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国太】事到如今还说什么殉情的话啊笨蛋

*可能有bug

*可能有ooc

*可能有车什么的

答应灵魂之友阿紫的小肉丸hhhhhhh


《事到如今还说什么殉情的话啊笨蛋》短

 国木田独步x太宰治


已经迟到了十五分钟了,国木田又一次看了眼手表。

此时的国木田正站在横滨某一处风景还不错的大桥上,等待着他的同僚兼恋人。显然,对方迟迟没有出现。

“这家伙……哪怕偶尔按时一些也做不到吗?”国木田翻开手帐,将计划预约的电影往后推迟了一些,电话提示无人接听,附近也看不到人的影子——再不出现的话,恐怕预定的餐厅……餐厅……脑子里盘旋着各种乱七八糟问题的国木田不经意看向了河面,那样凑巧,就看见一个令他期待的人,以并不令他期待的方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喂!!太宰——”

国木田飞快跑到了河边,熟络地将水中的太宰捞了出来。毫不夸张地说,如若是在少年漫画中,国木田的脑袋上一定已经冒出了无数的小井字,为什么!在约会之前约会对象会四仰八叉地栽在河里!国木田坐在河滩上喘着气,等待一边的太宰慢悠悠转醒,看见自己之后又如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扑上来,用轻松的口吻道:“哎呀是国木田君啊——我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我是在前往和你赴约的路上的……”

“你还知道赴约啊!”国木田咬牙切齿。

太宰摆了摆手,抓了抓后脑勺,试图会回忆水前发生的事情。“啊!”他一合掌:“想起来了!我记得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位美丽的小姐。”

国木田此时沉默。

“正当我想要前去询问这位美丽的小姐是否愿意与我殉情时——”

国木田沉默。

“没想到我不小心就跌到了水里哈哈哈……”

“你这个家伙!!!”国木田对太宰的咆哮划过了黄昏的晚霞。

且不说落水的理由如此诡异!究竟为什么会在和别人约会的路上去找人殉情啊!国木田强抑想给太宰一串爆栗的怒火,湿漉漉地站起了身,“预约的餐厅时间大约已经过了,这个样子也没办法看电影,先回去把衣服换了再说吧。”说着向太宰伸出了手。


而太宰则完全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仍旧是瘫坐在地上,眯眼笑道:“我没有力气了。国木田君背我吧。”

“你这家伙!”虽是冲着太宰吼着,国木田还是无可奈何地将太宰背到了身上。一个湿漉漉的人背着另一个湿透了的人走在繁华的大街上,每走两步便会吸引来不少过路人的目光。衣服吸饱了水黏在身上的感觉着实不好受,国木田硬着头皮走在路上,太宰则心安理得地趴在对方的肩上,说着无厘头的话。

“哇哦,大家都在看我们呢。”太宰笑着说。

“拜你所赐。”国木田头发上的水珠不断滴到眼镜上,显得有几分滑稽。

太宰的手环着国木田的脖子,提了提国木田外套:“国木田君今天的打扮好像和平常不大一样啊?”

“有吗?”国木田走过转角,街道慢慢变得冷清,湿漉漉的太宰在他的背上,这个人,怎么那么轻……

“还以为你是为了和我约会特地费尽心思打扮了一番呢。”太宰特意侧过头,盯着国木田的侧脸,而对方呢,则依然目视着前方,说道:“你还记得是约会就好。”

“哗……”太宰发出一声恍若明白了什么的惊叹,双腿紧紧环住了国木田的身子,两只手则捏住了国木田的脸颊左右乱晃道:“国木田君不会是生气了吧?或者,难道是吃醋了??”

国木田这次只是皱着眉,并没有与太宰辩论。于是太宰便更得寸进尺地道:  “哎呀~谁让国木田君从来不和我殉情嘛,当然,虽然我的理想是和美丽的小姐殉情啦,国木田君的话,中规中矩又不解风情,什么事情都按着日程本的计划进行,果然还是不适合成为殉情的对象啊~”

“你给我闭嘴!!”最终还是忍不住怼回去了。

太宰一如既往笑的没心没肺,犹如一只八爪鱼一般攀在国木田的背上,“真不可思议啊。”太宰突然安静下来说道:“我们居然是在交往中。”

不,这早已经超出了不可思议的范畴。

“诡异还差不多吧。”国木田叹了口气:“到了。”

国木田的家。


国木田揉了揉眉心,“衣服脱了,先去洗一洗吧。至于换的衣服,就先穿我的。浴室的柜子里有浴袍还有洗漱用品放在……”

“国木田君不一起洗吗——”太宰飘到浴室的门边,对一旁喋喋不休的国木田发出邀请。

“……不、了。我去找找家里有没有可以吃的东西。”

“唔~好吧——”太宰晃进了浴室。


国木田扯下了领带,将外套抛在了一边。他确实是精心打扮了一番的。尽管在邀请太宰时嘴上只是说着“一起吃一顿饭而已,顺便再去看个电影好了……”,可打开手帐本安排行程的时候,还是写上了“第一次正式的约会”。交往中啊……感觉和以前做同事时没什么区别呢。国木田翻开手帐,上头关于今夜的密密麻麻的计划,一个也没有完成。不过倒是超额完成一个“将太宰从河里救起来”的成就。

啊,家里只的吃的也只有面包和水。

国木田随意将吃的放在了桌上,浴室的门开着,里面没有人。门口地板上还有几个湿漉漉的脚印,一个一个,延伸至卧室的方向。

“喂,太宰,吃的放在桌上了。”

良久,才听见对方懒洋洋地应了一声,国木田朝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尽管从他的角度并不能看见太宰,他仍是站在原地看了片刻,随后才推门走进浴室。浴室中还残存着水汽,还有自己常用的沐浴液的香味。国木田将湿衣服丢进脏衣篮,随即打开了花洒。水雾蒸腾,热水从头顶倾下,身体也因此恢复了几分暖意。

他又忍不住想起太宰。

国木田不由笑了起来,引他发笑的理由很奇怪——他想起了太宰被自己从水中捞起来时狼狈的模样。往常他绝不会因为这样的理由发笑的,他甚至会为此对太宰大发雷霆,对他大吼,行程都被你打乱了!可虽这样说着,太宰下一刻又会勾起他的肩,他也就顺势忘记愤怒的原因。生气多半也是嘴上说说。

自己与太宰维持恋人的关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目前还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实在有些猝不及防,又不知道该如何与众人开口。国木田记得那夜与太宰在银座的酒吧喝酒,那日的太宰似乎很有兴致,这家喝完了便又拉着自己到下一个酒屋继续喝,就这样喝到了深夜。

国木田虽是陪着太宰,自己却没有喝很多。毕竟如果两个人都烂醉如泥,恐怕会给侦探社带来不小的麻烦。太宰喝了不少,离开酒屋时步履还有些虚浮。横滨的夜风有些冷,将人身上的醉意也吹去了三分。太宰是在那个时候开的口。

他说:“国木田君,在一起吧。”

国木田侧过头看他,太宰的脸上还有几分醉后的绯红,可那双眼却分明的清醒。他说,在一起吧,成为可以一起殉情的关系。

国木田竟也很奇妙地没有觉得惊奇,他掏出笔记本,用一本正经的办公腔回道:“不采用。在我的配偶计划五十八项条件中你有五十……”十后面的数字还未说出口,唇上便被另一种柔软的触感所覆盖,那气息十分温热,还带着几分酒气。太宰勾着他的脖子,稍稍踮着脚,在吻他。

那是一个并没有持续很久的吻,太宰松开了国木田,一只手却仍搭在国木田的肩上,他笑着调侃道:“国木田君的接吻技术太生疏啦。”

“计划中的理想配偶两年后才会出现——”国木田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肢体就像动作了起来,将太宰摁在了路边的墙上。他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那样做了——他回吻了太宰,这一吻要比先前那个更加缠绵一些,“因为你,计划全部都被打乱了。”

“噗哈哈哈……”太宰大笑。

交往的关系,就从那夜开始了。

那天晚上他们都喝了酒,所以国木田在清醒时,又硬着头皮找太宰说了这件事。当然,如果当时他们都承认那晚的行为是醉后鲁莽,之后也不会又一起约会了。只是太宰总是那样一副叫人捉摸不透的模样,有时候国木田也会想,他们真的是在交往中吗?太宰是不是又在戏弄我了?

说什么又去向美丽的女子搭讪要去殉情,真是叫人哭笑不得。国木田摸起架子上的眼镜,随手拿了一件浴袍套在了身上。太宰意外的安静啊,不禁让人有几分好奇。眼镜放在浴室中许久,上头覆满了水汽。国木田摘下眼镜一边擦拭一边走向卧室,待他再戴上眼镜,却差些没被眼前的“香艳”场景呛到。说是眼镜因为震惊而差点碎裂也丝毫不夸张。

》》后续的车《《

评论(2)
热度(26)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