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華抱一

羊屁屁协会主席。
微博
http://weibo.com/p/1005052203824325/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is_all=1#place

【剑道/百合】秘密(一)

这是一个秘密。

我想我大概永远也不会说出去的。我想,道士也不会想我说出去的。

我和她睡了。

我可没……强迫她。

 

1.

我和她是在龙门认识的。那时候道士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我呢,资历要比她老一些,而我们两人又都是一人在外,所以就理所当然地同行了。她生的好看,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个子比我娇小,一开始我甚至怀疑她是否真的是个习武之人。

我呢就不一样了。

我们全家都是高个子,我也不例外。且我也习武,藏剑山庄的,要扛重剑的那种。另外,我不爱说话,也不爱笑,道士刚刚认识我的时候,竟因此不太敢接近我。

不过后来熟识了,这种情况也就不存在了。她很爱和我说话,尤其试图将我逗笑,可将我逗乐的往往不是她的笑话,而是她努力想让我笑的模样。我还挺喜欢她的,她挺可爱,性格也温顺,活像只小猫。可她又不似猫儿那样娇纵,在龙门到巴陵的一路,几乎都是她在照顾我……尽管我比她大……尽管我在生活方面确实比较残障……尽管……

谁叫她太会照顾人呢。那我便老实做个藏剑山庄的纨绔子弟,不给她添乱便是最好了。当然,必要时候,我也负责保护她。

就这样,我们竟一直同行到了至今。

我们一直都保持着融洽的关系,她负责和我说话,我则主要负责听,有时候她说累了,便靠在我身边休息,偶尔甚至会睡过去,真神奇。她靠着我,我能嗅到她身上的味道,虽然没有什么话本里头写的异香,但是闻起来干干净净的,让人很舒服。

2.
    我们一直维持着这样的关系,直到有一次,道士中了毒。毒虽然不致命,但是也绝对不是什么好毒。
    那次我们一同外出做某个任务,寻找异花的时候她的手划破了,结果回程的路上,她竟一路都没有同我说话。她自然不是会为此和自己怄气的姑娘,所以我想了一路,也没有想出她默默不语的原因。
    回去后我提出要帮她包扎,好在,她并没有拒绝我。叶片在她的手背上划出一道细长的红痕,虽已不再流血了,可是在她白皙玉润的手背上,看起来便格外吓人。包扎的时候她也一言不发,只是软绵绵地靠坐在墙边,似乎很累。我捉着她的手,她的身体热热的,好似在发烧。

我让她早点休息,当时并没有多想。可至夜,我也睡下的时候(我们向来是一块儿睡的),才发现她似乎有些不对劲。她睡在里头靠墙的那一侧,时不时挪挪身子,就好像我在三伏天夜里睡不着的模样。可现在是三月初,天气一点儿也不热。于是我将手伸向她的额头,问她,你还好吗?

道士长呼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又将身子侧向了墙。我拉过被子的一角,不明所以地躺下,漆黑又阒静的小屋里,她的黏着的呼吸声格外清晰。

我就像这般安安静静地躺了片刻,才突然想起来什么一般,弹坐起来,拉着道士受伤的那只手,问道,是不是中毒了?

道士看了我一眼,又把手抽了回去。我听见她小声说,没关系,睡一觉就好了。

我看着她抱着被子,把自己蜷缩成一团的模样,将信将疑地躺在了她身边,我问她,真的没关系么?

这一次她却没有回答我。

 

后来她起了三次夜,第三次回来的时候,我坐在榻边等她。见她又要爬回她的墙边,我便随手捉住了她的手,谁知我还没用力,她就跌到了我的身上。糟糕的是,她摸起来比先前还要热了。我拉着她躺下,心里对她中的毒也大概有了数。

道士又爬回了她的被窝,将自己蜷成了一团,我则在她身边躺了一会儿。

后来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想的。

我从她背后抱住了她,我的体温似乎叫她好受了许多。我感觉她的呼吸很烫,身体也在微微地颤抖。我想,毒总是要解的。

我将一条腿挤进了她的腿间,果然,她将腿夹得更紧了些。我心想好在与她同行是个我,万一是个男人,可该怎么办。

可偏偏是我。

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她我喜欢女人。我也从来没有对道士有过非分之想。我不想祸害她。


tbc

评论(8)
热度(27)

© 丹華抱一 | Powered by LOFTER