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剑道/百合】(二)

一个疯狂暗恋的故事。

目录:第一章


正文


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她我喜欢女人。我也从来没有对道士有过非分之想。我不想祸害她。

我环着道士,一腿在她腿间缓慢摩擦。她的身体绷的紧紧,呼吸也变得不耐了起来,像是夏日的热风,分明吹拂在你的脸上的,可只带来的确实心焦和难受。我承认,我确实是,挺喜欢她的。我将腿稍稍抬高,抵在她腿间缓缓摩擦,我听见她低头呜咽,不知道是舒服还是难受。

也许,都有吧?

她真的很烫,我将手探进了她的衣中,她的皮肤很滑,腰侧软软的,有一些肉。我的手朝那“平日就让人忍不住窥探”的一处摸去,指侧才刚刚触及那团软云,道士便捉住了我的手。

她摇晃着坐起身,有些乱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脸,那张脸,想必已经羞红如樱桃……她并不看我,只是侧着脸,摸到了床边,说道,我去洗一洗。连声音听起来都比平日绵软了许多。

我拉住她,从背后拥住她,我对她说,没用的,别去了。她没有说话,于是我干脆将脸埋在了她的颈窝,我说,我给你解毒吧。她沉默了。

我当她是默许了。

我让她侧身坐在我的腿上,屋内很暗,月光堪堪透过窗纸,恰恰投在道士素白的衣衫上,宛若神明。我想起儿时院外种的木香花,从前我夜里睡不着,便常独自跑到院中看木香花,月光卧在那些小白花上,十分可爱动人。道士就如那院中的木香,月光是微凉的,我的手也是微凉的——

她垂着眸依靠在我的肩头,动也不动,只是在我摸她的时偶尔发出几声难受的喘息。那时我心里便想,她真是太可爱了。道士既不再拒绝,我的动作便也越发大胆。我将手探入她的衣中,沿着肚兜的边缘,摸上她的肩头……我将她的亵衣堪堪褪下,道士那白皙且细腻的肌肤便展露无余,光是道士光滑的肩头就让我……让我的心忍不住地狂跳。

事情都走到了这一步,哪怕我之前心里再怎么不承认,也必须说,我确实很早就对道士动了心。

那天晚上……我将她脱得干净,可能还趁给她解毒吃了一些些她的豆腐……她白日在外奔波时已是十分疲惫,夜里又糟受了中毒的一番折磨,我助道士解完了毒,她便直接在我怀中睡了过去,说实话,我也不曾做过这样的事情,事后也只觉身体绵软且微妙,只想着马上睡上一觉。彼时我想着,只眯一会儿眼,一会儿再起来收拾收拾,可浑身软绵绵的道士窝在我的怀里,只叫我的眼皮越来越沉,待再醒来,天已大亮。

那日清晨她醒来时与我四目相对的场景,在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回忆。

我看见她的脸霎时红了。我忙起身给她拿衣裳,一面脑子几乎无法思考复杂的问题,只能凭本能问她,你好些了吗?

她细如蝇语地嗯了一声,随后就一直低着头穿衣服。当时我真想知道我该怎么办,那一瞬间我怕极了,万一从今往后她一直都这样和我说话怎么办!于是我自告奋勇地要给他换伤药,她也并没有拒绝我。在我们沉默了良久之后,我问她,昨天的事情……

她几乎与我同时开口。

嗯……我继续低头给她包扎,我对她道,你没事就好。

她一面揉搓道袍的衣角,一面对我道,阿菡,昨夜……谢谢你。

听到她喊我小名,我不知怎的,只觉得耳朵烧烧的。

 

3.

开始那几天,她几乎不敢与我对视,每每一不小心看到我的眼睛,便会红着脸慌乱低下头,眼神就像只受惊小鹿一样,真是可爱极了。

 

从前我总不肯承认我真的喜欢她,可经历了那次小小的“变故”,我算是彻底被道士打败了。她就像是一团云,看着柔软无害,飘到了我的心中,却是将边边角角也占得满满。自我发现我喜欢女孩子始,还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人。

也是那之后,我开始决定……有朝一日定要向她表面心意的。

我们之间局促的气氛没有维持太久,在巴陵逗留的那一阵子,她也一直待我如往常一般,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甚至觉得她比从前还要亲近我。我虽面上不显露,心里还是很开心的。人一旦开始了这样类似“自作多情”的心思,凡遇事都会变得敏感起来。很多事情放在从前我根本不会去在意,可是现在……

我开始变得奇怪了。

我都不知道我以前这么小气。

 

4.

她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小时候一起玩的,后来她拜入了纯阳宫,她那朋友投入了天策府,两人来往便少了。不过在我与她同行的两年多,也多次听她提过这个朋友,甚至有许多道士与我谈的趣闻中,“那个朋友”也是故事的主角。我没有见过道士这个在天策的朋友,对此也没有多大的感触,只是偶尔会想着:要是那个事情发生的时候是我在道士的身边该多好呢。

这样的情绪时不时陪伴着我,直到后来有一天,道士和我说,她那个天策的朋友最近也在附近,过几日就可能来找自己玩。

那个时候我们刚往南下不久,正是江南春光最好的时节。我占着从小在南方长大,对江南又比较熟悉,那几天带着道士游玩许多地方,与她介绍了江南形形色色的风光。那几天可能是我话最多的时候了吧,总想着要是可以一直和道士这样该多好。可是道士却突然和我说,她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也来了。不知怎么的,我一开始竟有些不希望她这个朋友来。

我当然不可能告诉道士我的想法,在她那天策朋友来寻她之后也尽了一番东道主之谊。我不擅交往,所以三人同行时,多是她们俩说,我偶尔说上几句,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听道士和她那朋友说话。不过她那个朋友和我就大不一样了。那是个性格大大咧咧的军娘,个子高,长得也很好看。她能说会道,几句话就可以将道士逗笑。她一天也可以将道士骗上十来次,惹道士怒上七八次,可最后她们总会以玩笑收场,道士也总不生她的气。

说实话,我真羡慕她们这样的关系。

那个军娘看起来大方,不拘小节,相比起来,我的羡慕、嫉妒都让我自惭形秽。

我先前的“自作多情”仿佛一瞬间崩塌了,在她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我甚至觉得,我像个旁观者。

我和道士同行的这许久时间,一般都是在一块睡的,一方面两个女孩子在一起比较安全,另一方面是这样住客栈比较省钱,虽然我不缺钱。但是道士刚与那军娘见面的那个晚上,道士便以叙旧为由,当晚并没有和我在一起,而是和那军娘同屋睡了。我告诉自己,这没什么的,可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一个人躺着,却觉得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客栈的隔音也不好,我睡不着的时候还听见那个军娘大笑着说:“不是吧?真的呀!”而后又是两人的窃笑声。

我用被子蒙住头,却没出息地哭了。太没出息了,我一个人在江湖上颠颠走走这么久,还没有因为这样的事情哭过——我吸着鼻子,哭得更凶。

结果就是,第二天我的眼睛肿的像两颗核桃。是道士先发现然后告诉我的。那军娘没有和她在一块,道士说她要去给天策府办些事,所以早上一早就出去了,大约要午时才能回来。我挠了挠头,昨夜哭了一会儿睡着了,结果早上起来头也昏,脑也胀——连鼻子都堵了。我反常的表现让道士十分在意,她问我是不是病了,眼睛怎么那么肿?

我当然不能告诉她我是因为她哭成这样的,若是让她知道,想必将来提起这件事情都要将我羞得体无完肤。于是我敷衍道,只是着凉了,加上昨夜眼睛酸涩,多揉了一会儿就变成了这样。道士信了,不得不说她真的很好骗。她十分重视我的“病情”,还非拉着我去找大夫来着,一直到中午,在我极力证明“我的鼻子已经通了头也不晕了”的说辞之下,她终于打消了劝我去看病的念头,不过那之后对我病情还是十分留意。道士还特意去向客栈借了伙房,给我煮了一碗姜汤……不过昨夜确实有些着凉了,姜汤让我的身子变得很暖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道士给我煮的缘故。我一边喝着,一边不经思考地问了句,依一,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话一出口,我便觉得有些不合时宜的奇怪,于是又飞快说了一句,我就随口问问,哈哈……

她当时低着头在缝着一个小荷包,小声说道,因为之前我中毒小菡也很照顾我,所以我也很想对小菡好……我没有看错的话,她的耳根似乎是微微发红的。

霎时间我想起个很久之前的某个不眠之夜,也不由涨红了脸。气氛一下子奇怪了起来,我飞快地和她聊起了其他,一面将脸埋到碗里。

不过,听到她那样说,我心里是很高兴的。之后冷静了下来,我便觉得奇怪,为什么道士偏偏提那一次中毒呢,她完全可以提她生病时我照顾她,也可以提她扭伤了脚我背着她走了一天……为什么偏偏提中毒那次呢。我想了好一会儿,最后告诉自己,还是别自作多情的好。

当晚她没有和军娘一起睡,出于什么鬼心理,我和她说了句,你还是别和我一块睡吧,别不小心被我传染了。

她说,那不行,你一个人晚上难受怎么办,我得陪着你。

听到她说这个,我都要又哭出来了。

睡觉的时候,她问我的眼睛还难不难受。我说难受,又涩又疼。她就起来趴在榻上对我说,那我帮你揉一揉吧?

我说:嗯……

道士说:闭上眼睛。

于是我闭上眼睛,她微凉的手指覆在我的眼皮上,很是舒服。她依在我身边,软软的胸脯就抵着我的手臂,我的天。

 

之后的几日,我们依旧是三人同行,我和那军娘也逐渐熟络起来。她真的很会与人谈话,举手投足间也有种说不出的气质。大约是长期呆在军营里,所以骨子里也与他人格外不同吧。只是她最近似乎有些奇怪,我是指……她最近看我的眼神好像有些怪怪的,没有恶意,就是那种、意味深长的感觉?

出于心虚,我一度怀疑她是不是知道了我和道士的秘密。

那个我把道士给睡了的……秘密……

tbc


评论(2)
热度(11)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