自家后山打猎,然猎物还没有打到,两人却被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困在了山中。
叶公子带着小狐狸躲在湿漉漉的山洞里,他说:“等雨停了我们就回去。”
狐狸道长站在石洞口,看着外头的瓢泼大雨,问道:“公子,雨会停吗?”
叶公子忍不住亲了小狐狸道长一口,说道:“夏天的雨下一会儿就停了。”
于是叶公子和小狐狸道长在湿漉漉的山洞里等啊等,等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等到天空完全被乌压压的雷云笼罩,二人终于意识到,雨可能不会轻易停下了。
叶公子说:“我们只能在这儿过一夜了。”
狐狸道长说:“好。”他的声音很温柔也很轻缓,像是暖春里飘着的云。
山洞里很潮湿,并不适合过夜。叶公子牵着小狐狸往山洞里走,好在山洞深处不那么湿,且叶公子还意外发现了许多干草和些许烧黑的木头,大约是之前在此过夜的人留下的。叶公子从是个公子爷,从来不用干活,后来遇到了小狐狸,他便什么都身体力行,怎么也不让小狐狸道长干活儿。
小狐狸道长说:“公子,要不要我帮你?”
叶公子摆弄着木头堆,对小狐狸说道:“不用,你乖乖坐着,先把湿袍子脱了……”叶公子回过头,小狐狸也爬到了他的身边。
“呼……”小狐狸道长轻轻朝木堆吹了口气,那堆木头便燃了起来。跳动的火光将小狐狸的脸映成了暖暖的橘色,他说:“好了。”
叶公子不由笑了起来,小狐狸道长也跟着咯咯笑了起来。
叶公子脱了湿衣服,架在火边,回头一瞧,小狐狸道长已经不见了身影,地上则散落了一堆衣袍。那堆“衣服”动了动,从里面钻出来了一直白乎乎的落汤小狐狸。往常那蓬松松的毛发此时湿漉漉地贴在小狐狸的身上,使他的身型看起来比平日小了一倍不止。小狐狸拱了拱背,浑身的毛顿时炸了起来,叶公子盘腿坐着,不由凑近小狐狸道长,一人一狐对视了片刻。
“啪啦啪啦——”山洞里里下起了一场小规模的雨,叶公子大笑着那手臂挡住了从小狐狸身上甩下来的水珠,再瞧小狐狸,他已经又变成了毛茸茸的一团,甚至比平日还要蓬松些。小狐狸扑到了叶公子身上,瞬间又变回了道士模样。他用毛茸茸的狐狸尾巴往自己和叶公子身上盖了盖,又咯咯笑了起来。
叶公子搂着小狐狸道长坐在干草上,他道:“毛毛团,你每天总是这么开心。”
小狐狸道长仰头看叶公子。
叶公子又说:“我希望你每一天都这样开心。”
小狐狸往叶公子身上靠了靠:“和公子在一起我就开心。”
篝火的火光在叶公子眼中跳动,篝火燃烧的哔剥声将山洞外的狂风暴雨都隔绝在了一旁。叶公子说:“小狐狸,我想一辈子也和你在一起,一分一秒也不能分开。”
小狐狸凝视着叶公子,他的手忍不住抚上那藏剑的脸,他们拥抱,然后吻在一起。一切进行的都那么自然。外头刮着狂风暴雨,他们在山洞里头尽情地亲吻对方,抚摸对方。他们在干草上滚作一团,双腿交缠相抵,在忽明忽暗的篝火下低低喘息,然后精疲力尽。
小狐狸躺在干草上,叶公子则搂着他,留恋地吻着他。每一次结束后叶公子总爱吻他,然后在一切能留下痕迹的地方留下自己的印记,仿佛是在宣誓主权。最后一吻在唇上停留了很久,他们恋恋不舍地分开唇,在黑暗中互相对视。小狐狸道士的眼睛又黑又亮,里面仿佛藏着星星。叶公子一时失神,他说:“我好像想起了什么。”
狐狸道长歪了歪头。叶公子说道:“我以前也见过你……在纯阳……”
叶公子抱着小狐狸,像说故事一样回忆起了过去。
“大约是十五……还是十六年前……我才七八岁……”
小狐狸道长仔细听着,叶公子说,那时候他还是个小毛孩儿……在藏剑的师傅上纯阳拜访故友,顺带将他和兄长也带上了上山,叶公子说:“就是和你哥哥一起在昆仑的那个藏剑……”
小狐狸想起什么一般“唔”了一声。
叶公子说,那时候的自己十分调皮,师傅嘱咐自己不许在纯阳乱跑。可他却呆不住,在师傅不注意时,偷偷跑到了纯阳的山里。结果纯阳到处都是白花花的模样,他便不出所料地迷路了。那时他又冷又怕,兄长和师傅都不在身边,风雪也渐渐大了起来。他在雪地里走啊走,不料却在不远处看见了一匹狼。原本便是饥寒交迫的他落荒而逃,情急之下躲进了一个山洞。叶公子抱着小狐狸,比划了一下:“和这个山洞差不多的山洞。”他道:“只不过外头下的不是雨。”
小狐狸趴在叶公子胸膛上,缓缓道:“你在山洞里哭了起来,因为你又冷又饿。后来有一只小狐狸叼来了一只死鸟,你又被吓得大哭不止。”
这回换小狐狸叙述了起来,叶公子则静静听着。
小狐狸见小男孩不吃自己千辛万苦抓来的不舍得吃的鸟儿,于是又从巢穴里翻箱倒柜,翻出来自己以前从纯阳天街偷来的糕点。男孩儿终于停止了哭泣,抱着糕点吃了起来。只是他还在瑟瑟发抖。于是小狐狸便跑到了他的脚边,围着小男孩的脚卧了下来。男孩便将小狐狸抱到了怀里。小狐狸陪他呆到了风雪停歇,直到男孩的师傅找到了他。
叶公子笑:“原来真的是你。”
小狐狸也笑:“那时候公子还是个还哭鼻子的小孩子。”
叶公子吻了吻小狐狸的颈脖道:“你不也是只小狐狸吗?”
小狐狸微微支起身,黑漆漆的眼睛瞧着叶公子,他说道:“公子知道我现在几岁了吗?”
叶公子一愣,小狐狸确实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诸如此类话题,他也一只用着“小狐狸”“毛毛团”之类的称呼叫着小狐狸道士,他道:“二十五?二十四?”
小狐狸有些神秘地摇了摇头,说道:“加上这一年,正好是修行二百七十五年。”
叶公子睁大了眼睛。他抱住了小狐狸,说道:“怎么可能,你看起来就像初出茅庐的……小道士。随随便便什么人也可以骗到你……”
“哈哈……”小狐狸道长抱住了叶公子的颈脖:“开始的二百多年只是在狐狸窝里打打闹闹,真正开始修行是遇到了师兄之后……后来阴差阳错加入了纯阳宫,才真正开始为人……”
“这么说你才‘出生’十几年咯?怪不得这么傻呢。”叶公子忍不住揉小狐狸道长的脑袋:“那还不是我的傻小狐狸。”
二百七十五年。
已是普通人已经完全无法想象的时长。他从前和小狐狸在一起,从未因为对方是妖物而害怕,也从没思考过道士的那些法力从何而来,他一只将道士看作一个真正的“人”对待,所以理所当然地觉得道士什么都是和人一样。一样会为情所动,一样会生老病死。一个另他害怕的念头在叶公子脑内一闪而过,虽并未作太久的停留,却让叶公子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自己的一生,对小狐狸来说,会不会只是弹指一挥间?
“公子。”小狐狸将脸埋在叶公子的肩窝,闷闷的声音带着点鼻音,他说:“我也想永远和你在一起,一分一秒也不分开。”
叶公子心中不由有了一丝欣慰,他拥着他的小狐狸,轻声道:“我怎么能离开你呢,没有我你什么都不会做了。”
小狐狸吸了吸鼻子,笑道:“明明是公子都不让我做。”
小狐狸道长虽是在笑,叶公子却觉得自己的肩头湿湿的。
“我们永远也不会分开的。”叶公子说。
小狐狸道长抬起头,红着眼睛看着叶公子。“我怕你丢下我。”
叶公子无奈地擦掉了小狐狸道长鼻子下亮晶晶的鼻涕。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酸,他道:“我怎么可能丢下你呢。”
他们的心里都明白,一个凡人要是走完了一生,注定会有人要独自留在这个世上。
“我会想办法。”小狐狸道长紧紧贴着叶公子:“我不做妖了,我要陪叶公子做人,我要和叶公子一起变老。”
“……”叶公子有些哽咽,他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些堵,是不是因为淋了雨感冒了呢。“好啊。”叶公子说道。虽然,这样对妖,对有着漫长生命的妖来说,是一件有些自私的事。
小狐狸道长破涕为笑。他说:“公子,我真喜欢你。”
叶公子也说:“笨蛋小狐狸。”




评论(2)
热度(13)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