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剑道】叶公子和小狐狸·奶猫篇

前面的剧情lofter往前翻就有啦



小狐狸道长不知道从哪里抱回来了一窝小奶猫,眼睛都没睁开的那种,看样子还没有断奶。抱回家的时候没想太多,可这一窝小家伙往榻上一放,可愁坏了叶公子和小狐狸。
怎么办,拿什么喂?怎么喂?“既然抱回来了,就不能把它们照顾死了。”叶公子站在床榻边,义正言辞地对坐在榻上不知所措的小狐狸道长说道。小狐狸点点头:“对对对,公子说得好。”
最近的天气有些转凉,小狐狸道长怕小猫仔受冻,在柜中翻翻找找,寻出了一条毛毯子,将三四只小家伙一裹,往怀中一放,这便与叶公子给这窝小猫猫找奶去了。
叶公子问小狐狸:“小十六,你会照顾‘小孩子’吗?”
“呃……”小狐狸道长思索了片刻,道:“我虽然在家里排十六,但是我也替我三姨二婶她们带过小狐狸的……照顾小猫,应该没问题。”
叶公子看着抱着奶猫的道士,沉默了良久。
“你……”叶公子才开口。
“没有。”小狐狸道长答:“我是公狐狸,没有奶水的。”
“唔。”叶公子会想起了某天晚上,小狐狸被自己抱着,嘬了一夜的乳果的情形,他试图回想,那夜里自己究竟有没有尝到奶水。当然,他并没有将自己脑内的想法告诉小狐狸道士。
他们先是找到了经常出现在院中晒太阳的野猫,试图让这只母猫施舍一些奶水,可这只狸花压根看也不看小狐狸道长一眼,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摇摇尾巴便离开了。
叶公子摸摸小狐狸的脑袋:“没关系,附近的大花最近好像生了一窝,咱们去看看?”
“嗯,好。”小狐狸道长用那软软缓缓的声音答道。
当他们一路找到大花的窝时,一时没忍心开口。
就见大花猫仰躺着,六七只毛色各不相同的小奶猫正争先恐后的挤在大花的腹部,几只毛茸茸的小爪踩着大花的肚子,有是抓又是揉,生怕喝的不够努力,就被兄弟姐妹给挤了出去。小狐狸道长难为情地看了一眼叶公子,有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大花。
大花则仰躺着,满脸的生无可恋。
叶公子说:“去找找屋外的小白狗?”

“汪!”小白狗与二人对峙着,仿佛在宣誓自己为一条公狗最后的尊严。
于是二人又以失败告终。

小狐狸道长怀中的小奶猫打了几个哈欠,抱着毛毯踩起了奶。叶公子用手指戳了戳小家伙,谁知其中一只竟抱着叶公子的手指便吃了起来,想必是饿坏了,看着好生可怜。
叶公子挠了挠小奶猫湿漉漉的鼻子,说道:“院里那窝母鸡……”
小狐狸失语了片刻,方笑到:“大傻瓜,母鸡是下蛋的,没有奶水的。”
叶公子讪笑,又道:“我是说晚上给你蒸蛋羹吃。”
玩笑归玩笑,小猫仔子的问题还是要解决的,晚上的时候,叶公子试图给四只小猫奶猫喂些蛋羹,可小家伙们方舔了两下,便蔫蔫倒在了一块儿,不吃了。这可急坏了叶公子和小狐狸,至夜里,小狐狸道长化出毛茸茸的大尾巴,将小奶猫们圈在了尾巴里,就瞧几只眼睛都没睁开奶猫互相叠在一起,小肉垫抓着小狐狸道长的尾巴又踩又抓,只叫人心都要化了噢噢噢噢(◍ ´꒳` ◍)
“要不还是试试吧。”叶公子揉揉小狐狸道长的狐耳,乘机在道士的脸上亲了一口:“我家小妹从前养了一窝小猫,她告诉我……母猫不在的时候,小猫也会衔公猫的……这样既可以临时冒充母猫,又可以给小猫安全感。你何不试试呢?”
“可是……”小狐狸道长犹豫:“这样虽然可以安抚小猫,但根本问题还是不能解决,没有奶水,小猫迟早会……”
“有的。”叶公子看着小狐狸的眼睛:“相信我,有的。”
小狐狸道长忽然想起了某日被叶公子摁着支配的难忘夜晚。他倏地脸一红,口讷道:“那……那就试试吧。”
叶公子将小狐狸道长尾巴中的小奶猫一只一只抱了出来,随后,就见床榻上出现了一直毛茸茸,白乎乎的雪狐。小狐狸道长侧了个身,将同样毛茸茸的腹部露了出来,示意叶公子将小猫团们放到自己的怀里。于是叶公子便将猫猫们放到了榻上。眼睛还没睁开的小奶猫们跌跌撞撞,终于凭借着一股本能,摸到了小狐狸怀里,四只小猫,八对爪爪翻翻找找,终于找到了小狐狸道长隐藏的咪咪!
“嗷!”就闻雪狐喉中发出一声嘶叫,接着便瞧道士整条尾巴都炸了起来,他扫扫尾巴,蹬着后腿下意识就要将小猫往外头推。好在叶公子及时摁住了小狐狸道长的腿,一边安抚道士一边道:“玉珂乖,忍一忍……你看小猫。”
小狐狸道长渐渐平复了下来,扭头看了眼怀中的猫咪,几只小家伙看起来比白日安静了不少,四个毛茸茸的脑袋挤在一起,让空气都不由静谧了。
许是吸了许久也没有喝到什么,几只小奶猫不约而同地在小狐狸的肚子上踩起了奶,软绵绵的小爪左一下右一下,上一下下一下,推着小狐狸道长忽然理解了,为什么下午看到的大花是那样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呜……”小狐狸道长耳朵忽一瘪,摆着尾巴盖到了小奶猫的身上。
叶公子好奇,道:“是不是有了?”瞧着小猫咪们踩的愈发起劲,看来是有了。叶公子无奈笑,换了衣裳卧在了小狐狸道长的身边,一手将小狐狸的几只小奶猫一起圈到了自己怀中,他将脸埋抵在小狐狸蓬松的脑袋上,深深吸了口气。说道:“我好像有点吃醋了。”
小狐狸道长用尾巴扫了扫叶公子的手臂,表示安慰。
由于小奶猫太小了,每隔两个时辰便要喂一喂,小狐狸道长便维持着狐形睡了一夜,一个晚上,腹上几颗小绿豆被吮的生疼,第二日画作人形一瞧,竟已经被咬的发红。小狐狸道长隔着衣裳摸了摸胸膛,精神不振道:“公子我好累……胸口好难受……”
叶公子则心疼地揉了揉小狐狸道长的脑袋,说道:“我给你炖鸡汤喝。”
然而,小狐狸道长的哺乳之劫并没有结束,小奶猫喝到了一次奶水后,找到机会便往小狐狸道长怀里扑。有时候甚至走在外面,道士也不得不化作原形,给小奶猫们喂奶。记得有一次,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小狐狸道长和叶公子商量着,总是这样也不行。他毕竟是公狐狸,能提供的……还是少之又少的,待小猫再大些,怕是就不够吃了,所以还是要给小猫头们找个“奶娘”。叶公子十分赞成,因为他看着每日小狐狸“仿佛身体被掏空”的状态,也挺心疼的。
“这是最后一次了。”小狐狸无奈化作原形,对着一群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的小毛球道。自打这些小猫睁开了眼,就完全将小狐狸道长认作了娘,平日如跟屁虫般,小狐狸化作人形呢,就朝道士身上挂,化作狐形呢,就往人家尾巴后面凑,好生粘人。
“最后一次噢。”叶公子也附和道,随即机将一狐四喵抱到了自己的怀里,坐在树底下等那几只小猫咪填饱肚子。
所谓冤家路窄,于是,他们在树林里,遇到了之前将小狐狸带走的大和尚。两人一狐六目相对,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小狐狸对大和尚是又恨又怕,奈何这回情况特殊,于是他讲狐爪往脸上一遮,眼不见为净。
叶公子则:“嗯……大师……”
大和尚也:“呃……贫僧碰巧路过……”大和尚看了看怀中的小狐狸,又看了看小狐狸怀中的小猫,良久,才说出一句:“恭喜啊……”说完这句,大和尚有那么一瞬间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等等,这是四只猫吗?那道士不是公狐狸吗?叶朔不是猫妖啊?狐狸为什么会给猫喂奶?带着种种的疑问,大和尚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叶公子在树下坐了片刻,忽然发现自己被喜当爹了。

“奶妈”虽然没有找到,不过好在小猫们也可以断奶了。几只小猫总算是全部长开,毛茸茸软绵绵,正处于小猫咪巅峰好摸的时段。叶公子平日无事,便坐在回廊下,将小狐狸还有四只小猫挨个揉一把,然后再轮流吸一遍,宛若中毒。
四只小猫,两只橘的,活像裹了料的糯米糍粑,还有一只长的像老虎,眼睛圆不隆冬的,最后一只是淡淡的奶黄色,意外地和小狐狸长的有几分像。
叶公子感觉,自己好像突然儿女双全了。

断奶的过程是艰辛的。
那段时间,小狐狸道长一旦化作本体,几只小猫头便歪着脑袋往小狐狸身上蹭,有时候干脆半个身体都贴在了小狐狸道长的身上,蹭着脑袋就将小狐狸道长往墙边挤。道士无奈,只好不再化作原形,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吗……谁知防不胜防,夜里还是被某只大型叶公子有机可乘了。
叶公子说,就这一次……
小狐狸道士,败场。
好不容易克服了小猫撒娇,叶公子耍流氓,以及胸疼种种困扰,小狐狸道长总算是把这段特殊时期度过了,四只小猫也在叶公子院里留了下来,体型也越有向球的方向发展的趋势。
叶公子觉得:好幸福噢。

评论(2)
热度(17)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